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June 19th, 2007 | Tags: , , , | 2,189

坐在即将出发的巴士上,听着轻松的音乐,没有多余的感觉,不再向以往一样多愁善感,或许是此次回来并没有太多的期待,闲着无聊在手机上记下这些文字…
不久,车厢里仍然只是稀稀攘攘地坐了几个人,但开往武昌的巴士还是准时的地出发了。伴随着嘉鱼的视线渐渐远去,窗外下起了零星的雨点,我一个人靠在窗边,呆望着一片片农田连绵起伏,静静享受这夏日里难得的一丝凉意。
本期待这次还会遇上个漂亮MM坐在旁边,但愿望毕竟只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求而已。回想昨天车上因为我上方的空调不断滴水的尴尬,一度给我创造了不少搭讪的 契机,只不过因为我一时的晕车给浪费了,还好经过短暂的状态低糜后闲谈得知她是到高考过后刚到武汉玩了一阵,这次是回度普的…还没等状态上来,她却早 早下车了。
没过多久,我也终于了车,再次回到这熟悉而陌生的地方。在回家的那条小路上热情的邻居大妈一眼认出了我,可当时我还沉寂在家乡变化的诧异之中…回到 家,依旧还是那熟悉的家具,熟悉的房间,熟悉的邻里的寒喧,熟悉的乡土人情。妈妈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快要中考的妹妹依旧守着那些无聊的肥皂剧。
这次回来正好赶上隔壁家添新丁请客,刚到家就有人送来午餐,家里还搞了一锅的玉米猪蹄,(这回家里难得没有搞藕汤哦)于是我的肚子好好地小康了一回。。。
我家后面本来有一片藕塘和一丘小梯田,此次回来,梯田被铲成了一片黄土,妈妈说是要建一所外语学校,没想到十几年的后廊风景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而这仅仅 只是三个月的事情。原本想把家里以及周边的画面全都留在手机里,如今只能在记忆里寻找那寄托儿时梦想小山丘,只能看着鸟儿回想曾经故地的风筝岁月,只能守 望茵绿的荷叶怀念童真的嘻闹——抹掉的痕迹,抹不去的心迹…
如往常一样,回家后一直窝在家,没有出去,习惯性地反复在不同电视台之间跳转,鬼晓得我什么时候有耐心去看我带回来的书。回到家里,爸妈的“问候”是难免的,不善言辞的我们重复着过往的话题,似乎永远也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直到他们习惯性地很早睡去。
要知道在家里睡觉可不像在学校那样疯狂,没什么娱乐手段来支撑,十点钟基本上是个底线。今早九点钟才起来,吃了个粽子和鸭蛋当做早餐,悠闲地在家看电视, 似乎忘记了下午的课程。老爸很快就把我们那的党支部的证明处理好了。中午,一家人吃了个团圆饭:老爸的鳝鱼还是那种味道,从来都没有变,一直很喜欢~~饭 后破天荒地帮老妈洗了回碗,老妈说:“你不是怕油吗?”我并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然后轻松地告别,结束了这次短暂的回家…
不知不觉,快到武汉了,收到昨天因没有信号而滞留的短信息,心想,回到学校,又会恢复以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