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比往日远,生活生活,明天我们好好地过。 | 2015-05-06
October 17th, 2006 | Tags: , , , | 2,689

2006-8-8 晴

因为昨天晚上已经说好不去了,就呆在屋里休息,这样当天也就睡了个晚觉。不过等我起来的时候李斌还瘫睡着,听伯母说是感冒了。我想可能是累着了吧,我自己倒感觉没什么,除了一晚上把脖子给睡歪了以外,感受更多就是无聊,可能他昨天那活还是有些费劲吧!

我闲着没事干,就把斌还是从武汉带来的收音机不停地摆弄着,从一个台条到另一个台,过一会再调回来,就这样反复着,同时也想着该怎么逃跑。因为伯伯还是很早就出门了,斌的妹妹也出去了,当时就我们三个人在屋里,应该阻力不是很大了

本来想昨晚把衣服给洗了的,结果没成,所以整上午一直在急衣服的事。伯母一直让我歇着,哪知道我心早已飞到那神秘的上海了。还好没多久,衣服搞定了,凉着只等着干了,而且天气也十分向着我那个烈啊:两个小时不到衣服八成干了。眼看也差不多正午了,李斌差不多有起来的意思了,我跟他算是通报了一下吧,看他也挺矛盾的,不过最终好是决定呆会送我一程,哎~“

算是吃了饯行宴吧 ,我把之前早就准备好的行李带上出发了,斌也出来了,尽管是正直烈日当头。当时还觉得他没必要出来的,应该自己能找到车站吧,可是这回又依次高估了自己,幸亏他送我一程,要不然,不知道我会淹没在哪处荒郊野岭里。

出来之前我把脑袋淋了个透,身上也不例外,走了没一二十分钟,身上全干了,而且开始发烫这太阳也太毒了吧! 这回又上了辆具有松江特色的破公交车,斌说是直达火车站的(因为之前宾来过几次,而且在松江这边还溜达过几圈,对这边还是比较熟悉吧。)结果我们悠哉游哉的坐在车里欣赏路景,渐渐的感觉好象外面越来越发达了,跟我来时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啊,斌也觉得奇怪,于是问了下售票员MD坐过了!!!

下了车便马上往回走,眼看差不多3点了,也不知道这到上海的车还有没,就想早点应该可能性大些吧,走了半天,也没见个路标有什么指示火车站的。顺便咨询了路警,还好说是不远了隔个两三站吧。也巧,这时我们在那个地方竟然看到了人力车,觉得挺有意思的,于是上去爽了一下,感觉好象电视剧里的旧上海滩一样 。看那车夫踩得也伤心,眼看到了个上坡,为了不做出另全国人们发止的事情,我们下车了!过了那个桥,松江火车站就在我们眼前了,我俩跑到那还没我们两个寝室大的售票厅,匆忙地买了一张当天最早到上海的火车票,售票员说是就是当时的,我也就直接赶往登车点,于是跟斌短暂快捷地告别了。

上了车发现人还是挺多的,这回有了不少站着的乘客,我本来还想去找我的座位的,可是当我拿票查号码时,两个站票(好象是这两字吧)摆在上面,我心里一凉MD难怪那么便宜的,原来是张站票,那售票员也不说声,哎,这下好啊,有机会体验下传说中挤火车的滋味了。

随便找了块空地吸烟室,呆了下来,虽然时不时有人来吐下雾,尽管自己讨厌烟味,没办法只有那里空地大啊,自由空间多啊,也没人跟我抢,只好忍了 。幸好我还有MP3来解闷,伴着嘈杂的车轮击打声,我把音乐声调到最大,看着窗外陌生的一切,漫漫寻找在外游荡的感觉。

这时,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3点15(火车是3点左右开的)。诶,发现有短信来了,一条是斌的,一条是小梅的,刚刚收到!不容易啊,这一个人漂流在外,终于有人来关注了啊,好象这是在外面第一次收到同学主动发来的消息(不过我也没跟谁联系过,基本上没几个人知道我去过杭州了,本次活动纯属地下活动)于是跟小梅闲侃起来,顺便把我在外风光的事炫耀了一把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应该也快到站了吧。当铁路两旁二三十层的楼房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景物的时候,偶尔看见矮房也会感到惊讶了。~渐渐眼看铁路条数越来越多,大致数了一下,应该不少于十条吧,行使在这宽阔得象马路一样的铁路枢纽上面,颇为壮观!

