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之末 浮影日光城

May 11th, 2010 | Tags: , , , , , , , , , , | 3,751

有人憧憬拉萨,把拉萨当作圣地,当作梦想,每每提及总是流连忘返。于我,拉萨只是中转站,从开始的泛泛之交,到有些讨厌,然后渐渐喜欢,短时间的这些变化,快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这就是浮影中的日光城。

平措康桑

△ 新平措康桑门口

△ 顶楼餐吧可以免费上网,还能远观布达拉宫。

△ 入住的“观景四人房”,上下铺的T字型摆放很别致。

 

△ 青旅门前的朵森格北路,大多是服装店铺,旁边就是拉萨最大的四方超市,隔街就是大昭寺小昭寺。

东措的第一感觉不是很好,呆了一晚就搬往平措,拉萨的主要景点和闹市区都在附近,交通便利,每次要把自行车推进狭小的电梯上下楼,我们住在三楼311观景四人房。

平措上网也有些麻烦,要在楼顶的秘舍咖啡餐吧才能收到信号,每次上去服务员都直盯盯看着,其实不消费也可以,只是有些不好意思,拒绝了好几次,后来我和彭上去喝了一杯就花了几十,差不多一天的房费,原来厚脸皮还可以省钱。餐吧的环境不错,窗外就可以远观布达拉宫,只有从这个角度看,布达拉宫才显得有些迷人,每天上午免费早餐时,很多人带着长枪短炮在这里远摄布达拉宫,而我总是把闲暇时间全都留在这里悠闲的上网,怡然自得。

原准备专门去找5238酒吧,竟然近在咫尺——老平措的顶楼,不大的地方,温馨,可惜义工名额已满,在拉萨做义工的想法被扼杀在摇篮里,渐渐发现拉萨很多有名的场所都在我们身边,拉萨很大,其实也很小。

布达拉宫

△ 这辆自行车和我一起从上海出发,最后绕中国一小圈回到原点。

△ 一群老外骑摩托车到拉萨

△ 顺时针绕布达拉宫转经轮

刚到拉萨的第一天,我们就盘算着进布达拉宫,布宫门前的人流里混杂了很多推销门票的常客,他们盯上的目标,一个也不放过,我们也不例外,比较下来,180元,布达拉宫+大昭寺+午餐,最有性价比,有些自称是某某旅行社的人说当天立马就能进去看,不知道真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想在正规的售票点购票,隔天看也不要紧,反正有的是时间。只是我们绕布宫一圈也没找到售票处,后来听说布宫只有一部分开放给游客参观,而且进去了是不让拍照的,我们兴趣大减,进布宫计划就此搁浅,多次骑车经过布宫广场,拍了不少照片,实话说布宫是座普通的建筑而已,只是一些历史文化的积累,赋予了它一些特别的意义,我们局外人,只是过来看热闹而已。

每天去布宫的形形色色的人很多,老外也不在少数,有一天碰到一群骑摩托车的老头在布宫前合影留恋。当然,更多的是前去朝拜的藏族人,顺时针转经,虔诚念经,长跪磕长头,他们旁若无人的做着我们理解不了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我们,虽然我们同处一片蓝天之下,但我们并不在一个精神世界里。

纠结的尼泊尔

△ 罗布林卡附近的川藏公路纪念碑旁

△ 拉萨博物馆,值得一看。

 

△ 尼泊尔签证步骤及要求

第一天,兴致勃勃找到罗布林卡路上的尼泊尔大使馆,门口的卫兵警告我不要把自行车停在附近,然后告诉我使馆的工作时间是10点到12点,而我去的时候是下午2点,开始还将信将疑,回去网上查了才确信:原来世界上还有比中国公务员上班时间更少的工作。下午去了趟西藏博物馆,里面的收藏品很多,对于西藏的介绍,门票免费,值得一看。

