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迷途 印度加尔各答(Kolkata) 拉肚子

December 29th, 2013 | Tags: , , , , , , , , | 3,727

在附近一家超微型手机店买了张手机卡,只能打电话,不能上网,店员小伙说新开的卡,等一两天就好了,我将信将疑,然后接下来每天有空就跑到他店里练印度英语,不停问为什么还不能上网,他不知是被我烦透了还是隔天休息,有时干脆在隔壁店铺玩也不开张营业…求助小伙伴们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好继续耐心等待。

第二天浑身伤痛,按时集合祷告,然后再去老人之家,又是一天的忙碌与压抑,提水提到残废,我很纳闷他们为什么不采用水管喷洒,非得一定要人工提水清洗院子?为什么不采用洗衣机洗衣服甩干衣服,非得全部人工?后来修女在小组会议时还专门就此问题做了解答:因为来此做义工的人文化水平参差不齐,如果把各种工作全都机械化、自动化,那我们这里就不需要那么多人了,而且那些不会操作机械的人们就会变得没有用武之地,所以,为了让每个有爱心的人来到仁爱之家都能帮上忙,我们所有的工作全都用最原始的方式,不用机械化自动化,而是采用人人都能上手的手工,提水,扫地,洗衣服,拧衣服,晒衣服等等都是如此。

这个解释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家的疑问,但在我看来,仁爱之家的这些修女们并非毫无私心,因为每年都有大量的各国义工来此服务,吸引了众多全球各地媒体的关注,他们获得的捐助也会更多,所以才有更多的经费照顾更多的弱势群体。如果将接受的捐助用来升级内部的服务设施,一方面会降低义工的关注度,因为需要的人更少了,而且还会减少媒体的关注度,毕竟环境设施如果不够破旧艰苦的话,给人的印象就是这里也许并不需要更多的帮助,媒体帮忙宣传动力也越少,或者说能捕获大众爱心的能力也越低,这样下去自然就不利于机构的发展与扩大。

因此,类似慈善机构的这些举动在我看来并非百分百的无私、百分百的善也许都夹杂着其他的各种潜在利益。如果这方面还不够明显的话,那在对收留儿童教育中强制加入宗教的熏陶,这就是带有明显私利目的的举动了。所以,呆过两天之后一方面感觉自己力不从心,能力实在太过渺小,帮不了太多的人,同时另一方面认识慈善机构越多,了解宗教越多,越发的排斥这种团体,因为即便是对外宣传如何无私有爱心的团体也同样有着各自的私利甚至各种流言和内幕。

连续两天义工,心情和身体状况都很差,可能在老人之家里还感染了点病毒,整个人飘飘的,这样下去不行,不打算做长期义工了,身体扛不住,还是提前准备前往下一站好了。

IMG_2031

IMG_2035

开始义工的第三天,本来是登记义工的日子,当天就行者一山一个中国人去申请登记垂死之家的义工,我给自己放了一天假,独自跑到外国人售票中心买好了一个星期之后开往圣城瓦拉纳西(Varanasi)的火车票。

IMG_2007

晚上在加拿大朋友的怂恿下喝了一次印度酸奶Lassi,结果他们都好好的,就我一个人中招了,开始拉肚子……

我以为没啥事,第四天照常跟他们一块去教堂蹭早餐,然后,没找修女要纸条,直接跟中国女生一块去了儿童之家Daya Dan,心想换换环境,也许好点。

事与愿违,儿童之家更让人崩溃,大多小孩都是先天性残疾,不能正常思维,容易烦躁,经常控制不住的乱叫,义工们把小孩聚集到一间屋子里,窗帘拉上,变成小黑屋,然后开始放舒缓的音乐,可能是想借此提高这些小孩的听觉注意力,大多小孩都很安静听话,也有控制不住一直不停尖叫的,一直发出刺耳的声音,我们各种劝导安慰都没用,最后只能坐在旁边束手无策的看着这一切。

听歌环节后面是锻炼肌肉,有些小孩能认识老义工,比较配合,但是长期的坐姿导致肌肉萎缩,站起来就会痛得哭,有些是一直瘫在床上,义工要帮忙按摩扶起来坐在椅子上推到活动室,其他年龄大小不一的小孩基本没有一个正常儿童,都需要特别对待。听说楼下有专门的教室给身心健全的孩子学习,我们服务的这部分儿童,全都是没办法安排学习的群体。

一直在各个房间里忙来忙去,感觉事情很多却也不知怎么帮忙,插不上手,干着急,而且肚子也开始闹腾,不停翻滚,茶歇时间都没空休息,胃口很差,饼干奶茶吃进去就拉出来了……

中午午餐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一人一盘黄色的咖喱饭,根据年龄大小,每个人的米饭粘稠程度各不相同,一对一地喂,小孩听话不闹腾肯吃东西都要感谢上天了,大多小孩都是不肯吃或者乱动或者不会吃,分给我的小孩喂进嘴巴里不知道咽,又全都流出来,一盘饭喂半小时基本没动,弄得桌子上衣服上全是咖喱,我只好投降交给其他女义工帮忙喂。

