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的日子

November 2nd, 2010 | Tags: , , , , , , , , , | 4,257

劈柴,喂狗,洗碗,八卦,闲扯,骑车,跑步,兜风,夜宵,火锅,烧烤,炒饭,洗菜,种花,植草,看海,听浪,观日落,吹海风,折树枝,晒床单,刷油漆,补屋顶,刮树皮,做衣架,捕老鼠,把酒言欢,布置庭院,聊天上网,拍照摄影,做三明治,接客送客,打扫房间,露天电影,染布剪裁,橱窗设计,自制花坛……

WL问我在厦门干嘛,我把能想到的一口气列出来丢给他,他回我:“干,做梦吧!”呵呵,我也觉得厦门的生活的确象是在做梦,有风的日子里悠闲而怡然自得,安逸得有些不真实,不像是生活,可这就是生活,我如同已经年过半百,经历过万千故事,最终隐居在海边安静的小村庄安养晚年一样。

来厦门,拜台风鲇鱼所赐,一直阴雨大风,台风前一天,因为某事,骑车去海边看浪,没找到想找的人,车轮却压倒不该压的东西,推到沙滩边洗车,皮鞋遭殃,被海水沙子灌满。

第二天台风如期而至,一群人顶着风雨去海边观战拍照,台风比预期的要温柔许多,除了风大点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还不如转晴后的那天下午看到的涨潮来得刺激。

客栈里养了四条狗,因为不老实都被拴住或者关着,有时被饿得够呛或者不听话,狂叫不止,不知道挨打了多少次,每次都叫得那么凄惨,亲自喂过两次,看它们吃东西那么狼狈,忍不住多喂点,感觉做狗也挺不容易。

那天上午马克嫌那只小黑狗皮皮叫得吵人,而且经常跑出来,一气之下,让我把它给扔了,扔得越远越好……

我晃荡着自行车沿着环岛路骑啊骑,一路有房子的地方不是大排档就是烧烤店,没敢扔,直到台湾民俗村,看那边民居多一点,于是在站台附近放出皮皮,等它在附近转悠没注意的时候,我踩上单车溜了,回头看皮皮有追过一段路,没忍心停下来,还是狠心的继续往前骑,直到看不到它,但愿皮皮能活下去,最好遇到好人收养,我可不想做杀狗凶手。

客栈的生活很琐碎,以前从没接触过的事情都需要亲力亲为,正如马克所说,男人除了生孩子会一半,其他什么都得会,所以,来过这里的义工很多第一次都献给了他,比如刷油漆,补屋顶,染布料,做衣架,折树枝……

△ 这块空地被征用了,有个钉子户一直坚持到最近几天,晚上被强拆,听马克说以后这里要建停车场。

△ 之前用手摘掉树叶的树枝全都堆在草地中间,晒过之后,还要把这些光溜溜的树枝折断,整理成木柴摆放成堆。

△ 细的树枝能折的用手折,不能折的拿锯切。带着耳机,拿着菜刀,两天下来,手掌手指满是裂纹,粗如磨砂纸,手臂上全是划伤,跟自残一样。

△ 这是我用来砍树枝的菜刀…… — —||| 砍的不是树枝,是寂寞。

△ 最终的成果,:)

△ 理出来的树叶收集到大铁桶里烧篝火,放入红薯,等树枝树叶烧尽,晚上拿着手电筒回收果实,热乎乎的红薯吃得满手满嘴漆黑。小时候,经常带着红薯到处放野火,也是这样埋在火里乱烧一气,却总是烧得一半生一般熟……

△ 之前那些树枝,蛋蛋有回收用来做手工置衣架,上面这个衣架从削皮,刷漆,磨光,再刷漆,打孔,对接,缠藤,最后补漆,全部亲自操刀,嘿嘿~~摆在屋里老有感觉,艺术品啊,艺术品啊~~ — —

蛋蛋闲得蛋疼,喜欢摆弄植物,热衷盆景,成天栽花种草,经常在附近拆迁空地上找各种我从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植物,我这个植物盲真杯具— —b

△ 看他们挖呀种的,搞得热火朝天,不帮忙都不好意思,那天下午帮蛋蛋整理了个小花园,木桩随机摆放围起来还是很有情调的。敢情来到这里才发现,什么东西只要是自然生长的,随便一鼓捣往家里一放,那感觉就上来了,小资啊,小资啊,丫的!