终于进了城区,火车明显开始了减速,不过眼看这大~上海一下展现于我的视野里,我的心跳倒是明显加快了。实在是按捺不住兴奋,这可是乡下人进城头一回啊!于是贴着窗户开始1080度地张望起来火车滑过几座立交桥后,缓缓地停靠在了上海火车站。

脚一落地,一种轻松与喜悦涌上心头,似乎刚刚经历一段艰辛的历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样。不过新的挑战即将开始了跟随拥挤的人群,穿过硕大的地下室,摸索着找到了真正的出口。由于那地下室结构跟之前的杭州火车站有些不同,在里面徘徊了半天也没摸到北。后来才知道,那底下有个底下的出租车乘坐点,经过那里上个电梯就可以直接出来了。

一上地面,发现在火车站宽阔的广场有前几栋高楼林立,不过看惯高楼的我早已对那失去了兴趣。倒是端详了一下火车站布局及结构后,发现的确如斌之前所说,实在是太大了,估计有个6到8个武昌火车站大,里面的售票窗口直线排开足有百把米长吧,而且分类齐全,持续还算有序,最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地下工程十分浩大,附近就有几个大的地下卖厂,我就是有分身也得要半天把这一小圈地方逛个遍哦!就这样,东方明珠华丽地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正当我淹没在这流动的集结地带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心里的失落和茫然油然而生:独自站在这陌生的城市里,究竟哪里才是我的归宿呢?对于这里的一切我一无所知,我该何去何从呢?想了许久,反正暂时也没人帮我了,管他呢!还是先去买地图吧。

当时运气还算不错,很快在那茫茫人海里找到个卖地图的小铺子,我刚接过一份地图,那老太太也挺热情,知道我是个外地人,看我卖了报纸,主动问我到那去,人家准备直接告诉我怎么坐车去的。可是她好心这么一问,可着实让我愣住了,我还没想过今天到哪去的诶。可人家一片好心,总不能不搭理吧。正好这时,突然想起王博在同济,于是下意识就说了个同济。那老太太太健忘了,自己也不记得怎么走了,就教我怎么查地图 ,地图一摊开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个同济沪北校区,接着她就告诉我到北区坐XXX路车过去。就这样启程了。

我绕了个大圈子,在车站北区正好赶上了那辆公交,坐在仍有售票员的上海公交上,听着旁边的人叽里咕噜个不听,压根鸟语一个字么听懂,外面的一切还是那样普通,也没发觉有什么特别的。突然,感觉那公交的走向跟我在地图上的走向不一样了,问了下售票员后,果真出了漏子,原来那老太太还是记错了,那辆车是到同济总部的,跟去沪北校区方向错开了,我这下无语

下了车,我先把地图自己仔细研究了一番,把上海的基本轮廓了解了一下,然后按那售票员的意见再回火车站,坐XXY到那边去。这回我没坐车回去,干脆来步行的,顺便熟悉下使用地图,反正也没走多远。我长这大还没什么地方一个闯荡的,今天正好有这机会实场练兵,不错不错~

在一条条类似嘉鱼的街道间穿梭了几个来回,不久就回到了老地方。这回我改变了主意,本来可以直接找到到那边的车的,我把计划改动了一番:好不容易来一回,怎么能错过坐地铁的机会呢,于是四处寻找地铁入口,由于当时还不找到地铁的标示,所以费了好大劲才混到了地铁入口售票处,没想到的是,我学者别人买了票,进去的时候,那机器竟然不识别,害得我第一次进地铁站就那样尴尬。MD还好那里的服务小姐是看着我买的票,过来帮了我一把,这才顺利混进去。不容易啊,乡里人进回城不容易啊!

接下来,我拿着四块面值的车票,上了标示是4#的列车(我自己还以为3块的就对应3#)殊不知,那X#表示的是车号,不是价钱,可能是太紧张了吧,一下紧张看错了,结果就这样,堂而惶之地上错了车。还好车上的有通告提醒了我要我在下一站换车,刚开始还不知道坐地铁可以随便来回坐的,还一个劲后悔这样傻比地把钱丢带水里了。等我摸清怎么回事之后乘坐3路轻轨一路前行,杀到了江湾镇离同济校区就不远了。

因为地图上面标示得有些不标准,又是来回游了几圈,仍然没有找到路。尽管有随处可见的路标帮助,仍然觉得有点糊涂,最后还是在路警的帮助下找到了方向,眼看天色已晚,差不多5点半了。一个人背着个还算轻的单肩包游荡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路上行人不是很多,到是有不少自行车来来往往,偶尔还可以看见小桥流水,穿过不算陌生的居民区,依稀可见的几个小孩在那绿草地上面玩耍

