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比往日远,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 2015-05-06
November 7th, 2011 | Tags: , , | 2,718

我剃了个光头,对,光头!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光头。

当然,为了把握好低调这个哲学问题的尺度,以免杀人犯的面相示人,同时也看在公司那么多喜欢八卦的女孩、女生、女人的面子上,凌晨把持住最后一丝理智,让理发师给我留了几毫米的头发在脑袋上,然后,直到今天,现在,感觉一切凉爽,那是相当的显眼,相当的拉风,相当的能hold住,枯草般的散漫生长的头发终于有了一次整齐示人的表现机会,难得对我的发型,哦,不对,我从来都没打理过,不能算作发型,应该是第一次对我的智商之上感到满意,老听人说聪明绝顶,我也沾沾喜气绝顶一回,顺便当作从头再来,理去最近的一身衰气。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在公司这群牛鬼蛇神的摧残下,我终于开窍了,要向潮人(潮湿的潮)看齐了,怎么说也是个和时尚沾边的人了,不来个光头,怎么能配得上这一股风骚的潮劲(儿)呢⋯⋯

November 1st, 2011 | Tags: , , | 3,912

心情曲线

在豆瓣上看到的有趣的记录方式,数值代表每天的心情,从0-9不等,0代表情绪最低谷,9代表情绪最高峰。

一个月下来,波动挺大的,昨晚写完日记,将近凌晨一点,像往常一样关电脑拉电闸从公司离开,结果发现被反锁在公司里了,开门的阿姨电话关机,回去不了了,够倒霉的,11月才开始啊!!!直接标了个4,然后想到可以跟上次没赶上飞机一样体验在公司过夜的新鲜了,立马飙升至8,悲剧的是,打开电闸的瞬间,电闸短路了,任凭怎样开关都没用,也不清楚公司的电路布局,不过清楚也不懂怎么操作,黑灯瞎火的折腾到晚上两点,网没上成,搞得精疲力尽,在公司咖啡厅的沙发上冻了一晚上,睡之前标了个心情3。清早被开门声吵醒,又重新恢复到正常状态6,回家洗澡休息,然后再回公司继续上班⋯⋯

我发现现在越来越无聊了—_—|||

Comments Off
October 31st, 2011 | Tags: , , , | 2,330

不夜城

每天半夜从公司回住处的路上会经过三四家酒吧,霓虹闪耀的街头,越晚寂寞的人越多,多到让我产生错觉,误以为昼夜颠倒,白天这条回家的路上,只有一些仓促的上班族,每到晚上成群结队的潮男艳女在跑车和酒精的催眠下尽情摇摆,肆无忌惮的陶醉,我总是融入不了这样的氛围,至今出入类似场所的次数屈指可数,我也分不清这些人里有多少是白领,有多少是富二代,有多少是混混,有多少是迷茫者,有多少是小姐,有多少是跟我一样的旁观者,对于答案本身我并不感兴趣,只是疑惑为什么我们在两个世界里?完全不同的世界,彼此一点交集也没有,虽然每天都能相遇,但是距离却好远好远,不能用尺度来衡量的遥远。

又回到在上海时一样的住处和办公室两点一线的生活状态了,忙是一个借口,每天下班都只是在借加班的名义上网发呆罢了,跑步没地方跑了,自行车没的骑了,iPhone上画画也停了,连俯卧撑也没能坚持下来,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消磨时间,要么折腾钱,要么折腾时间,要么折腾体力,况且周边也没什么地方一定要去、非得去玩,这样一来,最简单就是宅在家里睡觉,宅在公司上网了,不知道有多少老大不小的光棍跟我的生活状态类似,心底明镜似的知道要动起来做点什么,可总有些貌似天大的事情压在心头,让人心老得跟七老八十一样苍凉,比如事业,比如爱情,总觉得玩那些都是小事,先搞定这些大事了再说,要不然怎么折腾都high不起来,殊不知,那些所谓的大事都是这些所谓的小事积累的,懒惰与困顿过后,渐渐都忘记了如何享受快乐,体验生活,就这样慢慢地被体制化,日复一日的吃饭,睡觉,工作,还贷,恋爱,生子,教孩子吃饭,睡觉,工作⋯⋯

我大概能想到这将是一条可预见的发展轨迹,而且很多人都已经是这条路的过来人,作为新手,要么顺从,要么反抗,两种选择而已,没有对或错,只有适合与不合适,怎么选都是自己的人生。

