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义工

October 22nd, 2010 | Tags: , , , , , , | 4,998

临时决定离开上海,到厦门混吃混喝混住,面朝大海,养老花开。上次来厦门人品爆发,天气出奇的好,发现曾厝垵这片安静的海边村落,因为留恋,所以特地过来尽情享受……

10.15

骑着自行车,载上全部家当从客运站到曾厝垵,他们有些意外。马克客栈跟预期有些不同,我到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义工,两个女前台,两个男小伙,全职,一个阿姨,一个厨师,再就是马克。洗了个澡,很自然的开始了我的义工之旅,看他们工作,做手工置衣架,接送客人,处理日常清洁杂务等等。

下午没什么安排,简单熟悉了住处,客栈环境,还可以,简单而有生活气息的海边客栈,只要工作不忙,简单的享受生活一段时间是个不错的选择。晚上聚餐有加餐,贝类、海鲜、蟹、汤、各种菜肴,一群人一起分享。

10.16

久违的鸡鸣鸟叫,起来才发现手指在昨天切树皮时划破一道口子,早餐花生汤加油条,今天任务是刮木屋阳台的屋顶木板缝隙里的玻璃胶,计划是刮干净后用其他材料重新做防水工序。这边太阳好毒,工作比较繁琐,而且需要清理灰尘,四处尘雾弥漫,嗓子还没从客车上的不适中恢复过来,一直不舒服。

晚上出去,来厦门的第二天才出门,绕了一圈,曾厝垵周边变化有些大,车辆多了,空气里跟上海一样尾气严重,不是很适合跑步,小跑一段距离,试用iPhone上的GPS跑步记录工具,很方便,距离、速度、地图一应俱全。

10.17

继续刮玻璃胶,赤膊上阵,晒伤了,晚上洗澡时发现后背晒得跟腊肠一样通红,疼痛不止,来厦门两次,两次都被晒伤,感觉比西藏还狠,似乎越容易忽视的地方越容易犯错。

来新义工了,一女生,江西人,从绍兴辞职过来,终于有伴了。

晚饭后几个散人聚在一块喝茶,听蛋蛋闲扯。JL把洗碗的排序号码折好,让我们挑,我总是那么耀眼,又是第一,加上明天,已经连续四天洗碗了,客人的,自己人的,只要有人吃饭就会要洗碗收拾残局,手指上的伤都还没好呢,崩溃……

再去跑步,JL说我是不是去疗伤,她不说,我倒还真忘了这次辞职还真是部分因为某事而冲动辞掉的,不过疗伤一说,或许吧,我的感情和人生都要疗伤。

10.18

早晨被昨天后背的晒伤痛醒,实在惨不忍睹,穿衣服都小心翼翼的,见光死,刺痛感太难受了。

今天木屋阳台地板用泡沫胶填充,膨胀凝固后形成棉花糖的波浪,有些壮观,需要等一小时彻底固化成泡沫,再切割平整处理,一天下来弄得身上到处沾得都是泡沫胶。

晚上忍不住又去跑步,4公里,沿着海岸来回,重新找回在路上的感觉。

10.19

背伤有所好转,也可能是麻木了,所以疼痛感不再那么强烈,还好这两天没大太阳,要不都不知道往哪里躲。

蛋蛋是捕鼠专业户,都把他当成老鼠的兄弟,每天捕鼠夹,捕鼠笼到处放,硕果累累。上午他拿着战利品,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小老鼠,放进注水的水桶,只见水位不断上涨,老鼠在还没淹没的空间里到处窜,以寻出路……最后笼子完全没入水中,老鼠在水里痛苦的挣扎,直至失去知觉,突然停了下来,安静的往水底沉下去。整个残忍的杀生过程就这样被我完整看完了……

每天中午,他们都有午休的习惯,我闲下来没事做容易瞌睡,只好跑到房间打开电脑,精神立马条件反射般旺盛起来。QQ上线,碰到朋友用语音聊天瞎扯,谈到义工这件事情上,我不知道怎么给她们解释,因为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总是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诸如:为什么不边工作边呆在这边还有薪水拿?不是成天端盘子洗碗?……解释多了也就厌烦了,不想过多的谈论这个话题,毕竟各人有各人的想法,怎样的生活怎样的选择都是自己的事情,只是有时解释说在这边混吃混喝,总能勾起很多好奇的欲望。

十月渐末,淡季客人慢慢变少,刷碗数量也锐减,客栈随着气温渐渐冷清下来。

今天一天都泡在木板阳台测试泡沫胶的防水性,填上后割掉多余的,然后冲水,在楼下检查漏水,捅破再填,再测试,一直修补完所有的木板缝隙。

每天简单的饭菜,吃完不浪费,一群人围桌而坐,很有气氛,说说笑笑,各自清理各自的碗筷,大厨也是个很有意思的人,爱开玩笑,乐此不疲。

下午休息空隙,第一次白天出门,马路对面就是海,几步就走到海滩,踩在湿软的沙子上,寻找熟悉的感觉。木栈道上的绳帆已经破败不堪,周边增添了很多人为的痕迹,不再是去年的麽样,顿时陌生感随着海风拂面而来,或许是天气的缘故,那时的蓝天让人记忆犹新。

再逛曾厝垵,村子还是那样无序,门牌号随机变动,容易迷失在这个海边村落里。现在路两旁的海鲜排挡,扫去了以往的宁静,晚上跑步总能感受到浓浓的汽车尾气,不断翻新的房屋,正在施工的建筑,城市发展的同时也抹去了本该属于这片小天地的宁静,似乎有像鼓浪屿一样的发展趋势,悦来越陌生。或许,变的不光是厦门,还有我自己。

