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迷途 印度加尔各答(Kolkata) Mother’s House

December 29th, 2013 | Tags: , , , , , , , , | 2,614

IMG_1979

第二天清早,洗漱完匆忙拦截到中国女生,没想到同行还有好几个中国人,其中一个小伙还是Taiwanese,大家住在不同的旅馆,相隔不远,等人到齐,一起朝着太阳的方向出发了。

IMG_2002

途径穆斯林区、垃圾场,成群的乌鸦以人类的废弃物为生,它们与这里的人们和谐共存,不时盘旋在上空,等待猎物的降临。繁忙的十字路口充斥着各种喇叭声和车夫铃声,公交车门口挂着乘客飞奔而过,被铁网保护的的士汽车尾灯已经被撞瘪,空气里弥漫着咖喱味、汽车尾气、垃圾废弃物排出的各种气味,伴随着成片的苍蝇令人恶心至极。露天厕所和露天澡堂有人开始使用,有人用手指和木棍当牙刷漱口,有些人嚼着类似槟榔的有色物体,冷不丁在你身边吐一口红色液体…走在路上还要提防踩到粪便,不管是牛粪还是人粪。

IMG_2014

早餐在教堂集合地,从各个方向而来的义工聚集在此举行祷告,祷告前有水果、饼干和奶茶早餐供应,祷告完大家将分成几组,朝各自的分部而去,仁爱之家已经有6家分部,有专门帮助老人的,也有专门帮助儿童的,其中最有名的是垂死之家,也是东东当初呆过的地方,那里几乎每天都有老人离去,也许昨天你还给他喂过饭,今天你就要帮忙抬他的遗体,这种环境下精神压力比较大,一般人不会轻易尝试,当然,也有人慕名前往。

集合点还认识了一位香港大姐,她在仁爱之家已经服务了大半年,算是这里的老义工,我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问她。新来的在祷告完后找某个年长的修女安排分配,她会写一张纸条,纸条上有新人的名字和要服务的分部,拿到纸条的人在教堂门外找对应的旗帜跟着大部队走即可。每周只有两天登记申请正式义工,正式义工将固定分配到自己申请或者服从分配的分部工作,其他时间新来的义工都是临时分配。
我被分到 Prem Dan 老人之家两天,跟台湾小伙还有另外一个北京的爷们在一组,几个中国女生在 Daya Dam 儿童之家,后来我才清楚为什么这样分配,因为在 Prem Dan 需要做大量的体力活,女生一般都吃不消。

IMG_1982

IMG_2017

IMG_1981

随着大部队七弯八拐,边走边聊边拍边分享心得,差点走散,穿过有轨电车和开放式火车站,最后进入贫民窟边上的一座被围墙圈起来的白色建筑里。进门右手边有一座德兰修女的雕像:仁爱之家的创立者,左手边有个小亭子,后来知道这里是义工的休息区,再往里就是病残老人们休息和放松的场所,考虑到这种场合的严肃性,拍完德兰修女雕像后便把手机收了起来,不再拍照。后来得知仁爱之家也有明文规定非许可任何人包括义工均不得在机构内拍照,听说以前有记者混进来只为拍照不为义工,也有义工借病人的照片,为己私用,炫耀或者其他不当的行为。毕竟来这里的义工不能保证每个人的目的都单纯,比如我,更多的是借此体验,也说不准能做多久,可能一个星期,也可能一个月,也许随时都有可能离开,毕竟义工自理食宿,在经济条件有限时,自己都顾不了,哪还有条件帮助别人。

IMG_1983

工作室放下随身物件,二话没说便开始干活,首先安排的是冲洗地面,不用水管喷洒,要一桶桶的提,一组提水泼水,另一组拿扫帚刷洗,整个老人之家全部都要刷洗一遍,差不多几百上千平米的庭院。
印度的初秋,略有寒意,饭粒和黄色的咖喱粘在水泥地面上已经干掉,苍蝇多到难以想象,比厕所还恐怖,人所能看到的地方无不被苍蝇覆盖。冲洗到休息区后方,看见有个老人直接提着腿,用刀自己给自己刮腐肉,下面用装满血肉模糊的桶接着,触目惊心,不忍直视…我立马换到另外一个口味淡点的工作片区继续干活。