步行了好久之后,按着地图上的路线,终于找到了同济大学的校门,显然那是个旧校址,校门还是那旧式的简单筐架结构,里面几乎所有的建筑全都富有时代气息,走在那绿林路上,一栋栋古董楼房映如眼帘,还算现代的操场上面零星可以看见几群人在踢足球,周围则被绿色所包围,可能是放假了的缘故吧,学校里人很少,不过在我跑到教学楼里光顾了一番之后,还是有些人在那饱含文化气息的阶梯式教室里自习,平静的心不禁泛起一丝丝涟漪,遗憾啊……看来这辈子没机会与他们同台学习了

我在学校没有找到餐厅,于是只有在超市里买了点零食作为我的晚餐。虽然走了半天,已经十分疲倦了,可是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仍然想干脆乘热把就在附近复旦大学浏览一下,毕竟我向往那里已经很久了……

出了同济侧门便是复旦,可是复旦的门好象不是很好找,我沿着复旦院墙的一条公路走到尽头然后再拐了个弯才算找到了复旦的一个侧门。没停住脚步,直接弯进了校园里面,开始肆意呼吸着复旦大学的人文气息,在里面随便走了几条小道,显然还有大部分的校园我都还没欣赏,也没那多精力去赏玩了,再一个天也渐渐黑了,我在一栋宏伟的科技楼前的绿坪旁边的空坐椅上歇下来,开始我的晚餐。

傍边的小路上面偶尔走过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的人,说笑着走过去,我只能静静地聆听周围的一切,毕竟,这里的所有对我来说都是短暂的,过了今天,明天就要渐渐远离,直到在遥远的记忆里今天也不复存在。空灵的天空在天边无尽的彩霞的映照下,显得特别澄澈,格外深邃,一架飞机从科技楼顶缓慢升起,漫漫变小,最后消失在远方

等我吃饱了喝足了,也欣赏够了,周围也暗了下来。跟随暗淡的路灯,我找到了复旦大学的正门,出去之后,我回头将目光停留在了复旦的校门一会,算是跟曾经心目中的复旦告别吧!再见~

这刚解决了温饱,住宿问题就迎面而来。还好这是在学校附近,应该住的地方不会少吧,而且相信不会有多少黑店,至少比火车站那一带要强多了的,于是在复旦大学门前的国权路、国顺路、国定路上找旅馆,问了两家之后最终在四平路边的一家旅馆顶了下来,当时也差不多八点了吧。由于是第一次在外面住旅馆,而且是在个陌生的城市里,还是在上海这么大的一个环境里,心的刺激感,不言而喻~。

找了间还算可以的房间,幸好还是有空调的。把行李搁置下来,跟服务员打了声招呼,然后又接着杀出去了直奔外滩。因为选的住处地理有时太明显,坐了一辆公交直达,而且基本是直道基本没弯过,那个爽啊。而且对于上海是个不夜城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坐在还算空旷的公交车上,靠着窗,看着霓虹灯彩一条街,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闪动着上海的时尚,上海的万种风情!

眼看远处的东方明珠放射的光芒不断吸引着我好奇的目光,过了一座桥后才知道什么叫做火树银花不夜天。MD这哪是晚上啊,这还不是什么节假日,人都这多!?等我下了车,眼看靠江那边挤满了攒动的人群,黑压压一片,甚至蔓延到称作万国建筑博览的建筑群这边来。

其实外滩的精华就在于这些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的外滩建筑群。北起苏州河口的外白渡桥,南至金陵东路,全长约1500米。著名的中国银行大楼、和平饭店、海关大楼、汇丰银行大楼再现了昔日远东华尔街的风采,这些建筑虽不是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也并非建于同一时期,然而它们的建筑色调却基本统一,整体轮廓线处理惊人的协调。无论是极目远眺或是徜徉其间,都能感受到一种刚健、雄浑、雍容,华贵的气势。

不远的江那边就是闪动的东方明珠,跳跃的光线无处不在,激昂的热情四处洋溢,泛滥的广告多如牛毛。那金茂大厦旁边的一栋高楼干脆整个楼面都采用了电子显示屏,使其成为一面巨大的广告面板。

