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留

December 3rd, 2010 | Tags: , , , , , , , | 2,652

十月物语

一直就打算离开,不仅因为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也因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重新躁动起来,而这一切都因鼓浪屿之行的前一晚的事情而起,只是,正巧我的烦恼和海宁韩导热恋同步纠缠在一起,以JL为首的她们都以为我因为吃醋而失落,— —b,而我的心却一直在下一站——杭州。

因为我的变化和那一对情侣的速成让客栈最近一段时间的气氛变了,少了沟通,少了欢笑,我一直高兴不起来,能做的就是回避,缩在房间里避免把情绪传染给他们,但是,不仅没起到作用,反而让彼此更不知如何是从。

马克因为我的情绪问题还特地做过沟通,其实不想隐瞒,不想不真诚,只是实在不方便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在马克苦口婆心的诱导下,我的嘴还是没有被撬开,这里只能对马克表示抱歉和感谢,也希望理解,我并非那般自闭不愿开诚布公,只是实在不便,尝试散心、跑步、骑车、爬山……效果甚微,到现在我也不敢说完全想开,我一直在努力,一直在调整……

另外,最近确实一直很尴尬,不是我,而是我们,客栈里突然多出一对情侣,他们出去还好,只是少两个说话的对象,要是呆在客栈里,他们所经之处,我等闲杂人员只能避开,以免做电灯泡,而他们两个似乎无所顾忌,肆无忌惮的畅谈欢笑,客栈里孤男寡女只能尴尬的面面相觑,话语中无不透露出浓浓的酸意。

我一个人一声不吭的想自己的事,其实,即便没有我一直在想的事情,客栈现在的气氛也有些不习惯,义工越来越多,分工和自觉性不能很好的平衡,很多事情有点私心自觉性完全没了作用,我开始怀念刚过来的那段时间,尽管当初还有抱怨过人少不够热闹之类的,现在想来,那段时间的客栈生活,交流互动,互帮互助比现在更有趣。当然,或许这些好感可能只因为那时她还在,如果没有她,那时的生活或许也如现在一样渐行渐远。

IMG_1849

厦门7

离开前把义工路标做好,有过很多创意,乐此不疲的做了好多,尝试简单的创作,利用现有资源和意外资源往往能获得意料之外的效果,很想把这些好的点子全部展现出来,可是就像生活一样,终究需要取舍,学会甄选最合适的,留下上面这个做为在马可生活的见证,还有两个小的就放到该放的地方吧。

厦门71

妹妹离职前的最后一天终于决定来厦门,只是没想到她和朋友选择的是午夜驱车到环岛路会展中心海滩边过夜——为了第二天看日出,可惜运气不好,赶上阴天,日出没看成,倒是第二天一起逛过鼓浪屿、中山路、椰风寨后看到了日落。起初还忘记是妹妹的生日,不过最后在游乐场强拉她们上海盗船的惨叫声,应该足以证明这一天的印象深刻了。一天下来累个半死,终于可以安心寻找下一站,结束醉生梦死的海边生活。

IMG_1852

第二天,私底下盘算着去处,还是豆瓣,还是义工(义务工),找到家合适的,离文三路还算近,晚饭前联系,晚饭后确认,然后跟马可报告,确认第二天离开,晚上收拾好行李,今天结束最后的早餐,直奔火车站买票,扛着马可和蛋蛋帮忙载过来的全身家当敢火车,目的地不是昆明,不是拉萨,不是上海,而是杭州,厦门义工生活戛然而止。

IMG_1856

仿佛时光倒留,上次是拉萨,是北京,是成都,是上海,这次是厦门,是杭州,而这仅仅时隔半年,但愿这次不再如上次一样收场,担忧并期待着……

熟悉的站台显得格外亲切,我依旧扛着大包小包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步履阑珊,重新踏上久违的火车,不变的硬座,崭新的车厢,年轻的乘务员,熟悉的流行歌,太多符号见证着这一路走来我的变化,火车的变化,大家的变化,窗外灰色的风景乏味不堪,我的心早已飞往杭州,那个渊源颇深的天堂。。。

此行是刻意制造的突然之旅,并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可惜人多口杂,并没有按预期发展。不过,离开的决定确实很突然,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我只是按照预定的轨迹顺其自然的前行着,就跟当初来到马克一样,立马就决定去了,并没做过多的考虑,正如马克所说,按缘份行事吧!

本命年的最后一个月交给了杭州,一年的奔波,终将结束,上半年陌生的旅程,下半年熟悉的城市,都有很多人与事让人难忘与不舍,不管是川藏线的喜累交加,还是厦门生活的怡然自得,这一切终将留在生命的记忆里,抹不去,擦不掉,且不可复制。这一年终将是与众不同的一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而不仅仅只是个结束,生活才刚刚展开序幕,演员只有我自己,也不止我自己!

 

PS:

1、想起一事:走的前一天,布丁找回来了。一星期前,布丁因为太不安定,被马克送人,后来从那家跑了出去,被另外一家人抓住关了两天,后来又逃了出来,几经波折找回来了……那天早晨布丁站在铁门外,露出它标志性的老男人的忧郁眼神,往客栈里面深情地看了一眼,然后淡定的转头就走,我和淡淡还有马克愣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立马冲过去叫布丁布丁……只见布丁高兴的跑了回来,我们把系在它脖子上的包装带子换成新买的链子,重新把它安顿在老地方,布丁的房子已经被卡卡占用……那一天,布丁一直很安静,慵懒的伸展着四肢侧躺在地上晒太阳睡大觉,仿佛历经沧桑、看破红尘、与世无争的样子。有些悲凉,无处可留,最终还是回到马克;也有些感动,至少布丁还能找回马克,这个曾经的家。不光是布丁,谁都会寻找也一直在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家,即便是不美好,但需要那样的一个归宿。

2、另有一坏事,不说不安,工具房的钻头有一根被我弄断了……上次韩导钻日晷木板时换的稍粗的钻头,我取的时候韩导踩着线,我一台手,钻机从手上扯下,钻头一端着地,当时淡淡在我身后,没看到,我们见势不妙,而且断掉的一截已经掉到工具房木板缝隙里,很快换上新的钻头,断掉的余下一部分拆下也“藏”到木缝里。蛋蛋看我叫了一声,问什么事,我跟韩导相识一笑,说没啥事,蛋蛋过来看钻机没什么问题,就没继续过问了。不过钻头确实是我弄断的,这一趟下来被毁于我手的工具实在举不胜举,有些后怕了,这次如此满混过关,希望蛋蛋、马克还有大叔能原谅了~

  1. 1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