△ 前几天竟然遇到有厦门大学的学生来客栈里拍戏,看他们换衣服,化妆搞得不亦乐乎,就一句,“我帮你倒杯水吧!”都NG了一二十次,真是闲得蛋疼。

好不容易等台风过去,放晴,傍晚海边骑车看日落,拍婚纱照的倾巢出动,沙滩边到处都是拍照的人。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日落,是去年的9月,这才是我眼中的厦门,转眼,一年多已逝。

△ 书法广场。

有两天客房全满,忙里忙外,食量大增,一直呆在客栈,将近半月都还没好好出去玩过一次,真的是没心情,景点对于我早已没有多大意义,正如有人说国,不管是去哪里,不管是看什么,重要的是与谁一起,如果快乐没人分享,也是一种凄凉。

在上海的时候,我就觉得即便是坐在屋里,我也能感觉到自己在旅行,那时的心态真的很好,只是缺乏足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因为确实没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景,于是带上行李,就那么上路了……

晚上,终于按捺不住,一个人沿着海岸骑车去渡轮,隔岸看鼓浪屿,跟上一次对岸看厦门不同,少了一丝向往,多了一份落寞与迷惘……

VC走的前一天,火锅饯行,那天我的两条内裤被女生误收回宿舍,成为当天的焦点新闻,大叔一直添油加醋,乐此不疲,其实我知道是谁误收走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便直说,我也只好随着他们气氛打哈哈,ZZ,JL很郁闷,也尴尬,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实摆在面前也没办法反驳,呵呵,挺有意思,大家乐乐也好,难得有这样的笑料,也确实有些意外,过几天之后才发现,起初我还纳闷内裤怎么越穿越少,原来如此……

好久没像这样跟一群人生活在一起,玩笑、打闹,发现在这样的环境里习惯了贫嘴,搞不清楚是我的性格使然,还是因为新环境的兴奋劲还没过,可能习惯了表露真实的自己,也诚心面对身边的新朋友,这样的状态,也好,很轻松自在,只是来得突然,还没适应过来。

大叔是个很开朗的人,喜欢开玩笑,想法简单,说话挺直接的,话有些多,有时我也受不了,跟人相处难免会有摩擦。有天,他借故外出吃饭,一桌人议论他的不好和缺点,我坐在边上,挺无语的,虽说和大叔关系还好,他也经常开我玩笑,我也无所谓,对于他也不是想袒护,只是觉得这样一个人还不错,又能做得一手好菜,被身边的人背后议论,很不舒服。既然他有这么多缺点,既然他有这么多不满,作为生活在一起的你们为什么不当面直接说呢?如果说了没效果,那多说多监督嘛,难道背后说,过了嘴瘾就爽了吗?就能改变一切了?

我一直不解,至少这种背后议论人的习惯我很不喜欢,因为在我看来,当你暗地议论评价他人的时候,其实你自己也留下了被评价和议论的种子,正如我现在,正如她一直问我,是不是VC的问题什么的,其实我不想直说,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甄别,我对某人有想法,或者不认同,也只代表我当时的看法,我并不想因为我的评价而误导她对这个人的认识,因为每个人的看法、角度不同,或许我不喜欢,她就偏偏喜欢,呵呵,这个我真左右不了,有时觉得,人以群分,还挺有道理的。我又嘴贱,说不议论,又议论了。

最近一直想学着切菜,好像客栈里所有的人的厨艺都比我好,我就像菜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连拿刀都不会,切菜比砍柴还吓人,还慢的令人发指,庆幸的是,还能用手撕,以上就是的了,感觉自己切的菜,好吃些~~哈哈哈~~

VC走后,客栈确实冷清了,似乎是心理作用,也因为某些缘故,“感觉”这玩意真不靠谱……

有天晚上,有几个客人航班晚点,直到凌晨12点多才到我们这边。午夜,冷飕飕的,带着睡意把他们接到客栈,才感觉冬天真的要来了,不知道现在上海,现在家里气温怎样。

客栈里有烧烤架,以前有过烧烤活动,开始我还以为是我们自己要搞,直到我们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后,才发现,原来是给客人准备的,来这里的每个人40元,总共20多个,组织活动的,我们不仅没份,而且还要看着,客人有要求随时跟进,这就叫典型的,客人坐着,我们站着,客人吃着,我们看着……

他们中间有人会组织活动,我们看他们玩得不亦乐乎,忍不住在边上观战,什么时候我们自己也能这样热闹一回就好了,可惜现在人少了,冷冷清清的,事情不多,闲坐着都不知道干嘛,我是约她呢,还是不约呢,还是约呢,还是不约呢……真纠结!本来说是有个新的义工要来,结果被放鸽子了。

我们的露天厨房很有特色,功能性突出就不说了,马克说还要继续装饰,近期屋顶和灯饰要全部翻新。首先就是屋顶,到时候要挂满布条,布条采用染色的方式,又是手工操作,来到这里真的感觉无处不手工。

客栈里有很多长长的布条,但这些都只是原材料,先剪好宽度,然后清洗,缩水后确定长度再剪裁,然后下锅染色,自己买染料,配染料,布条下锅前都卷成麻花状,故意染色不均匀,形成特别的自然纹路和染色,晒干就成下面这样,有藏蓝色,还有浅蓝色的,跟牛仔布一样,细看效果还不错,等着看最后挂上之后的效果了。

