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星期二

January 7th, 2011 | Tags: , , , , , | 3,282

皮皮被狗咬了,送医院去了,起来吧!”上午十点前后,邓邓突然打开房门,迷迷糊糊的听到他这样说。

“什么?被咬了?怎么回事?”

“皮皮早晨溜出去了,在外面被大狗咬伤了,瘫在地上不能动,欣欣看到的时候地上还有一滩血,马上就送宠物医院了,其他情况暂时还不清楚。”

“……”

“你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下来半天,大厅里还是黑着灯,没放音乐,阴沉落寞,邓邓放心不下,打电话问了。

“留了好多血,在打点滴,前面送来的时候皮皮舌头都发白了……”欣欣难过的说,我们一怵一怵的。

“好的,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跟我们联系,哦,不对,我们呆会再联系你们……”

许久,一直没消息,顾琳和欣欣一起去的医院,我和邓邓手足无措,无事可做,按捺不住还是给顾琳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看来这会她们那边很忙,有不少人在关心。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奇怪了,才几分钟,信号就这么差?打了好几次都没能打通。只好打电话给欣欣:

“欣欣,你们……”我话还没说几个字,就被欣欣打断了。

顾琳手机被偷了!刚在宠物医院被偷了,知道你们会打电话给我的,刚刚人多……”

“什么!手机被偷了?!!!假的吧!刚刚我打电话还在通话中呢……”想起刚才一直提示无法接通,看来真的被偷了。

“现在皮皮怎么样了,好点了没?”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了,竟然这么多事,想想这会皮皮的安全应该更重要,于是继续问。

“目前正在打点滴,等着拍片呢,后肢现在还没办法动,伤口的地方毛都剪掉了,医生说,目前状况不是很乐观。”

听完,感觉皮皮好像马上就要离我们而去一样,如此真实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想起平时嬉笑怒骂,开玩笑要炖掉皮皮,做错事也会打它,如今才发现都很担心它的安危,或许它已经成为客栈、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潜移默化的融入在一起,突然将要失去,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惶恐与不安,如对人、对朋友一样。

我和邓邓在家里一直没等到她们消息,中午随便弄了点泡面吃,顺便提醒欣欣别忘了吃东西,结果和皮皮的消息一样,杳无音讯,慌的厉害,电话给欣欣:“现在怎么样了?”

“你是说我,还是皮皮啊?”

“什么?现在皮皮怎么样了?”我以为她没听清楚我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对,什么意思……你怎么了?!”突然发现欣欣那样说,有些不对劲,于是马上改口。

我现在在医院,刚晕倒了。”才发现她用虚弱的语气回答我。

“什么!!!(今天第三次了),我勒个去!怎么回事?”今天是撞鬼了,什么事情都能有?!

刚医院里味道太重,加上一天没吃东西(果真被说中,估计她短信都还没来得及看到就晕了),突然就那么站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你问问顾琳吧,她那时扶着我,拼命叫,吓死了,我都不记得怎么回事了。”这是情景剧吗?!说得我一愣一愣,感觉电话问一次,就有一次“惊喜”,我勒个去,我也想晕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皮皮出事就够呛的,现在人也进医院了。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成这个样子,只能苦笑,所幸的是,欣欣去医院查了下,一切正常,就是一天没吃饭,血糖过低 — —。

然后又是漫无边际的等待,我都不敢在继续打电话,怕再生出什么是非,直到天黑。

“你今天吃东西了没?皮皮现在怎么样了?”迟迟没有消息,实在担心,不禁还是打了电话给顾琳。

“没事,马上就把皮皮送回去,医生已经把该打的针,该处理的都处理好了,就看皮皮造化了,只要它能撑过今天,应该问题就不大了……”顾琳这样说的时候极其平静,不带一点语气,绝望到寒气逼人,没敢多问就挂了电话,等她回来。

路上堵车,顾琳回来比较晚,刚到屋就开始哭,我和邓邓站在旁边手足无措,开空调给皮皮保暖,烤面包热开水给顾琳吃,然后一个劲的安慰她,除了这样,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2011.01.04,黑色星期二,这一天,极其失落,整个客栈没开灯,没放音乐,阴沉沉的,一片悲伤,没人随便说话,也没人想说话。

还好,伤势不算太严重,抢救还算及时,皮皮也够顽强,坚持挺了过来,回家之后状态越来越好,从开始的只能喝水,到吃喝拉撒全部恢复仅用了一天时间,目前就是体内有淤血,后肢还无法动弹,只能躺在我们给它搭好的窝里,盖着被子,跟爷一样被伺候着,连着两天炖排骨汤给它补身子骨,我们也沾光,想想要是能这样被伺候,呼风唤雨的,挺好!

皮爷吉祥,兽与天齐!

 

PS:

皮皮的受伤给顾琳的打击最大,仿佛精神支柱塌掉一样,皮皮在她心目中真的和“儿子”有的比,至少现在是的。

我感觉养宠物的人应该都是孤独的,没有倾诉或者陪伴的对象,需要宠物来排解心中的孤独,动物不像人一样能人性化表达自己的情感,只能被迫的服从人的意愿,即便是不喜欢,也别无选择,有时想想,双方都挺可怜的,所以我从来都没打算养宠物,比如把鸟关在笼子里,把狗拴起来,这样宠物都得不到自由,看似关爱,其实是在摧残,其次主人情感上的缺失通过不会表达的宠物来排解,实在有些不对路,与其这样,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和人交流,不过,可能杯具就在这些人无人可以交流,除了宠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