不久前跟LT又聊到房子上,如今别说是在一线城市,就是在二线三线甚至在家乡买房都是奢望,基本都靠还贷,内心告诉我在能预见的时间内肯定不会买房的,因为,买不起,背几十年债,担心受怕的生活,质量实在不高,倒不是说那些已经开始还贷的人的生活不好,可能有些人能承受能接受这样的生活状态,而我不能,也不喜欢,两种选择,两种生活方式,决定了两种生活状态,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不好,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所以,问题不是买房本身,而是为什么那么多经济能力承受之外的人都要挤破脑袋抢着去买房,倾全家之力,倾其所有!我不担心房价高,反而期望越高越好,担心的是大众独立思考能力的缺失,从小到大的集体思维洗脑,让个体的自我意识被淹没,正确的独立自我的表达全都被趋之若鹜的大众理念所取代,变态地看重别人眼中的自己,越发忽略甚至压抑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到头来自食其果,反过来抱怨社会不平,现实残酷,这应该和所谓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是一个道理。

有时我会想,我这样的短路思维究竟是不是太理想化,太异类,是否也需要跟大多人一样一点点妥协,一点点被社会融化,直到棱角被磨平⋯⋯

不敢想这将是一种什么状态,很多事情明知道是错的,却还执迷不悟的做,搞得跟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样,可又哪有那么多事情和爱情相关?如果日常习惯也是如此,那大概和傀儡没什么区别,自己所做不由自己所想而控制,我想这样的生活不过也罢,人一生本来就有很多不可抗、不可为、不能为,如果还人为的作茧自缚,那真正留给自己时间就真的没多少了。

我们还要在旅途中做想做的事情,爱想爱的人,看想看的风景,时不我待,深有同感!

W在深圳呆了两三个月要回去,走之前还在感情纠葛里纠结的他问我:“如果这辈子有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让你选择其中一个共度一生,你会怎么选择?二者只能选其一。”

“我两个都不选,一个人过!或者选我喜欢而且喜欢我的那个人,”想都没怎么想我的答案就脱口而出。

“那好难的啊,世间哪那么多事情能那么完满,有朋友跟我说,最好选自己喜欢的,等以后成熟了,有魅力了,有资本了,还可以找年轻的,找自己喜欢的,现在好多人都是这样想的⋯⋯”W似乎找到了未来生活的灯塔,眼睛里有光。

“自己不喜欢,还要一起过几十年啊,又不是一两天,那比单身一辈子还遭罪⋯⋯”我还没提到以后一旦外遇产生了麻烦只会是引火烧身,对于一个大脑还能由上半身控制的男人来说,W的方案无论如何都是要PASS掉的。但现实情况的确就是如W所说,很多人结婚之前随便找个,然后结婚之后经不起诱惑,水平高点的没被发现,做好脑筋急转弯就好了,水平差的只能坐等妻离子散了。

“你这是典型的完美主义,现实肯定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的⋯⋯”很明显,W也认同我的观点,但是他仍觉得大众路线是对的,而且更倾向于走主流路线,更“保险”!

“是啊,都是完美主义惹的祸,好多人都有说过我的完美主义情节了,就因为我的某个生日就在处女座的最后一天,——b,不过,鬼知道以后会变成怎样,说不定我也被迫降低标准,也被洗脑,也被体制化了呢!”其实我也很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建立在一定理想条件情况下的,现实总是残酷的,但正因为现实的残酷,我们都憧憬自己能走好运遇到一个对的人,即便还没遇到也要坚持这样的信念,有个美好的信念支撑着总会让一个人面对这残酷的生活能乐观点,阳光点,不是么!

“那你真是个异类,脱离主流价值观的异类,你以后⋯⋯”显然,这些话,我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说多少次了,道理这玩意是个正常人都懂,问题是做!说谁都会,但是说破嘴皮子没用,坚持不坚持对的,这是个选择问题,有些人选择随波逐流,有些人还在原地踏步徘徊不前,有些人在自己认为对的路上昂首前行,痛并快乐着。而我在这个选择的节点上,一不小心站在了大多数的对立面,成为一个边缘人,

每次午夜经过酒吧的门前,我像异类一样无法融入他们的目光,原本边缘人的他们却把我也边缘化,让你分不清究竟哪个是大,哪个是小,哪个是对,哪个是错,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标准不同,答案就不一样,就像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一样,有人也会告诉你少数要服从多数。这世间的人与事,见多了黑白颠倒、人情冷暖、世事无常,尽管有太多都无力改变,但至少我们还能做好自己,因为,即便是个边缘人,我还能让自己停下脚步,慢下来,等一等我的灵魂。

最后,还是告别忧伤,来点小清新,小美好,嘴角上扬:小帅哥Caci和小萝莉Liudmila的<一魂一体>

分页 30 - 151« 首页...1020...2829303132...405060...末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