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西游记 芒康-邦达 背包旅行

May 2nd, 2010 | Tags: , , , | 3,154

 
上图:东达山上

清早7点不到,我们三人洗漱完准备好就出发了,郑继续骑车赶路,朝登巴进发,我和彭赶早去车站拆自行车,怕到时候行李多,自行车放不上去。到车站时,很冷清,只有一个背包旅行的小伙在等车,得知他要在邦达下车,我们原本计划去昌都的想法也有些动摇了,他也是走川藏南线的,正好今天在这里碰上。

彭的自行车带快拆,包装起来简单很多,我的要拆踏板,前轮需要扳手拧螺丝,最后还要装在包里,在一旁整理完时,坐车的乘客越来越多,车站渐渐热闹起来。还发现有一对情侣背包客也坐这趟车,他们从云南出发走滇藏线至此,听说我们也可能在邦达下,聊一块去了,于是我和彭开始盘算到时候还是直接在邦达下车,毕竟有伴了,就是后面一起包车继续前行也方便。

司机整理好行李花了不少时间,而且很认真,想必知道川藏路况差,省的路上出现问题。客车出芒康县城后一直在红土山谷间游走缓慢向下,路况和昨天一样,一如既往的差,全是碎石泥巴路,坑坑洼洼,庆幸是搭车出来的,要不后面有得受了。

遇到一些小村庄的路边都三三两两有小孩聚集在一块,应该是准备“打劫”经过这些地方的游客的,这些在前面的路上已经遇到好多,见我们是客车路过,都躲开好远,因为灰尘太多。

随着澜沧江顺流而下,越往后越凶猛。

颠颠晃晃翻过拉乌山,蜗行于澜沧江峡谷,快到澜沧江大桥时有兵站检查,车上所有人都下车登记身份证才让通行。后面的318国道一边是怪石嶙峋的危崖,一边是万丈深渊,整条国道完全是从直上直下的岩壁上抠出来的,不禁对当初的国道建设者肃然起敬。

旁边悬崖下面就是浑浊的澜沧江一路跟随,如果道路哪里塌方,或者错车失误,就会掉下去车毁人亡,我的座位没有靠窗,不敢往窗外看,压根就见不到路面,只有悬崖和江水,生怕会出现意外掉下去,手心紧张得湿透,全是汗,发现坐车比骑车还提心吊胆。

一直在半山腰,沿着登巴村的环山公路蜿蜒盘旋,走了好几十公里,横竖坐标没什么变化,就海拔上升了,山脚下的村子依旧可见。

客车隔段时间就会停下来加水,车上乘客大多都会下车透气、聊天、抽烟、方便。 路边有很多敞篷,都是维护整修这条公路的工人们搭建的,条件实在艰苦。

山路全是泥路、碎石路,路很窄,随处可见的塌方块把双行道变成了单行道,偶尔有反方向的卡车错车,相当麻烦,而且危险。

 

高山,积雪,流水,草地,暖阳,怡然自得,停车间隙享受那份宁静,呼吸着鲜冷的空气,沉寂在温暖的阳光里。

路上遇到很多车友,三五结队出行,东达山海拔不断挑战这些车友的身体极限,泥泞的道路不断考验他们的耐心,希望他们一路平安。

临时路段整修,挖断路面排水,阻断了来往交通,我们的客车只好从旁边的山坡上绕过去,纯粹的技术和胆量活儿,川藏线上混的司机都不是盖的,一路崎岖不平的道路走下来,有惊无险,很稳健的样子,这个地方能顺利通过,后面的路段越来越放心了。

左贡城区,客车停在餐厅门口吃饭,这边比之前遇到的城市都要大些,设施,建筑群都明显多出很多。

路上经常看到卡车上带有这种纳粹的符号,开始还一直不明白,后来从地图上得知,这个标志是宗教标记,应该和藏区的信仰有关,可能他们觉得这个能带来好运吧。

江边堆满的生活垃圾,这种场景不少见,之前翻山过程中会经常看到很多游客留下的饮料瓶、食品袋,所以川藏线上还专门配有骑摩托车的清洁工清理垃圾,说到底还是大众的环保意识太薄弱,藏区这一片天然的牧场,正被我们这些外来者不断的侵蚀和污染,不仅仅是物质层面,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

 
上图:第二天清早的邦达。

晚上八九点到邦达,我和彭,还有那三个背包客,一起下车,没做挑选,直接在路边的一家旅舍安顿下来,店里服务员说明早会有班车离开这里,可以顺路搭车。在这里遇到一个男的带着和三个女的一起出来旅行,他们准备去尼泊尔和印度,和我的线路有部分相同,不曾想过后来我们在拉萨是何等有缘,或许只有在路上才会遇到一些平日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1. 文子
    June 16th, 2010 at 19:55
    Quote | #1

    缘分来了

    • hedyse
      June 16th, 2010 at 19:57
      Quote | #2

      这是路上的朋友而已 — —

  2. 1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