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西游记 理塘-巴塘 超级下坡

April 30th, 2010 | Tags: , , , | 3,290

和郑彭汇合,正好他们也休整了一天,我们又可以继续一起上路,从理塘到巴塘的路程不短,总共181公里,70多公里的平路加上下坡,8公里的海子山登顶,然后101公里的超级下坡到巴塘,由于预期不足,没考虑到高原运动负荷太重,前面的“平路”上下坡就已经把我们折腾得够呛,后面登海子山遇到暴雪,一路狂飙,还好平安到达目的地。

早晨7点离开理塘时,天已经大亮,就是阴云笼罩,天边能看到蓝色的亮光,我们的方向就是向晴天进发。

听说前面70多公里都是平路加缓上坡,实际情况大多都是上下坡相连,坡度不是太大,开始体力充沛,骑起来还好,而且前半段感觉下坡要多于上坡,不过后面的上下坡越来越多,而且坡度也逐步递增,加上路面状况越往后越差,实际难度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很多。

一直在海拔4000以上的高原公路线上驰骋,偶尔还能看见云雾迷绕,矮矮的山坡都看不到顶,伴着流水向前,恍如天上人间。 

随处可见的雪山、草原、牦牛、蓝天白云、流水清澈见底,长时间沉浸在这种环境里,审美早已疲劳。


上图:彭

我们三个交替领头,累了就停下来休息,等聚一块了再一起出发,节奏上不慢也不快,感觉还蛮轻松,就是路程太长,体力消耗比较大。 

路况开始变差,路面破损越往后越严重。途中还遇到两个藏民,他们的摩托车坏了,找我们借工具修理,无奈没解决,只能推行向前,眼看着前后都不着店,荒无人烟的地方,要是车子抛锚那也够抓狂的,我们还是按照预定节奏,在这条波浪形的高原天路上起伏向海子山进发。

路上偶尔会看到像松鼠一样的动物窜来窜去,胆子大的还会横穿马路,我见到过一两次,没来得及拍,它们就躲起来了。 

到大草原后公路笔直向前绵延一二十公里不打弯,看着公路一直延伸到远方山脚下,看不到尽头,随着体力的不断消耗,越发绝望。

 

连续几公里的碎石搓板路,颠得手臂都开始酸疼,通过这段路之后有极大的心理满足和成就感,一直担心后面的大行李箱会不会半路罢工坏掉,而且包里面的笔记本经过这一路的恶劣环境检验,证明ThinkPad的质量还是值得信赖的,至少还没出现任何故障,确实经得起颠。

我们来的时间早了点,草原没有一点绿色,全是黄秃秃一片,等到七八月份,杂草丛生,点缀些许颜色显眼的小花,肯定好看很多。

路边随处可见的牦牛群和藏民牧房,点缀在草原雪山场景之下,引来不少摄影者驻足留恋,很多越野车在附近停留歇息,我们经过时,也成了他们的拍摄对象,迫于赶路,没多交流,直接离开了。

路边有很多小孩会等着主动给我们打招呼,开始以为是他们热情好客,我也一个劲招手以示回应,近点的就不停扎西德勒,不久发现不对劲,他们看见我们回应示好,都一窝蜂的往我们骑行的这个方向扑来,郑被五个小屁孩围住,被索要吃的,无奈只好拿出四个小面包,让他们抢去,顺便趁机溜走。后面只要遇到小孩给我们打招呼,一概不理,有些小孩不管我们理不理都直接往路边上冲,我们只好加速赶快通过,一路上躲小孩跟过关卡一样,比躲藏狗还麻烦,出现这种局面,或许与我们这些外来人对这边淳朴民风的影响有关,很多路上的旅行者,都很热情,偶尔会把自己能分出来的东西给这些小孩,次数多了,小孩养成陋习,直接找人要,直接拿,拿不到就抢,抢不到就捡石头砸,实在遗憾,有时好心未必是好事。

我们在草原边休息吃东西时,路边不远处,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小姑娘慢慢朝我们过来,一个放牧的藏族小青年直盯盯的从草地里朝我们这边走过来,小伙手里拿着根木棍,好像是赶牛用的,但是他面无表情,看起来好像充满敌意一样,我跟郑开玩笑说,不会这就是传说中的打劫吧,两面包夹?天知道那个男的还有那一大一小朝我们这边来干嘛。