冲洗完,紧接着是洗衣服晾衣服,很多老义工做搓洗衣服的工作,很多老人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吃饭弄得满身都是咖喱,甚至大小便拉在裤子里,所以清洗池三个并排一列,最脏的衣服先在第一个池子里简单洗刷,然后在第二个水池里第二道清洗,最后第三个池子清洗残余污垢,所以三个池子黄色的浓度由深到浅清晰可见。当然,我们新来的肯定没有享受清洗第一道工序的机会,一般都是修女亲力亲为,后面两道工序是长期义工帮忙搓洗,我们刚来的也就分配晾衣服的工作,排队接力把一桶桶衣服传到楼顶,然后跟其他外聘的一些印度员工晾晒衣服,有时在晾晒的衣服里也有可能看到残渣甚至排泄物………

晾衣服算是最轻松的活了,等衣服分门别类地晾好,基本上楼顶全部挂满了各色衣物,没有空余。然后便是 Tea time 时间,这是为义工准备的茶歇时间,会提供些饼干和奶茶。义工们可以借此机会互相认识,也算是文化交流,只要别过于内向,不难交到好朋友。

由于连续两小时的体力活,完全不能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体力消耗过大,感觉跟没吃早餐一样,所以,开始就拼命吃饼干补充体力,从来也没觉得早餐饼干能有那么好吃,我们几个边吃边喝边搭讪折纸的日本妹子,日本女生大多英语一般,比较害羞,她们自己容易形成一个小群体,互相都喜欢折纸,带到休息处,感兴趣的同学都会围过来或学习或赞叹,氛围挺好挺好。

IMG_2018

在一起的中国人里有个来印度的留学生Li,待在这边已有一两年,周末有空便会过来做义工。后来还认识了好几个中国人或者会讲中文的马来西亚或新加坡的同学,不过大多都与我类似,旅行至此,慕名而来,体验完义工便会离开,比如跟我住同一家旅馆的Xiao过几天就要飞泰国了,她的东南亚线路跟我相反。跟Xiao一块在儿童之家的另一个女生Ting也是从尼泊尔过来,过几天就准备回国回学校……还有一起去老人之家的行者一山,他也是间隔年旅行至此,准备长呆印度一段时间,应该要做一两个月的义工。

休息完开始给老人们按摩,因为大多老人都是体弱病残的,部分不能自理,更不谈锻炼了,所以每天固定都会给他们做massage,这次是一对一,只要有老人示意需要按摩,我们便会过去,为避免伤到老人皮肤,义工都要戴一次性手套,边按边抹凡士林,至于技法,没人教也没人管,完全自己发挥。我按摩的老头,皮包骨头,瘦得厉害,相比其他精神不佳的老人,他看起来算是气色不错的了,我给他按完手臂,他连忙要求按腿部,我看他端坐在那里四肢健全,相比起其他人很明显不是最需要帮助的一个,所以当他继续提更多要求时,我反而有一点不耐烦,毕竟人员有限时间也有限,如果多给他按一会其他人就没机会按了。

我一边暗自埋怨,一边帮他把裤脚拉起来,拉到膝盖时,惊住了!他的膝盖只有一半,看起来是被削掉了一块,不过伤口已经愈合长出新的皮肤,走路是肯定不可能了,瞬间感觉自己刚才的想法多么偏见,也许在我们还没了解事实真相之前,保持一定的谦卑平和更好。

接下来是午餐时间,简单的三份黄绿搭配的大盆菜加米饭,我们的任务是把盛好的饭菜按次序传到每个老人面前,老人都直接坐在地上,几列排开,传完饭再给他们倒水,有需要帮助的要随叫随到,有些老人不会说英语,只会印度方言,我们只能靠猜,实在不理解就只能找修女或者老义工帮忙。
印度人吃饭全都直接用手,老人们上饭之后安静地用手搅拌盘里米饭和菜,黄色的咖喱汁和红色的汤混在一起,看起来毫无食欲。他们用手抓吃得很快,手弄得太脏了嘴巴清理不干净就用杯子里的水冲洗,有些老人动作不协调,经常吃得满身都是,我们还得帮忙喂,有些更是生活不能自理,喂他们都不会咽,喂进去又流出来,多看几例,压抑到极点,各种在你看来很简单就能完成的事情,在他们这里因为残疾因为疾病因为智力等各种原因成了奢望。