我禁不住寂寞也加入到茫茫人海里去,到路那边上了临江观光长廊才发现那靠江的栏杆那边里三层外三层,我想看下黄浦江是啥样都基本成了一种奢望。沿着江向前走了许久,不停从那些照相的人群间穿过,此时才知道什么叫做痛苦:我当时真想让所有的人大声吼叫:上海外滩,我来了!!!可惜我没相机 又不想让那些专门做照相生意的人照,总感觉他们照的跟自己想要的效果隔着在只好跟家里、跟朋友发短信分享一下了,伤心啊!“

痛苦着,一路走着,好不容易到了段人少的地方了,我终于有机会亲眼看看黄浦江了。可是晚上只见江面波光粼粼,再使劲往深处看,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到是水面上偶尔可以看见一些漂流的塑料瓶 然后就是江上有不少游轮,张灯结彩的也挺吸引眼球,看来商家门蛮会赚钱的嘛!

来回走了两个回合,景色欣赏完了,美女也看够了 ,感觉也没什么了。于是本想把南京路那一边也逛个遍的,可一看时间也差不多11点了,可是又不甘心这样就走了,根本还没有满足的样子。最后只是把和平饭店那边一带随便看了一下,杀回马枪的时候顺便淘了几件纪念品,还算满足的上了回旅馆的列车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上海的夜是不眠的,上海的夜景更是诱人的!

回到了旅馆,一个人带在还算宽敞的房间里看了一下电视,说实话最近两年真没怎样好好看过电视了,没想到今天竟然在上海看起了电视,直到午夜一点我才渐渐从兴奋中慢慢恢复过来,关了电视,好好休息吧!明天还有更精彩的等着我咧~~

小结:

1、大多人喜欢结伴旅游,不妨试试独自闯荡吧!

2、在陌生的城市里想要解决食宿问题首选向大学靠拢。

3、住宿一定要保证交通便利,尽量不要使用同一种交通工具。

4、再次申述:出去了一定要带相机啊!!!

Comments Off
October 13th, 2006 | Tags: , , , , | 2,635

2006-8-7 阴

第二天蒙蒙亮我就醒了,早早得就没了睡意。于是爬起来独自坐在屋前矮矮的石柱上凝视天边绚丽的朝霞。周围墨绿的一切都是那样沉寂,脑子里也不知道塞满了什么,一直阻塞着,怎么理也理不通

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头脑似乎变得些许清醒。这时从屋里出来个老翁,他拿着农具从我旁边安静的走过,渐渐地消失在墨黑瓦屋群里。一时间留恋起童年在老家的时候,经常看着大人们扛着各样的农具来往于田埂间,自己却在路边无忧无虑地玩耍,尽情地投入到自创的游戏里

然而现在却是在遥远的松江,也不知道家里爸妈怎么样了,老妈现在肯定已经起来了:在家的时候妈妈每天基本上五点半就起来洗衣服了。想起自己这一年都没回去几次的哦,这回暑假也只在家呆了两三天,之后一直呆在龟学校里,现在却已经跑到上海这边来了,哎,一时思绪万千~

六点了,天空的酱紫色渐渐褪去,只留下两朵白云点缀着清澈的蓝幕。不久,斌也懒洋洋地爬起来,因为今早我们6点半就要出发,于是简单洗漱之后,吃了点早餐添饱肚子,然后伯伯、我和斌一起骑着自行车出发了。

穿梭在窄长的小路上,欣赏着恬静的田园风光,慢悠悠的过了好久才正式踏上水泥路。因为很久没骑自行车了,一时的新鲜感加上今天进厂工作的激情,让我一路上没少兴奋,只是那落后的交通设施真有点对不起人,好象还比不上我们嘉鱼样的(当时在郊区,其实松江市区还是不错的)。不过还好,松江这边是开发区,所以一路上没少见工厂,而且都是建在了路两旁,让我大开了眼界,感觉工厂数量比武汉汉阳那边多多了。而且这边的工厂大多都是中外合资的,以日本的居多,加拿大、美国的也有不少。不过那些什么厂名基本上都不记得了,好象没什么知名的企业。

虽然路是笔直的挺好走的,可是我们骑了半个多小时,还没见有到的意思样的,问了下伯伯,得到的答复是:还没说起!呆会还要坐公交呢!这时才晓得为什么要6点半就出发了,看来今天是要搞铁人三项了有的练了

接着骑了二十来分钟,我们在个大润发的超市前停了下来。先是把自行车丢在了路旁一个所谓的停车处,然后三人就在站台等车去了。没想到的是:松江的公交真TM的少啊,等了半天,才来了辆破车,好象连个车号都没有,还好车上正好留了三个位置给我们。颠簸了半个小时,我也早在那工业区里失去了方向感,只知道最后在一个叫做复盛的工厂门前下了车。伯伯带着我们在保卫科那领了两张临时工作证,就这样我正式混进了工厂。