第二天,尼泊尔国内开始罢工,政局不稳定的消息四处蔓延,中国大使馆发话,建议最近不要前往尼泊尔,一直纠结是否放弃后面的旅程,纠结到快12点,到使馆领了张申请表,全英文的,最快也只能再过一天上交申请,而那天正好是星期五,周末休息,最快要到周一 —_—

接下来几天,看着空空的申请表,答案早已在便签纸上排好,只等着填写。尽管很想把在武汉刚申请好的护照用起来,也很想把这次旅程能延续得更长更久一点,可是,到了拉萨,仿佛到了目的地,一下子失去了目标,没了动力,任何地方都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力,珠峰大本营?纳木错?尼泊尔?布达拉宫?各种寺庙?路上已经看得够多,后面再重复类似的体验还有必要吗?不禁开始怀疑旅行的意义,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个纠结的问题,出来旅行,心态调整好了就OK,没必要为了旅行而旅行。毕竟彭9号走后,不再有熟悉的朋友继续一起旅行,继续骑车又要开始崭新的旅程,感觉自己只是心里想有这样的继续而已,至于后面的路线、规划和安排全然没有任何准备,尽管有时这样一种旅行状态也不错,但是经历了从上海到成都在到拉萨之后,我开始迟疑,仿佛从一个茫然走向另一个茫然,又重新回到起点……

大昭寺广场

△ 大昭寺

 

△ 虔诚的朝拜者

 

△ 刚吉餐厅阳台吃饭,喝酥油茶,静观大昭寺广场

△ 玛吉阿米,听说很有名。

△ 刚吉餐厅对面路角也有家餐厅三楼的阳台能边吃饭边观景,位置挺好。

△ 难吃的尼泊尔套餐,那汤和沙拉跟shit一样

△ 八廓街

△ 从经幡开始,依旧顺时针地转大昭寺。

大昭寺广场最有名的莫过于大昭寺门前的艳遇墙,每天都有众多单身男女聚集于此,以借晒太阳的名义期待自己的相遇,我们也不例外,在拉萨的大部分时间全都耗在大昭寺附近,或晒太阳发呆,或看藏民虔诚磕头,或朋友三五成群谈笑风生,或在八廓街上淘工艺品,或在茶馆里喝甜茶大牌,或拿出帽子坐在路边放几张纸币,等人给钱……

拉萨所有的记忆都从大昭寺开始也从大昭寺结束,那里是心灵的归宿也是过不去的槛,成千上万的藏民不顾一切的来此朝拜,我们这些游弋他乡的孤魂野鬼,安逸的等待属于自己的自我救赎。有人留言:拉萨是疯人院,来这里的都是疯子,病好了就回去,再犯病,再来,周而复始……

拉萨的生活安逸的让人仿佛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每天都可以慵懒的晒太阳,不去想任何问题,肆无忌惮的发呆,兴起,几个陌路相逢的好友没天没地的闲谈,喝喝甜茶,打打扑克,直到太阳落山,看天边绚丽的火烧云,望没有边际的天空,任凭风云如何变幻,只和自己对话,没有人打扰,没有事烦心,贪婪的享受从未有过的宁静……“如果现实的残酷突然给了你一段这样悠闲的时光,生活还需如何?似乎我一下子懂得,其实幸福就是满足。

神奇的相遇

△ 大昭寺的艳遇墙是奇缘的高发地段

△ 夜晚的布达拉宫

 

△ 拉萨街头重逢,夜逛布达拉宫,布宫广场连蹲下拍照都被禁止。

△ 光明茶馆,里面坐满喝茶打牌的藏民。

△ 在光明茶馆,喝甜茶,打升级。

△ 为方便给乞讨的人施舍,专门换的几十张一毛,藏民乞讨的人很多,但都很知足,一毛就够。

△ 再再遇仁真

刚到拉萨的第一天,我和彭在大昭寺附近闲逛,想起罗他们三个在八一玩了一天,今天应该到我们之前告诉过他们的东措安顿下来,于是想去东措看看,刚上北京中路没几步,就看到两个熟悉身影在我们面前傻笑招手,感觉实在太默契,有些不可思议。之前还一直担心没留联系方式联系不上,想不到碰面竟然是如此简单。我们一路聊天去布宫广场,看夜景。