还没等你细想,马上就有老人要上厕所,有些不能正常行走的,需要在一两个义工的帮助下才能方便,吃完,收盘,清理餐具,打扫卫生,等你以为事情差不多了,刚用肥皂洗完手,又有突发状况出来,继续干活,一直到所有事情弄完,干活半天没有笑过,一直紧绷着神经,压抑着情绪,加上提水提太多体力消耗过大,整个人跟瘫了一样。

IMG_1989

IMG_1991

干完活,我们自己还没吃饭。当天香港大姐约好大家一起去闹市区一家有名的印度餐厅吃饭,AA制,一行八九个,也算是中国团队初具规模小聚一次,互相交流各种奇葩异事,我算走运,顺利赶上这波聚餐,有人指点吃东西就放心很多,不用提心吊胆的不敢吃。另外,有他们带着我熟悉环境,很快就走出了茫然无措的状态,在陌生的地方有朋友在一块心里还是会踏实很多。

那天吃饭点了印度飞饼Nan,当时没留意,我也不知道这玩意能随处可买,而且便宜安全卫生,以至于后来直到印度旅程过大半才知道有这等硬干粮,好吃还方便携带,活该我天天吃蛋炒饭蛋炒面了。

下午我们休息,可以自由活动,Mother’s House的工作虽然只要半天,一趟下来基本脱胎换骨没啥脾气了。回去路上等公交目睹了印度飞车外挂党,公交见簇拥而上的乘客是印度人,到站基本都是滑行而过,乘客都是助跑顺势跳上车,看傻我的双眼。还好见我们是外国人,公交难得停稳了让我们上车。车上也奇怪,男女分开坐,男的坐右边,女的坐左边,后来回国后听闻印度轮奸案,心想在如此男女分明的印度都能发生这种事情,只能怪在性观念方面被压抑得太厉害了!

IMG_1994

IMG_1995

之后跟着他们混,各家旅馆串门,蹭免费网络,原来隔壁有家Galaxy Hotel的旅馆免费提供Wi-Fi,房费更贵点,但是没设密码,免费对外使用,天地良心啊!我们客栈阳台空地一角竟然能直接搜到,所以后来我们经常在阳台上找准方位围桌而坐,边上网边聊天,这也算是给客栈里素不相识的背包客们提供了一个聚会聊天的平台。

各家旅馆的性价比差不太多,相对而言我住的地方还算是不错的了,只对外国人开放,我住的地方其实也不算贵,400卢比一天,折合人民币40元左右,不过是个双人间,空着个床位也是浪费,而且那独立卫浴等于是个摆设,还不如选个单间公共卫浴,只要220卢比一天。当天正好有个单间空出,我便换了过去,房间里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把椅子,着实寒碜到极点那是我在印度,在国外,在外面旅途中,我有生以来,住得最差的一个房间,而这个房间一住就是七天。后来,我感觉来到印度的人都会对追求低价追求省钱越发的没有底线没有节操,我就是最明显的一个,本来可以过得舒服点,但就是要往死里扣。

IMG_1997

IMG_2076

晚上我们一行人到路口的那家露天炒饭摊吃饭,之前路过好多次,感觉太脏都没敢尝试,原来他们一帮人天天在这破地方吃饭。原来那里算是在日韩圈子里出名了的食堂,老板都有自制韩语和日文的菜单,中国小伙伴们见日韩的同学在这吃得那么欢,于是也都欣然接受了。我也只好这样安慰自己,尝试后发现味道还行,虽然菜式不多,但最接近中餐口味,所以后来这里也成了我们中国人的食堂,至于会不会吃出问题,那就要看造化了,开始一天我们都没吃出问题,后来我开始拉肚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与这里有关,因为我还吃喝过其他东西,反正来了印度,不管怎么防,迟早是要中招的,最好提前准备,别像我一样,什么准备都没有,一拉就是一个星期,人都快挂掉……

IMG_2006

 

豆瓣相册:India – Kolkata(印度 – 加尔各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