由于我们来的时候还没到八点提前了十分钟,所以还没到开工时间,于是我们找了一处草坪坐了下来。看那工厂的里除了长名,还有不少地方用的是繁体字,这厂应该是台湾或者香港那边的BOSS名下的吧。朝那厂房里看去,许多圆筒型的铁罐整齐地摆放在地上凉干,可能那就是我之前听伯伯说的空气压缩机吧。

随着一长铃声响,我正式踏进了蒙昧以求的实习工厂。一开始,当然是伯伯手把手交代了我跟斌今天的任务,以及怎么个做法,看他一教,就是把那由铲货机堆放在地上的空气压缩机用一个用机械控制的钓杆钓到水平滑动滚轴上,然后再通过另一端的升降滚轴把那空气压缩机吊到流水线上的钩子上,以便让后面喷漆的工人连贯地工作。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两个机械遥控器(跟《终结者2》里最后控制把终结者钓入熔炉里的那个遥控器一模一样),一个是把插有带环直杆的空气压缩机钓控制着钓到水平滚轴上;另一个就是通过遥控器控制升降滚轴,把压缩机上直杆的圆环对上流水线上的钩子。就这,基本上不要出什么力气的活,就按按遥控,扶下机器而已,似乎在简单不过了。

我跟斌商量了一下,我用后面的一个遥控器,他在前面钓,不过我们两干的事好象本应该是一个人干的活(新手嘛,只能这样了,要不我们得忙死 )。姑且就这样安排了,反正我们以前也没怎么做过这种事,我反正一直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可是后面的无聊至极是我不曾想到的

开始新鲜嘛,觉得钓呀钓,还挺过瘾的,因为那流水线流动速度非常慢,而我又只要隔三到四个钩子再挂一个,所以挂上去一个就闲着了。因为斌昨天干了一天(好象因为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结果让那个工厂的组长在这里帮忙帮了一天 ),虽然他那头的事多些,麻烦些,不过熟练多了,所以也没见他忙不上来,倒是我这边等了半天才等到第四个的时候,由于不熟,老是慌手慌脚在有限时间内没挂上去,有时候,一连过了六七个都还没挂上,随后还是斌帮忙高定的 。虽然这种糗事高了几次,但是还好那组长看我是个新手的份上还没怎么发表意见

过了个把小时了,我的速度、效率以及质量都上了档次,噩梦也就漫漫开始上演,先是等那流水线实在无趣,就跟斌那边帮了下忙,过不了多久,他那边也没啥忙的了,我就狂喝水,然后再打水,以打发时间,其实在那工作还是有点热的,是要多补充水分,再过了一会,就干脆一屁股坐那发呆,还是考虑了许久才决定的由于到处都是油,可我没工作服穿啊,我还要穿我现在的衣服到上海去亮相啊,所以一直还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裤子上面已经有几处挂黑了,于是也死了心的一塌糊涂到底算了。

再嘛,也就是发了几条短信,给家里和几个同学报告了下战况,可战果不赶恭维没两个回短信的,不知道都干嘛去了,好象当时跟周彬联系上了吧,原以为或许、大概、有可能找她帮下忙,领下路之类的,可没想到的是,她说就这两天要到临江去溜达了,而且早已经计划好了。 我怎么就这么被呢~`

过两个小时后,中场休息了,我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透了透空气:那里面喷漆的虽然有巨型抽风机处理,但空气中还是弥散着浓烈的油漆味,然而我对异味又天生的敏感,早就被那里面的环境弄得喉咙干谒了。休息了一会,带着对工厂的神秘感,我跟斌一起四处闲逛起来,四处找寻感兴趣的东西。

期间,正巧碰到一群南京大学某专业的学生来这工厂来实习,想起一年前,学校组织的参观众多企业的实习也是颇有意思的,想不到那天在那碰到别的学校的实习生,当时就想,要是他们看到学生装扮的我们在这里工作,他们会怎么想呢?