第二天上午,我和彭去光明茶馆喝茶,事先没通知罗他们,结果又在茶馆碰上,不知道是有缘还是拉萨太小。下午去平措餐吧打乒乓球,然后又回到茶馆继续颓废,边喝茶边打升级,悠哉悠哉的挥霍着在拉萨的美好时光,傍晚一起去艳遇墙发呆,看别人的朝拜,等自己的缘分,聊大家的闲话……

天渐渐暗下,我实在坐不住,先和他们告别,还是习惯上网打发时间,回去路上又遇到仁真,那个在邦达遇见,到拉萨第一天晚上布宫前又碰到的那个朋友,这已经是我们在拉萨的第三次相遇,前两天就在大昭寺八廓街也遇到一会,当时他就说我们实在有缘,得一起吃顿饭聊聊,没想到这顿饭还没来得及吃,我们又碰上了。我们都很诧异,感觉有些邪门,拉萨竟然小成这样?他迫不及待的要拉我一起去吃饭,我已经吃过提议去茶馆喝茶,然后漫无目的的瞎扯了半个多小时,他过两天就要前往动乱中的尼泊尔,祝他一路好运,后来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只好借口朋友有事要找,离开了,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从上午开始,一天到晚喝甜茶,喝到肚子终于闹罢工了……

本来对拉萨的印象很一般,前两天甚至无聊到有些讨厌,但遇到一些奇妙的人和事之后,安逸中,渐渐喜欢上神奇的拉萨,这是一个值得期待值得回味的城市。

另,离开拉萨的那天上午,在平措意外遇到理塘认识的胖子小鱼,而且他跟我是同一列火车,这个世界真的好小。

拉萨是湿的

△ 彭走的前一天傍晚的大昭寺广场阴云笼罩

△ 大昭寺门前,我和彭,路上遇到的几个朋友唯一的一张合影(还好这张找回来了),张不在,他那天去了山南。

△ 彭走前,去珠峰的一个室友归来,那一晚,夜不能寐。

△ 风马飞扬客栈,搬出平措

 

△ 风马飞扬依旧安静,每天都有陌生的车友来,熟悉的车友走。

彭买好了9号回南昌的火车票,走的前一天,我们路上遇到的五个人聚在一起喝茶打牌,一起去找便宜的中餐厅,一起去大昭寺发呆,看得出彭很失落,不知道是因为马上还要离开,还是因为艳遇墙触景生情,一个人坐在大昭寺碑牌边的木门下,静静的发呆,直到天黑。

晚上回到青旅,他把自行车拆好装袋,出奇的兴奋,准备熬夜通宵,晚上11点,还不甘心,出人意料的独自重新去了大昭寺,空手而归……那晚,宿舍很热闹,一直闹到两三天才熄灯,然后又折腾了个把小时,所有人都没力气说话才渐渐入睡。

第二天,彭很早起床,我们把自行车搬到风马飞扬,借工具拆自行车踏板,无奈还是没拆下,只好还原,勉强包装好。回到平措带上行李,叫上出租,风一样直奔车站而去。突然没了伴,我一个人上网发呆,有些失落,不知道接下去自己将何去何从,没有目标的茫然实在让人烦躁,没有安排是最痛苦的安排,我需要尽快摆脱这种状况。

。。11号也要走,不喜欢离别,只好搬出平措,去风马飞扬,那边网络更好,而且床也舒服,更便宜。那天晚上住在一间房的:一个女的从尼泊尔回来的,还有一个男的刚走川藏北线到拉萨,我们一块儿闲聊到12点多才罢休。第二天醒来,他们都离开了,无论搬到哪里,都是离别,都是感伤,拉萨是湿的。