收拾完玩具和推车,儿童之家的任务完毕,有个老外义工今天是最后一天,修女把小孩子们都推到中庭,让大家一起跟即将离开的义工同学合影,然后简单道别就离开了。

实话说儿童之家虽然没体力活但是精神压力丝毫不比老人之家小,更不敢想象在垂死之家是什么状况。回去路上,回想起Prem Dan的老人坐在地上艰难地抓着毫无食欲的咖喱饭吃,还有Daya Dan的残障儿童不能自己地发出刺耳尖叫,这些场景让我对义工这件原本看似有意义的事情兴趣全无了。就好比我们拿一个赤身骨瘦嶙峋的病人和一个身着美妆艳服的正常人之间比较文化差异,有何新鲜之处,有什么值得留恋或者有何提供施舍爱心的机会,品头论足之余,我可能考虑更多的是他们为何赤身,还能活多久,他们是否有选择安乐离去的权利,而不仅仅只是被我们这些所谓的志愿者照料着关爱着消费着,也许他们有别的想法而不能表达,也许是我多虑,只是我实在不忍心继续在爱心的名义下体验各种残酷的现实。

如果这些修女信奉的上帝真的存在,我想上帝肯定是无能的,至少是无动于衷的。也许我还不够强大,强大到看尽人间沧田。

IMG_2039

IMG_2040

中午新加坡女生带我们吃印度自助食堂,饭量和味道都挺不错。只可惜肚子不争气,吃的全浪费掉了。

回去之后肚子开始胀气,不时往厕所跑,不敢离开旅馆太远。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酸奶?炒饭?仁爱之家感染?各种版本的猜测,甚至有人说拉肚子跟用生水直接刷牙洗澡有关,听说一些日本同学来印度都是用超市买的纯净水刷牙,想想自己的大无畏精神瞬间变得释然了,不拉肚子才怪。

来印度之前也没想过提前买肠胃药,拉肚子时人也变糊涂,不知道买药,不过即便是想起来,以萨德街的卫生程度而言,去药店能不能沟通清楚姑且不说,那些药店里发黑的药品能不能吃是个大问题。

IMG_2109

接下来没再去Mother’s House,专心拉肚子,整天一点胃口都没有,不敢乱吃又不能不吃,只好继续四处觅食,也是从那时开始每天以香蕉替代零食,相对安全。再去Wi-Fi餐厅,又被所谓的中国面条恶心到,分量少就算了,还那么汤汤水水,几根面条也好意思打发我。跑到Subway快餐厅找好吃的,看见一排菜单的油炸食物和面包,瞬间瘪了,靠窗的一个亚洲面孔女生直盯盯地看着我的惨状,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也没力气打招呼,径直离开Subway回去了。

晚上继续去手机店找印度小伙,看他鼓捣半天一直没啥动静,我再三逼问,他最后告诉我他也很纳闷不知道为什么不能上网,设置都确认过没问题了……见问题莫名其妙解决不了,还拖了我好几天,最后竟然还是不能上网,感觉被坑了。本来一直郁闷,一下子把我给逼急了,胡乱用英语开始质问他,差不多吵起来,还好他很克制没跟我一般见识或者叫上周围的朋友揍我一顿或者赏我两刀。

一直耗着也不是个事,我提议换他的手机测试下,如果手机卡还是不能上网那就是卡的问题,我就要求退款。结果换到他的iPhone上竟然能打电话能上网,这就说明是我手机问题了,可我手机在国内在越南泰国都用过,都没问题啊!为什么在印度就不能用了呢?瞬间我理亏了,明摆着卡是开通了网络服务的,但在我手机上不能用,不是这个小伙的问题,最后想到还有一个办法,修手机不现实,去通讯商Vodafone问问看,也许是信号问题,也许是国内和印度的iPhone网络模块不一样,只有过去确认下才清楚。

无辜的店小伙告诉我最近的Vodafone营业厅怎么走,过去之后服务员都很专业的样子去,一个西装笔挺的男服务员见我有问题,主动询问需要什么帮助,我把手机给他解释半天,他看了两眼,说我装了一个什么证书可能影响了网络数据传输,原来是在国内用翻墙软件时安装的补丁,删之,立马就能上网了,Facebook,Twitter毫无压力……

这么一折腾,羞愧难耐,后来还是专门跑到手机店给小伙道歉,印度人给我的印象也渐渐有了些变化,手机卡的事情终于搞定,不再担心客栈没网络。后来发现除了加尔各答,基本上北部邦去过的城市旅馆一般都有Wi-Fi,相比而言加尔各答是条件最艰苦的城市。

原本每天起早按时去Mother’s House 日程安排得挺紧,如今好像失业了一样,无事可做,游手好闲,就差灵魂脱壳了。

IMG_2042

IMG_2049

晚上我们一伙人约好一起去看电影,70卢比一张票,手写的电影票,折合人民才几块钱。开映前去吃东西,发现肯德基的饭都是咖喱味的,除了冰激凌能吃以外,其他的全都没法下口。

电影院中等规模大小,坐满了阿三,我们都不清楚是什么电影,只知道看过男主角以前的一部电影,有点面熟,电影是印度语版的,一句也听不懂,我们几个家伙全靠蒙的,一边看一边用中文胡乱配音配情节,自娱自乐。看剧情有点类似韩剧一样狗血,自然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唯一不同的是,印度电影的载歌载舞环节,果然不同凡响,High爆全场,只要男主开始唱歌,各种真性情真汉子激动地站起来一起跳,毫不顾及我们这群初来乍到的小白。

一部本来只要两小时的电影,活生生地载歌载舞到三个小时,腼腆的印度人终于在我们面前奔放了一回。我们一行人也都快要陆续结束义工生活,即将各奔东西的我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所剩不多的Happy Time。这天晚上虽然依旧拉肚子拉得欲仙欲死,但这是来印度以后玩得最开心最放松的一天。

明天,台湾小伙就要走了。

 

豆瓣相册:India – Kolkata(印度 – 加尔各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