十分中休息时间过得也快,眼看之前的一堆压缩机已经基本上处理完了,那组长就开着铲货机拖来有是一堆,两层的压缩机枯燥的反复机械运动,显然加剧了我的疲敝,激情也一点一点被磨灭,尽管离我们

不远的斌他爸爸时不时过来慰问下我们,还有与我们同来的一个嘉鱼小伙偶尔过开开下玩笑逗大家乐一下,可是工作实在是无趣,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环境也不好,即便是我跟斌换着调换了一下,也点燃不了我们的激情了,实在是太郁闷了,没有一点意思,整天对着这一堆废铁,我八成要疯掉,不疯也要傻掉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还好午餐由工厂食堂免费提供,拖着疲倦的身躯来到食堂,还算有秩序地打好饭菜,一个劲地吞食起来,不知道是那饭菜真的不学校的要爽还是太饿了,感觉实在是太享受了。肚子填饱后,在工厂的其他几个区域逛了一下,认识了一些机器,头一回知道什么是机床了,实在是难得啊。

随后我跟斌找了处地方,还准备休息下的,可没躺十分钟,就开工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啊,休息都没休息好,就开始干活了,这下午真要死人了~~。

我跟斌显然是受没睡午觉的影响,都无精打采的。MD我一直都得盯着流水线,想打个盹是不可能的,就那样一直撑着,简直是一种煎熬。

到后来我们都麻木了,跟跑长跑一样,已经到了人体能的临界点,要是能靠毅力挺过这段时间,后面就好坚持了。反正我们基本没什么知觉了,就那样反复着。我也在心里渐渐形成一种印象:我们两个大学生干

这样一个没一点技术含量的苦力活,真是浪费啊!~要是我毕业了沦落到干这种事,那我真白读这多年书了哦,真是白活了!~~心底哪个郁闷啊~~~

原以为这一天再撑几个小时就可以过了的,结果通知下来:加班!八点下班!我们差点晕到,这运气也够好的,加班这好事全被我跟斌给抢到了,平时没这回事的,我们一来,就接二连三地加班,我真信他的邪!

这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是所谓的大~~学生呢!?谁叫我们能有这福气多赚20块呢一天下来可以捞80。人运气好就是没办法啊,挡也挡不住的, 后来只晓得又在工厂食堂吃了一顿,不过第二回的滋味

可没之前的那么好了,在晚班开始之前所有的工人都跑到外面吹风休息。我随地找了块木板躺下,看着深邃的蓝天,一切都是那么遥远,却似乎又能触手可及,沐浴着清爽的晚风,我差点陶醉得入眠,最后这短暂的宁静还是被可恶的铃声打断了

晚上比下午状态好了许多,但是枯燥至极的事做起来令人厌倦,我也开始试着偷懒起来,虽然一直也知道我来这厂里做临时工,本来就是来锻炼的,一定要能吃得下苦,能坚持下去才行,可是以前真的不曾想过这做体力活这样累人,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实在是一下适应不了这种现实。

再一个很重要的是这里的环境实在受不了,在那里吸了一天的油漆气体,我的咽喉部位已经相当不舒服,似乎比感冒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我的革命本钱,为了我还能活着到上海,为了我的将来,为了我的前途,我坚决不能再继续呆在着地方了,虽然这是个可以锻炼人意志的地方,虽然这里可以比较方便的赚RMB,虽然这里可以学到不少平时学不到的东西,但是我还是决定:今天坚持干完,明天就闪人,不干了!!!而且我明天就要到上海去,一个人去!

尽管已经有了这想法,但是一直没跟他们说。晚上我们终于结束了今天工作,说什么走的时候没了班车(因为晚上8点厂的附近已经没工交了,要加班的话,厂里就应该有班车送回去的。)所以只好找组长协商打的回去,明天拿票据来报销。可是,没想到的是,那厂居然是在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连辆的士都没有,我们沿这公路望回边走边等,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等到跟救命稻草。的士把我们送到大润发,我们找到仍然停在那的三辆自行车,原来我们的三辆车是拿一把锁所住的,看来这松江人素质还是蛮高的哦!

又哇叽哇叽踩了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晚上十点多才算安全活着回到斌家里。在快到屋的那段田埂路漆黑一片,我还差点跟掉了的,还好经验丰富,靠我高超的骑车技巧,成功地找到了回家的路

回到屋里,已经有夜宵准备好了,我一直没心思无吃,一方面也不怎么饿,再个嘛,一直在惦记怎么跟他们说我明天不干了想走的事,我想跟他们说了,即便是不做了,他们也会让我呆在那玩的,结果也如我所料,但是我不能在那里呆太久,因为之前已经收到表哥消息:他告诉我杭州的堂姐那边知道我来了,要我最好过去一躺,而他们平时没什么时间,最好是周末能够过去,所以我这回到上海去,必须赶在周末完前回到杭州,然而当时已经是星期四,倘若在松江呆个两天那我上海就没的玩了,想去也只能下星期了,可是移到下星期我多出那么多天就不好安排了,再说偶的RMB也不能挺多久的啊!~