正疑惑着吃郑分给我的山楂片,小青年总算走到我的面前停了下来,看他面部脏兮兮的,好多地方有被晒伤,有些**流出来,实在不想再看第二眼,衣服估计从买来就压根没洗过,但他始终面无表情的站我面前,也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气场很有杀伤力,挺恐怖的,我感觉自己吃的不是山楂片,是寂寞,分几片示意给他,他终于动了,我把山楂片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右手上,然后,他仍面无表情的把山楂片塞到嘴里,嚼起来。我长吁一口气,总算知道他的意思是想吃东西了,我看大家都站着互相对视不说话,场面挺尴尬,低调的走开了,假装继续赶路,等看不见他了,我们三个,继续停下来休息吃东西,谈论刚才发生的一切……

哦,还有那一大一小,是过路的,正巧被我们碰上而已,也是看了我们一会就离开了,虚惊一场—_—b

秃鹫,看到这个就联想到天葬,尽管还没看过,也不敢看,听说理塘附近就有一个可以参观的天葬点。

昨天晚饭后我们去超市买了好多路上的食物,知道今天任务不轻,不过晚上旅店另外一组车友里有个女的大半夜找彭和郑要了不少东西走了,说是白天忘了买,晚上不敢出去,太乱,明天他们也要赶早出发,商店还没开门,没办法只好找郑和彭要,他们也不好推脱,只好分了一些给他们,没要钱。因为不和他们两个住在一个房间,今天路上聊到此事时才知道,开始还以为那个女的是找另外一批人马要食物,想不到竟然找上的是他们。

路程太长,前面的70多公里把我们拖得已经差不多,节奏不算快,时不时停下来休息吃东西补充体力,由于分出一部分食物,均下来,我们三个的食物有些紧张,口感好点的食物都被消耗殆尽,等到终于开始爬山,尽管只有8公里,而且坡度不算陡,但是实在太累,还是一样,推了好长时间,到后面实在饿得不行,把一路带上的藏式大饼也给分了一半,因为吃起来很干,而且无味,我都只当做备用干粮随身携带的,眼看都还没登顶,我们所有的干粮都被快消灭掉了,天知道后面会怎样。

说是海子山前的上坡只有8公里,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搞定,而且看似不高的山峰,竟然垭口上全是白雪,和之前俨然两个世界,所幸不久我们边顺利到达了垭口。

 

合影留恋折腾了一会,牌子下准备拍照时,电池竟然没电了,刚准备换电池,天色突变,雪籽漫天扑面而来,越下越大,感觉情况不妙,立马收拾东西,赶快下山。这山顶本来温度就低,要是再恶劣点,越晚下山就越危险,而且我们身上食物也基本上没了,没时间停留,慌忙中出发,换出来的没电的电池换忙中丢了,应该就在海子山垭口,eneloop的电池,重庆买的,还真耐用,新电池拍了400张电才用完,掉了确实可惜,后来随身带的充电器又坏了,路上充电的家伙都没了,上次去厦门时充电器也坏了,这次带的就是在厦门买的,好像出来一次就得坏一个,郁闷。

下山路上,沿着盘山公路蜿蜒向下,顶着大雪一路狂飙,还好有眼镜,要不然,眼睛都睁不开。之前一直告诉自己过弯一定要把速度降到30码以下,以免出现意外,安全第一。真下山了,而且要躲暴风雪,心想山下面应该没雪,只顾着怎么快点越过暴雪区,每次过弯基本上都是在30以上,有时40多也豁出去了,遇到直道,眼看码表上的数字都超过50了,感觉自己不是在骑自行车,而是过山车。

速度一快,路面稍有不平整,颠幅会很明显,而且很急促,有些害怕,不自觉捏紧刹车,一直捏到手酸,停下来休息,等着汇合后再出发,而每次沿着蜿蜒向下的山路好久,才前进几公里,不由得担心这速度是否能在天黑之前把今天这101公里的超级下坡解决掉。

下山的路上精神要高度集中,随时都是弯道,还有来往车辆,路边的野狗,路上的挡路的牦牛,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一路都顾不上拍照(所以今天后半段没有照片了,而且有一部分也找不回来了),等过了25公里休息时,我才想起下上路上应该会遇到姊妹湖,问郑看见没,他说老早就过了,而我压根连影子都没看见,只顾着躲雪狂飙下山了,郑还准备在那边拍照的,由于雪太大,看不太清,我和彭在前面跟投胎一样往下赶,他也没做停留,一起下来了……

昨晚要食物的女生那一队人马,队里几个男的今天晚了好久才出发,在登海子山时,遇到暴雪,就搭车越过了海子山,赶上我们时,招呼都不打,我们饿着肚子赶路也不慰问下,当时就想这帮人怎能一点人道主义精神都没有呢?我们的食物还是送给他们才缺的……

下山走出几十公里后,遇到他们中途下车的几个队友,那个女的继续搭车去巴塘了,另外几个男的想骑到终点。路上这几个车友的加入,显得热闹了许多,一路跟组车队一样,沿着山路往下,吸引了不少路边藏民的注意,当然也引来不少恼人的藏狗,时不时追着我们跑,够吓人的,咬到了可就麻烦了。

