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西游记 八一-拉萨 西藏是平的

May 5th, 2010 | Tags: , , , , | 3,374

渡口青旅的墙上也不例外的写满了游客留言,进入西藏以来,这种场景已经习惯,路上要是不知道住哪里,不知道在哪吃饭,那就看哪家墙壁上的字多,一般留言写的越密集的地方,都会小有名气,不仅相对便宜,而且放心。

罗、苗还有张打算在八一玩一天,我和彭倒是对八一没什么兴趣,急着继续前进,问题是骑行还是搭车,其实我有些想骑车,毕竟搭了好久车,都感觉自己不是骑车过来的了,无奈彭要赶时间:他要在15日之前赶回学校考试,这家伙是逃课出来骑川藏线的,够狠的,想我在学校的时候,寒暑假都糟蹋了,如今想来,肠子都悔青。

路上一伙人同行习惯了,再回到一个人的状态,真有点不适应,只好安慰自己,其实我该看的风景都看了,该经历的考验都经历了,后面的行程也就那样,还不如早点去拉萨,把更多时间留给拉萨,留给尼泊尔,留给其他地方。

上午9点,我和彭收拾好行李,和他们道别,骑车去车站,直接搭客车向拉萨进发。

借罗的充电器把之前用残了的电池充了一晚上,不过eneloop电池实在耐用,剩下的一对新电池在节电模式下一直撑到我回上海了都一直还有电,不过,掉电池后的一个多月里,每次看取景框拍照麻烦了许多,拍照比之前少了很多。

八一到拉萨的路上,玉曲河、拉萨河一直伴我们随行,冰蓝的色的河水清澈见底,依山傍水,恬静宜人。

 

一路看到让人厌倦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八一到米拉山的上坡几乎是平路向上,感觉不出坡度,客车一直在江山如画的山峦流水间急速奔驰。

窗外持续不变的风景,让人睡意绵绵,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座位上睡着。刚醒过来,不知道走了多远,迷迷糊糊看到客车右前方有两辆大卡车,客车想从左侧超车,不过这时正好是一个贴山的急转弯道,司机刚转向加速,突然前面过来一辆银色的小轿车,司机右转向会撞到卡车,左转向会撞到坡上,不转向就会和前面的汽车撞上,慌忙中,司机选择减速,无奈没敢转向,前面的小车眼看没有地方可以躲,拼命打方向盘往山壁这边靠,眼看从客车司机的前方玻璃下消失,顿时睡意全无,全车人都被吓个半死,以为小汽车被客车压过去了……

客车缓缓停下,司机蒙了,直到小车车上的人下车过来叫他,他才木讷的下车过去看小车现场情况。还好山坡下留有排水沟,这次命大,只是右侧的轮子掉下去,车侧面有擦伤,基本上没有其他损坏,要不然小车上的几个人肯定会出人命。客车上的人都跑下去看热闹,小车上几个人,围着客车司机发泄、申讨,看客车司机态度一直木讷,估计也吓蒙了,就静下心来一起想办法把车弄出来。

来往车辆经过这里都会减速或者停下来看热闹,我们两辆车上的人,不管司机还是乘客,都帮忙就近找石头,填充汽车轮子在沟里的缝隙,然后用千斤顶,一点点往上搬,总算顺利把汽车挪出来,一切良好,就是车侧面有擦伤。最后小车司机和客车司机商谈保险赔偿问题,渐渐下起冰雨,气温开始下降,客车上的乘客都回到车上躲雨,见他们一帮人商谈赔偿问题一直无果,司机也没有继续送我们上路的意思,催了,他们也没反应,无奈只能焦急的等待。

直到后面一辆晚一个小时发出的客车路过这里,我们这辆车上的乘客才被重新安排到那辆车上,继续前行,天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状况发生,提醒吊胆的,希望司机别再玩命的投胎。

新换的后一辆客车。

车内温度高出外面很多,前窗雾气不断,被迫开窗降低车内温度。

米拉山海拔5013米,是川藏线上翻越的最高山峰,不过攻略上说米拉山倒是骑行难度最低的山峰。山腰上就开始下蒙蒙细雨,能见度不高,偶尔看到几处帐篷,其他地方全都黄秃秃的一片,荒无人烟。

天空努力挣开蓝天,只不过阴云细雨始终占据上风。


上图:米拉山垭口的民房

川藏线的4444公里路碑越来越吸引游客的目光,本来准备在车上抓拍一张路碑的照片,结果客车经过时,路边停满了路过于此的越野车,路碑被围的水泄不通,都抢着留影—_—|||

