天空比往日远,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 2015-05-06
December 29th, 2013 | Tags: , , , , , , , , | 2,605

IMG_1979

第二天清早,洗漱完匆忙拦截到中国女生,没想到同行还有好几个中国人,其中一个小伙还是Taiwanese,大家住在不同的旅馆,相隔不远,等人到齐,一起朝着太阳的方向出发了。

IMG_2002

途径穆斯林区、垃圾场,成群的乌鸦以人类的废弃物为生,它们与这里的人们和谐共存,不时盘旋在上空,等待猎物的降临。繁忙的十字路口充斥着各种喇叭声和车夫铃声,公交车门口挂着乘客飞奔而过,被铁网保护的的士汽车尾灯已经被撞瘪,空气里弥漫着咖喱味、汽车尾气、垃圾废弃物排出的各种气味,伴随着成片的苍蝇令人恶心至极。露天厕所和露天澡堂有人开始使用,有人用手指和木棍当牙刷漱口,有些人嚼着类似槟榔的有色物体,冷不丁在你身边吐一口红色液体…走在路上还要提防踩到粪便,不管是牛粪还是人粪。

IMG_2014

早餐在教堂集合地,从各个方向而来的义工聚集在此举行祷告,祷告前有水果、饼干和奶茶早餐供应,祷告完大家将分成几组,朝各自的分部而去,仁爱之家已经有6家分部,有专门帮助老人的,也有专门帮助儿童的,其中最有名的是垂死之家,也是东东当初呆过的地方,那里几乎每天都有老人离去,也许昨天你还给他喂过饭,今天你就要帮忙抬他的遗体,这种环境下精神压力比较大,一般人不会轻易尝试,当然,也有人慕名前往。

集合点还认识了一位香港大姐,她在仁爱之家已经服务了大半年,算是这里的老义工,我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问她。新来的在祷告完后找某个年长的修女安排分配,她会写一张纸条,纸条上有新人的名字和要服务的分部,拿到纸条的人在教堂门外找对应的旗帜跟着大部队走即可。每周只有两天登记申请正式义工,正式义工将固定分配到自己申请或者服从分配的分部工作,其他时间新来的义工都是临时分配。
我被分到 Prem Dan 老人之家两天,跟台湾小伙还有另外一个北京的爷们在一组,几个中国女生在 Daya Dam 儿童之家,后来我才清楚为什么这样分配,因为在 Prem Dan 需要做大量的体力活,女生一般都吃不消。

Read more…

Comments Off
December 28th, 2013 | Tags: , , , , , , , , | 4,481

IMG_1948

曼谷飞加尔各答的航班,跨越印度洋,却只花了两个多小时,飞机打开舱门的那一刻,扑面而来的咖喱味提醒我印度真的到了!我自信满满地以为可以在GPS和离线地图的帮助下畅游这座久仰的城市,所以,还在曼谷时虽然身边每个朋友都会提醒我印度如何险恶如何脏乱差,但是全都被我轻视掉了,舒适的泰国生活让我对旅行有了更多美妙的幻想,全然没有料到接下来的印度之旅将如何蹂躏我的三观、刷新我的底线,这个神奇的国度正以奇形怪状、五彩缤纷的方阵向我走过来。

简陋陈旧的加尔各答机场很小,入关时工作人员例行询问我来印度的目的,还好问题简单,并没有在他浓厚的咖喱口音下显得束手无策。机场离加尔各答背包客街区—萨德街(Sudder St.)很远,还好飞机上邻座有一加拿大朋友同路,他先我过关已经换好美元和的士票,等我拿到背包,还没反应过来周边是什么状况就匆忙上了的士朝市区方向飞奔而去。

IMG_1958

一路颠簸,人越来越多,马路上的黄色的士和TukTuk个个心急如焚,稍有堵车,整条马路喇叭齐鸣,到达破旧的萨德街后反而清静许多,不过整条街上全是奇烂无比破旧不堪的旅馆,即便是高档旅馆也一样狭窄潮湿,最后加拿大朋友找到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一家比较烂的旅馆,稀里糊涂的入住了,看起来确实比其他的旅馆大一点,仅此而已,因为那破旧不堪的墙面隐藏不了这旅馆已经好几十年没有维护过的事实,既然书上都有推荐,那就要坑就一起坑吧,应该比其他不知名的小店靠谱点。

IMG_1959

Read more…

Comments Off
December 9th, 2013 | Tags: , | 5,356

2013年一年都没见几次大雾,结果年度最严重的雾霾给赶上了,周四晚上浦东机场被迫关闭,东航也不提前通知声,本以为9点20能准时飞,安排上飞机坐到10点20,告知我们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10点最后一班地铁也发出了,没人安排善后,一群人围着检票员要说法,部分人公事被耽误,部分人出行返程,无处可归,有些人连晚饭还没吃…每个人都一肚子郁闷无处发泄,以前网上流传的机场冲突似乎随时都可能爆发。

趁他们理论,主动跑到售票处办理改签,毕竟是客观天气原因,机场也是出于安全考虑,要责怪也只能怪他们的服务太不周到、专业。还好提早办理改签,等排队弄完时,大部队陆续出来,改签的队伍已经排成蛇形。

所幸还有机场大巴坐,先到离住处不远处再打的回去,简单洗漱早早睡下,因为还要赶第二天周五的早班飞机。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便到机场,自动取票机不能取改签票,柜台改签的队伍人山人海,因雾延误的乘客几乎要把机场攻陷,眼看九点多的航班也没戏,老老实实排队,将近10点才拿到票,无底线的未知和等待,因为上午雾霾还没散去,飞机没办法降落,更不用说起飞了,一直等到中午12点多才开始检票登机,下午一点才真正飞起来,要是还晚点估计雾霾越来越大了,能不能飞都是问题。

后来看新闻说12月6号是上海雾霾最严重的一天,难怪,飞机升过霾区后就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看地下一片灰黄,霎是恐怖。

Comments Off
分页 5 - 151« 首页...34567...102030...末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