 

▽ 每天粗茶淡饭,有时吃厦门特色的沙茶面,或者混煮方便面,大叔的厨艺不错,想法也挺多的,每天混吃混喝也不乏味。以前习惯了吃盒饭,在这里重新找到家的感觉,在家里,爸妈做菜也就跟这感觉差不多了,这里人还多,热闹,抢起来才有意思,才有味道。

贴一些客栈的图片:

△ 庭院:吃饭的地方,全部原木桌椅。

△ 客栈三楼往下看

△ 屋前白沙地的一角绿园,蛋蛋才完善不久,这边墙壁晚上还可以看投影电影,那个开关就是荧幕开关。

△ 大厅里的木雕桌椅加关公雕像,听说三十万买来的,每次客人要在屋内吃饭,就是在这三十万上吃饭,倍有面子~

△ 木衣架就是在这个阳台底下做的。

△ 马克客栈全景,四层,16间房,好像没记错吧。— —

故地重游

最近几天天气很好,久违的蓝天,太阳肆无忌惮的放射光芒,又去了海边,一片波光粼粼。

什么时候自己也这样悠然的泛舟海上,怡然自得。

我不知道来这里是为了寻找过去,还是眺望未来,亦或只是为了吹吹海风,理理思绪,让自己真的安静一会,最近挺烦,不光是现在,还有以后。

又是那一片蓝,没以前蓝,似乎我总是在和过去比较,这样究竟好不好,有些过去终究需要释怀,为什么总有人念念不忘,难以割舍,是真的用情太深,还是伤得不够彻底,不够醒悟?为什么就不着眼于现在呢?

一个人吹着冷风骑车去椰风寨,淡季,冷清许多,很多项目没人玩,餐饮区好多店都关了门,本想借热闹的人群寻找安慰,没想到满是落寞和伤感。

早晚的温差越来越大,回去路上,顺着海风,橘色路灯一路伴我前行,我想驻足停留,却耐不住寒风卷走身上仅存的一丝热量,耳机里响起熟悉的旋律,情不自禁的随声附和,整条街道空无一人,只有自己才能听见心里的声音。

厦门越来越像小资城市,无处不在的小资情节,吸引着无数多愁善感人的向往,我曾经也不例外,只是渐渐厌倦了那种情怀,只想安静的充实的生活一段时间,早起早睡,偶尔海边散散心,跑跑步,骑骑车,不想成天满脸心事的郁郁寡欢,太伤身心,我想简单点,难道就那么难?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吃绿豆饼,超市里正好有厦门特产的绿豆饼,味道和上海的差好多,什么时候让YS帮忙稍一盒过来,那个味道轻而易举地勾起很多往事……

 

PS:图片乱七八糟的,跟最近心情一样,凑合看吧!

  1. midyse
    November 28th, 2010 at 19:27
    Quote | #1

    操,混的可以啊,连内裤都有人抢了!日,不得不向你学习了,看来呆学习确实不长本事啊!主席,啥时给我写个泡妞攻略吧!

    • November 28th, 2010 at 19:38
      Quote | #2

      额。。。最好还是速成的,对吧 — —|||

  2. qpjlly
    November 18th, 2010 at 17:21
    Quote | #3

    终于明白忘不了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人的生活是你梦想中的,所以越发的恋恋不忘。渐行渐远的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永远也没有交点。看着文字中流露的感情,似曾相识,又似遥不可及,了解又不了解,不联系不联系可是心里却不能够释怀。何时能够释怀呢,不是不幸福,是不知足,只是生活离我的理想越来越远,不甘心?胡言乱语,只是因为有些事想不明白

    • November 18th, 2010 at 21:04
      Quote | #4

      你能如此想,不难看出有些问题你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有合适的地方诉说而已。
      不光是你,我也一样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不必太过烦恼,活在当下,开心点~

  3. 李斌
    November 11th, 2010 at 23:52
    Quote | #5

    看来山哥确实过得爽,内裤都能被人收藏!!哈哈!

  4. gongshu
    November 10th, 2010 at 11:49
    Quote | #7

    你现在在做什么?一直都在旅游?

    • November 10th, 2010 at 13:49
      Quote | #8

      算是旅游吧,现在在曾厝垵晒太阳,有空的话出来玩~

  5. wangjian
    November 10th, 2010 at 09:16
    Quote | #9

    家里很舒服,每天都是十几度的样子吧 在外面晒太阳很爽啊

    • November 10th, 2010 at 13:50

      还不错,提前养老 — —

  6. 你哥
    November 4th, 2010 at 10:14

    海哥,名副其实了

  7. 2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