下米拉山后,一望无际的平原,笔直的高原公路,一切都牵引着我们朝神圣的拉萨联想,不远了,拉萨就在前方。

大徐来电话很是时候,我告诉他已经快到拉萨,他不信,我说后面一直在坐车,毫无悬念的被鄙视了,很感谢他的关心,有时很迷茫,有这些关心你的朋友们在身边,无限温暖。

拉萨越来越近,阴云笼罩着这个传说中的日光城,没想到我们第一次来,就赶上拉萨少见的雨天。

因为有桥在整修,客车绕着拉萨一圈,从另外一座桥进入城区,第一条迎接我们的公路是:江苏路,后面我们住的地方是北京中路,遥望乌云下的布达拉宫,很不起眼的样子,拉萨的第一眼,于我,和其他的城市无异,只不过这里藏族人多点, 海拔高点,被更多的人神往,仅此而已???

到站后下着小雨,我和彭穿着雨衣——好像是路上第二次用雨衣,在北京中路上来回找东措青年旅舍,路边不时能看见三五成群的士兵持枪站岗,这种感觉不知道是更危险还是更安全,有些疑惑,这点倒是其他城市从来没遇到过的。

好不容易找到青旅安顿下来,青旅实在太大,商业气息浓重,少了点文艺氛围,回二楼趟房间要绕很大圈,早早决定,明天换地方住,不太喜欢这里,太不方便,最要命的是无线网络竟然不能覆盖所有房间,要上网的话还得把笔记本搬到一楼……

行李拖到房间,轻装出去闲逛吃饭,彭说青旅对面的一家藏式酒吧餐厅很有名,不少人推荐,于是慕名而去,餐厅不大,暧昧的色调,加上舞厅的光线,应该和普通酒吧无异,只是这里是拉萨。

为了庆祝我们顺利到达拉萨,特意点了藏区特产:青稞酒、藏巴,藏式包子,青稞酒味道类似于米酒,彭说当初翻折多山在藏族人家躲雪,那时被邀请喝酥油茶和藏巴,口感还不错。只是这次的藏巴实在难以下咽,干呼呼的,口感不好,另外,藏式包子就是我们平时吃的饺子,实在无语,对这次点的几个“特色菜”不失望都不行。

还好炒菜味道还不错,边喝啤酒,边感概一路上发生的是是非非,半个月不长,也不短,经历不在多,而在是否用心,原计划的骑行转到搭车,遇到新的朋友,遇到新的故事,突然发现自己从成都到了拉萨,仿佛错觉,看着餐厅舞台墙面上的布达拉宫,浮想翩翩,西藏并不遥远,她是平的,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而此时,郑还在路上身残志坚的继续骑行,继续他和女友的约定,我们却已经在拉萨把酒言欢,希望他一路顺风!

晚饭后,十点多,见雨停了,闲着没事,我们骑着没有行李的自行车闲逛在拉萨的街头,朝着布达拉宫的方向骑行,街上的店铺早早关门,行人稀少,站岗的士兵依旧随处可见。布达拉宫夜灯没开,从漆黑的布宫背后绕到正面,昏黄的路灯下仰视神秘的布达拉宫,不知道这座建筑哪里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吸引那么多朝拜者和慕名而来的游客。

夜晚的布宫广场空旷冷清,少有人活动,到处都能看见整修的痕迹,我们把自行车肆意地摆放成各种造型拍照,无奈太暗,效果不好,计划明天赶早过来,补拍,以解心结。回想一个多月之前,我才在上海刚买下这辆二手自行车,如今和这辆自行车一起来到拉萨,站在布宫脚下,在这座令人神往的陌生城市里寻找属于自己的记忆。

出广场时,彭在一个取款机旁和一个男的交谈起来,凑近一看,原来是在邦达下车时遇到的客栈里那个男的,他和另外三个女的准备去印度,途径尼泊尔,才到拉萨不久,签证刚办完。我们在邦达坐车时同路过一段时间,寒暄过而已,不久就分开,各自出发了。我们因为停雨才骑车出来,他和朋友来布达拉宫闲逛夜景,没想到竟然就这样在今天,在这么晚,在布达拉宫前相遇,唏嘘不已,缘分!只有这两个字解释。我们聊了一会,互换了联系方式和名字就各自离开了,只是当时没想到,就是从这里这时开始,安逸而特别的拉萨生活渐渐铺展开来……

  1. 李斌
    July 16th, 2010 at 00:13
    Quote | #1

    现在的故事也精彩,呵呵 !!

  2. 文字
    June 26th, 2010 at 00:07
    Quote | #2

    到拉萨了,后面的故事很精彩,自觉快点更新!!

    • hedyse
      June 26th, 2010 at 00:13
      Quote | #3

      后面的在考虑是否有必要写出来,如果写的话会用单独一篇整理的,不过现在更想忽略掉TA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