反正我明天一定要走,而且我在上海至多只能呆两天。可是斌本来是计划跟我一起到上海的,但他也不想只在他爸妈这边呆个两天就走(我们走后就准备回程了,他也就不再回松江了)于是他也一直为难,也想让我多留两天。但是我这头安排也没办法,最后我还是铁定了一条心决定快点走算了,一方面我的计划不会打乱,另外,干脆不要斌跟我一道到上海去了,让他多在家呆几天陪下爸妈,毕竟一年过来团聚一回也不容易。

由于他们一直都在劝说,我也不方便跟他们正面固执下去,于是先表面上答应留下来:我只是想等到了明天再等机会走吧~。就这样,27号一天流畅地度过了。
小结:

1、推辞需要技巧。

2、生活始终是一个体验的过程。

3、知难而进固然令人推崇,但是学会理智的放弃更为重要:不管我当天的选择是对是错,反正我已经有所体验,有所收获,有所感受,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Comments Off
October 7th, 2006 | Tags: , , , , | 2,680

2006-8-7 阴

一个人呆在杭州真不晓得怎么个玩法,时间也太难打发了。所以7月26号一大清早跟表哥一道起来,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就表哥道别了准备到松江去与斌汇合。

一个人到了火车站,因为怕车少,再加上我还没自己一个人到火车站买票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的,以防万一我很早就到了,结果询问售票员后发现那天到松江的车最早也是1点出发,可我到的时候才10点

没办法只好到处转以打发时间啊,在那城站火车站一块,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转了遍也只熬过个把小时,当时不知道买了票的可以持票进候车厅的,我看那入口处到处都是席地而坐的人,还以为外面是候车处,是说那火车站那大,那些候车的装备那么少那么破的哦,结果害得我一直在外面转来转去,幸亏行李不多,就一个包而矣,要不我要累死。

虽然火车站附近挺杂的,但是发现那里有些地方卖的衣物都挺便宜的,按常理的话车站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应该是相当贵的,结果是乎意料的便宜,而且感觉质量也不差,就是不能试看中了就买,要不闪人 。当时才突然留意到杭州也是以丝绸闻名的,前天逛西湖的时候就有不少的地方叫买绸缎,可能是我对那不大关心,当时没留意吧。所以心想等在那边玩完回来之后买件衣服回去应该不错哦~~

到了中午,肚子也饿了,没办法,周围只有些什么什么的大酒店,除此以外就是那快餐,看起来真不杂地干净,可是没办法,总不能为了顿中饭去酒店吃或者再回表哥那去吃吧,只好忍了,反正在学校也吃得也不只一回了,那也干净不到哪去,吃了!

还好那个快餐店还比较大,里面空位还有不少,环境也不是挺对不起的人的,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看着那些饭菜,真TM的没胃口,没办法,总的活命,只好在那挑呀挑。不一会,人渐渐多了起来。我嘛,一边挑饭,一边想着今天接下来的安排。

过了会,对面有个女的好象跟我打了声招呼,看了下应该是个学生吧,感觉还挺斯文的。刚开始我还以为她跟我旁边的人说话,搞半天才反映过来,我旁边根本没人这下就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诶,这人生地不熟的,突然有这么个人跟我聊天,感觉还挺亲切的诶。跟她聊了几句知道她这是准备回去河南老家去的,学校放假之后她一直在青岛玩,看她应该在那边玩得挺爽的,从她那满足的表情里就一览无余。当时是到杭州转车的,三点钟的车,我本来想推荐她在杭州也玩两天的,谁知她说MONEY全花光了才打道回府的你说这聊天时间怎么过得那快呢,感觉没侃一会,就快到一点了,于是我跟她道别后就踏上了去松江的火车。

这回去松江的火车竟然是双层的,MD之前我还不知道,连火车都可以来双层的,心想这火车那高,稍微拐弯那不就翻了啊,不过呢我在下层,翻了应该也死不了的 。坐我旁边的一些乘客显然已不再象之前遇到的那些学生样的人了:我坐的是三人座的那边,瘦小的我正好卡在中间,我右手边靠窗的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俨然已是在社会上有所经历的人了,不再有学生相的青涩,不过他坐那一直没闲过,不是吃就是喝,然后就是看报睡觉 在我对面的应该是个生意人,他一直把手机拿在手上看消息,时不时还接两个电话,讲几句鸟语,不知道是不是上海话,然后在我斜对面靠窗的是个挺有气质的男青年,很清瘦,一直在那闭目养神,偶尔看看窗外的景色。然后最外面的两个位置上坐的都是女的,她们好象是认识吧,不过从穿着上面来看应该是外出来打工的吧,她们坐在那里始终没有任何动作,直到过了几站,有不少乘客下去之后,他们表情才渐渐放松下来。

