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乱象

April 23rd, 2013 | Tags: , , , | 1,938

2013-04-02 18.34.22

4月20日,周六,睡到上午10点多才醒,看到四川地震消息的时候,并没有太在意,感觉每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不差这么个悲剧,特别是对比目前没有食品安全、没有医疗保障、退休要延迟、病毒肆掠、风沙漫天的当下。唯独让我有丝悸动的是雅安这个名字,那里是当年骑川藏线的第一站,曾经逗留过一晚,遇到灾难终究是件不让人愉快的事情,特别是在成都的死党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为什么不慰问下深陷灾区的他的时候,一时语塞,想想才刚起来刚看到新闻,于是没心没肺的奚落回去,让他在成都好好享受穿着内裤裸奔撒欢的日子……

第二天,没日没夜忙完过后看微博上漫天的关于地震的消息,到处都是蜡烛,到处都是让红十字会滚的声音,然后就是炒作的新娘主持人,吃咸菜的总理,泛滥成灾的爱心……感觉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比08年汶川地震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努力寻找盲点,以正试听,生怕低估了这次灾难的严重程度,盲点没找到,倒是群众的呼声从祈福雅安、天佑四川的大慈大悲声中开始出现救灾人员堵在路上险情不断,救援物资分配不均,出现救灾盲点,紧接着又开始有人开始讨论捐款的事情了,尼玛,信息量多到我处理不过来……都啥事也不做了,钓鱼岛不管了,凤凰古城也不闹了,歌手不听了,跳水也不刺激了,H7N7不鸟了,城管殴打群众不管了,某贪官找小N也不理了,都盯着四川,看中国好室友,中国最美断腿女孩,我突然想起小时候一个日本动画片《正气大侠》,就好像需要帮助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把正能量发送给正气大侠,然后正义打败邪恶拯救宇宙,显然,中国人已经把这个技能发挥的如火纯青。

72小时过后,听说以百度、腾讯、阿里、网易为首的国内大企业陆续捐了500万,由此揭开了新的一轮捐款大赛,100万,1000万,1个亿,钱都变得不值钱了跟冥钞一样随便捐,我们公司也拖一堆物资赶往震区,生怕如来佛赶班机走了拿不到奖章。各大搜索门户开发出各自的找人服务,努力让找人变得更难,接着苹果捐款5000万,重重的抽了央视一嘴巴子,然后三星6000万就是要跟苹果对着干,接着网友开始催08年捐了1亿的加多宝王老吉继续给力,甚至调侃的标语都有了:还是原来的灾情,还是熟悉的1个亿,全国地震捐款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加多宝……

也有人提到08年汶川捐5000万、10年玉树捐250万的日薄西山的诺基亚这次也捐了100万,那个被排挤出中国大陆的谷歌也捐了500万,让微博上的人们不知如何喷是好,还没来得及感动,红十字会的领导说要等电视台来了之后再发物资的消息又占据了头条,河南的收费站卡主救灾车队也不甘落后,汶川地震过后新建的8级抗震建筑在这次7级地震里挂掉也让舆论一片哗然,然后又有人呼吁关注内蒙古地震,云南旱灾,钓鱼岛又有人侵犯,感觉整个世界沸腾了,什么事情都摊上了,我不知道该往哪站,改往哪里看,我想我一介屁民不乱呼吁不乱批判不乱凑热闹不乱捣乱就足够好了,有精力就去捐捐款吧,结果打开被人说其实跟红十字一条裤子的壹基金,找了半天才看到一个财务披露,那么几个几百万几千外的数字挂在上面,我想我也就一两块钱,他们估计也没这心记录出来,那我还是不给他们添麻烦了吧。

我开始怀疑我关注的东西太多太乱太杂太无价值,可是无论那个网站那个角落,总有人讨论,总会有人讨论陈光标的高调,韩寒的反思,媒体的捣乱,网民的逼捐,行动派的非议,诈骗的层出不穷,政府的腐败无能,为什么政府拿着全民交的各种税款,屁事都搞不好,还要普通民众捐款捐物捐爱心,尼玛即便如此,还希望媒体歌颂红会如何救灾伟大、总理如何吃咸菜吃得多么潇洒?维稳凝聚收买人心不带这样搞的,即便是民众民企外企开始怀着各种目的出钱出力,却总也看不到国有银行国有企业的一丝身影,一句“国有资产”甩记者一巴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风里,比琼瑶还科幻。

直到看到这么条日本的用户在网上的评论:

每次地震,网络一片黑白,全国人民一起哀悼,各种煽情,各种你坚强他挺住,就是没人出来问问,为啥日本一个七级地震啥事没有跟玩一样,到了中国就跟妙脆角一样震碎了呢?而且还两次栽在一个坑里!点那么多蜡烛有屁用,不如去多垒几块砖造结结实实的房子来的实在。震一次,碎一次;碎一次,哭一次;哭完就完了。然后再继续震,再继续碎,碎了以后再继续哭,再点蜡烛,拍照片,传爱心,送祝福。蛋都碎了……

我仿佛看到春晚的味道,这是一场全国人民的盛宴,现实加强无彩排悲情感动中国综艺版盛宴,虽然此时此景不适宜这样讲,但事实的确如此,国人成天憋屈,憋屈太久,又没胆突破强权的强奸,微博的诞生一定程度上成了人们的出气口,经过这两年热点造势的培养,会发声希望发声的人越来越多,同时不经过大脑的缺乏责任感的声音也此起彼伏,于是,形成每次热点过后的这般模样,真是比看科幻电影还目不暇接……

想起89年的那场风波,跟如今是多么的雷同,从线下转到线上,那么多人想表达自己不同的声音,却没有一个靠谱的解决办法,没一个靠谱的执行者和权力所有者,感性爆发爽快过后没有理性收尾,二十多年过去了,还是老样子,相比政府腐败官场黑暗而言,这点更让人绝望,绝望到没有一丝心情参与其中……

我想,认真做好自己,应该就是改善现状最好的出路吧,喧嚣过后终究会归于平静的,只是,还要经历一段时间,一些距离,一些挫折,不急,慢慢来,好戏才刚刚开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