他们几个带的行李都用面包车拖到终点,下山轻装上阵,轻松不少,速度上占优,本来对他们这些人印象就不好,他们还嚣张的超车,觉得有些不爽,于是跟他们较劲起来,我把挡调满,扶了扶车后面的打包,确定没问题后,低下头,放低重心,猛踩踏板,一下飙到前面,彭一直都不怕死的在最前面冲,好不容易跟上他,在他后面继续保持高速下坡,跟着彭的节奏,郑看我去了前面,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上来了,于是我们三个重新组在一块,把他们甩开了一段距离,爽歪歪的在前面领骑,还好冲动地安全到达终点。

下坡路上会经过6个长度在1-4公里的隧道,全部都是没灯的,冲进去就是漆黑一片,电筒派上用场,我们三个前后紧挨着,一起前行,三个人的灯加在一块在漆黑的隧道里显得格外明亮,一直平稳向前,每次隧道里有来往车辆时轰鸣声震耳欲聋,有些司机还乘机按喇叭,够吓人的。当我们三人在安静的隧道里骑行时,感觉还是很奇妙的,至少和外面的路况感觉完全不一样,没了周围的干扰,专心骑车,感受自己的呼吸,只有那时,整个世界都是我们,我们才是真正的骑行者,喜欢那种感觉。

到下坡后半段仍不停出现连续下坡指示牌——路上我最喜欢的路标,我们的骑行速度也一路刷新,停下来休息时,我告诉他们,我的速度刚才最高到了55,后面就不敢加,捏了刹车,彭不经意的说,刚才我最高到过67……

下坡路很长,体力消耗也不少,我们把最后一点大饼给分了,填填肚子,等到了终点再恶补大餐,刚解决完食物准备出发,两辆越野车在我们后面匆忙停下,里面冲出两个美女,后面跟着个男的,跟见到明星一样,箭步冲上来,还没按捺住兴奋张嘴就问起来,你们是去西藏的吗?哪出发的呀?骑车多久啦?坐过车没?今天你们从哪到哪啊?你们都带哪些东西啊?有点突然,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不小心就被崇拜了,我们都故作高深的平淡作答,以掩饰埋在心底的虚荣心和满足感,然后借口要赶路打算离开,她们倒也锲而不舍,拦住我们还要继续问,继续崇拜,我真怕继续下去,我们都会原形毕露,你要知道路上遇到女的嗲嗲的说些不着边际崇拜的话不亚于糖衣炮弹来得冲昏头脑。果然,他们真的很热情的想给我们点吃的喝的东西,心想怎么不早点赶上我们呢,我们在爬山过程中可痛苦了,饥寒交迫,要是能早点遇到他们,那该有多少了,眼看这会都快到终点了,也用不上了,呵呵,不过能遇到这些人,听到这些话,我们还是相当满足的,至少被人肯定终究是件让人羡慕的事情,谢绝之后,他们还是拉住彭,强塞给他一瓶水和一带饼干,这里只能说声谢谢了!后来他们开着越野车超过我们后等我们路过,又是拍照,又是录像……这段插曲确实难忘,那一车人也挺有意思,或许孤独的旅程中能遇到这样的同行者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网上说的今天的路程有许多危险,比如海子山之前的抢劫,下山时的路弯道危险,进出隧道容易出现意外等等,都没出现什么问题,海子山之前遇到好多兵站出来的车队,放心不少,我想藏民也不会蠢到在这种路段上抢劫吧。下山的路况很好,许多都已经翻修过,跟高速公路一样的标准,爽到不行。隧道出口应该也有重新维护过,全部都是新的水泥高架,路边也有完善的护栏,还是很安全的,就是路上时不时出现的藏狗让人提醒吊胆。晚上8点,天渐渐暗下去,我们都还没到达巴塘,那时我们就担心再晚一点,路上可能会有狼出没,还好,不久巴塘较我们预期之前到了,总算结束今天的超远距离奔袭。

昨天旅店碰到的胖子他们一伙今天搭车去巴塘,上海子山的路上遇到我们,后来我们到巴塘时他们也才刚到不久,他们严重怀疑我们是否是搭车了,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反正觉得今天很牛逼,骑得爽歪歪就是了,跟他们一伙人,一起饱饱的吃了一顿,相当满足。没想到的是,临时决定明天和彭一起继续搭车,不和他们一起骑过金沙江了,后来路上又遇到了新的朋友新的故事,充满惊喜,充满意外。

  1. 文子
    June 16th, 2010 at 19:43
    Quote | #1

    瞎牛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