车上的液晶广告显示屏一直没有停过,还偶尔放下娱乐片段,所以在车上还不算沉闷,环境也比较舒适,那些乘务员也显然比之前我们来杭州的火车上乘务员更为专业,态度更为热情,不过仍然有那写推销磁石项链的人员在车内做宣传。再加上外面的建筑及风景已经全然没了先前的荒芜,随处可见豪华的住宅区成群从火车窗口划过,而且正在建的高楼T型架也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不久发现那些横七竖八的河流也多了起来,隔不了多远就可以听到火车过桥的巨响。可能这就是来上海的前奏吧,想到神秘的上海即将展现在我眼前,不禁地欣喜起来。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当我从火车上走下,站在破旧的松江站火车站上面的时候,我质疑了,难道这就是上海吗?虽然没有到上海市区,作为上海一个区的松江也不应该这样烂吧!?我走两步就出了站台,与斌的爸爸碰了头(因为那天伯伯把他安排到厂里去替伯伯做事去了,而正好要到上海去一趟,下午我到的时候伯伯也回了,我们正好可以在松江站碰面了)伯伯把我领到他在松江的住处,我也带着失望开始熟悉这陌生的环境……

因为他家很偏僻,我们打的坐了好一会才在一个小村庄停了下来,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住处并不大,但是一直都是三个人住的,而且屋里仅有的几件家具整齐地摆放在适当的位置,显然要是再加一个人那间小屋已是装不下了,何况今天我又来凑热闹。

伯母见我来了也挺热情的跟我打招呼,因为我和斌从小玩到大已是难兄难弟,而且我爸跟他爸也挺要好,所以我们之间的来往就象一家人一样。伯伯拿出屋里水果给我解渴,还一直与我聊天,还怕我不喜欢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其实我小时候本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特别是在老家牌洲的时候。所以我对这样的环境有这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感情,想起曾经也在跟那里一样的黑瓦屋里玩泥巴,肆意享受姥姥的疼爱,别样的韵味油然而生。

不过如今,事过境迁,时代已变显然是生活所迫才会现在这样。尽管如此,斌一家在这边过得也好,伯母每天在家做些家务,伯父也可以随处找些事度日,还有斌的妹妹也可以增添一份收入,过着这样一份安详、逍遥、自在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好呢?还好伯父挺乐观的,虽然事业上面受搓但是从他那随和的脸上也并没有任何不意。再一个附近有不少人都是我们家乡的,而且人都还挺好,关系也不错,我去了好一阵子才听见有人说上海话,以至去了那里基本上没有身处异地的感觉,好象置身家里街坊间一样。

因为斌一直在厂里做事还没回,我也闲着没事干,跟伯伯闲聊的时候,他要我从明天开始跟他一起到那边厂里做几天事,然后再用自己赚的钱去上海玩。之前斌就跟我提到伯伯可能会让我们在这边做几天事的,我也想好了,因为一方面出来一躺不容易,在外面的厂里体验下感觉应该也肯定不错哦,再个嘛,出来尽是玩也没意思啊,做的有意义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干脆地答应了,甚至还疯狂想一个人一天做16个小时两个人的事,因为听说在那做的事一点也不累,就是有些无聊,我自感不怕无聊,所以就白痴了一回,提了那样的要求。(不曾知道第二天的惨烈哦)开始伯伯还怕我爸不同意。我深信,我爸绝对会强烈支持这种事情的,不用问他都会双手赞成。伯伯还是去跟我吧打了声招呼,结果是要我一定要坚持下去,都开始鼓励我了~

晚上斌加班(前几个月都一直没有加班这回事 )回来后就瘫在床上休息了很久,开始还把我吓倒了,不过始终没有动摇我明天大干一场的决心,虽然斌一直在劝我不要去(事后才知道冲动是魔鬼!!![icon10)。

洗澡之后我们在隔壁熟人家里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小结:
1、边玩边学边交朋友,体验也是种快乐。

2、外出往往会与陌生人接触,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必备。

Comments Off
分页 149 - 151« 首页...102030...14714814915015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