下午临时决定离开拉萨,顺道去西宁看青海湖,既然离别如此频繁,那我也离开,一起上路总比送行好过……

刚买好票,罗约出来吃大盘鸡,原来苗明天也要走,他要飞去成都(?),罗计划绕西藏大环线再回拉萨,约了朋友5月底出发,苗走后只能孤身一人呆在拉萨了,本来她想搬到风马飞扬,听说我也要走,有些意外。张要向他的阿里地区进发,想去转神山冈仁波齐,听说在特定时间转山,一圈顶十圈,藏族人相信转满多少圈就能达成愿望,我们实在理解不来。

那天晚上我们又去了大昭寺,苗虔诚的磕了上百个长头,把垫在地上垫的板子磕转了45度,结束后我们笑他不够虔诚,连方向都不对,尽是亵渎神灵,长头白磕了……

漫步日光城

△ 在拉萨还没做过公交车,有自行车出行实在方便很多,加上交通便利,闹市区范围不大,漫步日光城挺好。

△ 德吉孤儿院地址,德吉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因故没去成,只是找到了幸福茶馆,希望以后能完成这个心愿。

△ 拉萨的阳光总是如此炙热,如此刺眼。

△ 天边的一片蔚蓝

△ 阴云笼罩的拉萨街头

有人说,西藏的美,是不需要艺术加工的,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个小卡片都能拍出她的绝美。

又或许,西藏的美是不需要定格的,只能用眼睛去看,用心灵去感知,即使再高端的机器也拍不出她的绝美。

高原的山,雄伟而挺拔;高原的水,纯静而奔腾;高原的天,透亮而厚重;高原的夜,宁静而安祥。

这就是西藏,神奇得一塌糊涂。

在西藏云游,行走的是一份豁达和自然,珍惜的是一份庄严和依恋。

且行且珍惜。

在拉萨,我找到了库玉玛,雪域餐厅,玛吉阿米,光明茶馆等等或熟悉或听说的地方,他们都在大昭寺,在八廓街,在那人群密集充满故事的地方,即便如今渐渐远离,可那片天地依旧挥之不去。

拉萨是乞讨者的天堂,走在街头,坐在餐厅,随处都可遇到形形色色的乞讨者,我们生活的城市,有太多的虚伪和欺诈,起初有些反感,久后,渐渐发觉他们并不贪婪,尽管只是给一毛,他们也都很满足,不像以前遇到的乞丐不知足。大昭寺门前,一个断腿的藏民虔诚的朝拜,吸引了一些围观的人群,很多人都不自觉的掏钱塞给他,一毛,几毛,一块,几块……或许受到感染,我把身上所有的零钱,双手递给了他,这是我在拉萨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拉萨的日子,我没进布达拉宫,没混进大昭寺,没去色拉寺,没去仙足岛,没去纳木错,没去山南,更没去珠峰,冈仁波齐,放弃了318,放弃了尼泊尔,身边每天都有人朝不同的目标进发,谈论不同的故事——樟木、墨脱、阿里,数不胜数,很容易被这些有理想的旅人所感染。我也很喜欢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只是这次,我选择了停留,有些厌倦一个人上路,如果可以,希望下次旅程有人同行。于是,回程也是给自己期待,让生活多一点憧憬,其实这样挺好!

11日,不用再送人,只要送自己离开,不是离别,而是启程,开往成都的火车,我的终点却在西宁……

 

另,此行,博客里贴出的大部分图片均放在这里:http://hedyse.yupoo.com

  1. June 14th, 2011 at 02:29
    Quote | #1

    没写我,我很认真的检查了,只看见。。

    • June 14th, 2011 at 02:55
      Quote | #2

      看不见的都藏起来了。。。

  2. 1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