我又去了守望者,还好,一直没变,依旧紧闭大门,还是那颗大大的榕树。

傍晚,清理好所有的自行车,晚饭后一行六人沿环岛路出发,绕厦门岛一小圈,一路骑车狂飚,好不Happy。因为我这个肇事者,连锁四连撞,害一直穿裙子骑车的菁菁摔了一跤,—_—|||回去之后,赶紧拿创可贴赎罪。晚上又是悲剧的修电脑,这一向是我这种大好人的必备技能。

午夜QQ散聊,一个客人骚扰到凌晨两点才安静下来休息。

10.20

问马克为什么曾厝垵里好多客栈都没招牌,我们自己为什么也不做个招牌?他简单告诉我两个字,黑店!原来聚集在这里的客栈大多都没有相关营业手续,只是私人营业而已,主要接待网络上来的房客。这样也好,至少不用跟那么多相关部门打交道,老了也要这样弄一家客栈,不需要多大,但是一定要是温馨。

下午整理仓库里的杂物,搬东西上楼梯时没注意脚下,脚趾踩在楼梯上狠狠刮了下,大拇指的关节部位淤紫了,走路一瘸一拐的,这几天下来,浑身伤痕累累,真是遭罪!

木屋顶终于折腾完毕了,泡沫胶全部上好,细节也打理完,淋水测试防水,还需要刷油漆最后一步。晚饭前配好油漆,很快就刷满木地板,手脚沾满油漆,刷完不久,酝酿了一个多星期的雨终于下来了,还好油漆差不多干了,听说广东那边有台风了,正好借此机会检验我们的劳动成果。

院子里栓着四只狗,不是很老实,晚上都精力旺盛狂叫不止,拿铁链拴着在,下雨了,给狗搭雨伞挡雨,贵宾待遇。

以前学建筑设计的马克终于开始考虑使用我的非体力技能了,设计厨房边上的橱窗和门框,讲了好久好多,申明不需要任何束缚,天马行空的设计构思,就地取材,看起来没要求,反而压力更大了,不知道该怎么入手,这两天有空得在网上找找灵感了,希望这次义工能留下点值得一看的东西。

晚饭后,淅沥的雨滴湿润了空气,菁菁和Vencent特意打伞去海边看海。

趁着清爽的空气,出去小跑了一圈,很久没有这样冲动地雨中跑步。

洗完澡,刚准备上网休息,结果菁菁带回一些吃的,真够积极,还是逃不掉了,下午许诺过晚上请他们一箱啤酒的,原本想去海边喝,后来下雨,原以为泡汤,这下可好,他们都闲下来,撑了两把打伞在院子里拼桌而坐,开酒言欢。没想到猛女珍珍竟然滴酒不沾,太水了,鲜明对比的是JL,一副女中豪杰的架势,上来就一杯一杯的干,跟我以前一样的德性,于是也拿了个杯子一杯一杯的喝,用瓶子终究不是我的风格,杯子才是我的王道。

期间,村子里其他一家的一个义工跑了过来,让他也加入我们,没有边际的瞎扯,流言八卦,一群人还算尽兴,最后还能有帮菁菁洗碗的意识,只是最后忘记过水,洗过的碗全放池子边,第二天大叔大叫了一通才记起此事。

晚上睡觉前头晕目眩,想强撑着上会网,但是实在是扛不住,最后怎么睡的都不记得了,电脑还是蛋蛋帮忙关的。

10.21

醒来大脑跟短路了一样,之前怎么睡的一点印象都没了,还怕自己有发过酒疯,核对没什么异样,而且他们也没说什么,应该是安静的睡了,那群女生睡到八点多都还没起来,大厅前台快到九点才开始恢复工作,以往7点前后JL或者珍珍就已经工作了……

清晨还是在下雨,一个晚上的检验,木屋屋顶还是有一些地方漏水,下午把木板的衔接处刨开,填充泡沫,但愿这是最后的修补工作。

客人走后房间的清理工作真的是个需要耐心的体力活,打扫,清洁,更换清洗床单,整理物品等等一条线的操作下来,一个房间没半小时弄不完,往往需要两个人配合着才方便。

上午,把笔记本搬到大厅的前台上,之前就觉得挺拥挤的,一直用iPhone,电脑的操作还是在房间里进行,我的加入,把整个前台弄得跟网吧一样,人手一台笔记本,客人来了都没地方接待,我也确实感觉到有些别扭,还要回避客人。中午吃饭时,马克生气了,把这点直接指出来,我们只好老实的收拾好电脑回房间,整个前台桌子上只剩下两台电脑,顿时清爽许多。

下午转晴,看见久违的蓝天,床单在风中舞动,才来几天,感觉已经呆了好久。跟客栈里的朋友渐渐混熟,互相开玩笑打闹,喜欢这种气氛,至少,没有利益纷争,没有压力,随性,真实的自我表达即可,这里的生活真的很安逸,比成都还成都。

最后,关于疗伤圣地,关于八卦绯闻等等等等,也许,这个需要单独列出来理理。

  1. wangjian
    November 1st, 2010 at 10:28
    Quote | #1

    这么爽啊,什么驴友网站啊 推荐推荐啊

    • November 1st, 2010 at 17:05
      Quote | #2

      豆瓣上

      • wangjian
        November 2nd, 2010 at 16:57
        Quote | #3

        没有啊 在那一栏里呢?

      • November 2nd, 2010 at 18:31
        Quote | #4

        小组里搜“厦门 义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