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沪之旅(六)===工厂体验

October 13th, 2006 | Tags: , , , , | 2,649

2006-8-7 阴

第二天蒙蒙亮我就醒了,早早得就没了睡意。于是爬起来独自坐在屋前矮矮的石柱上凝视天边绚丽的朝霞。周围墨绿的一切都是那样沉寂,脑子里也不知道塞满了什么,一直阻塞着,怎么理也理不通

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头脑似乎变得些许清醒。这时从屋里出来个老翁,他拿着农具从我旁边安静的走过,渐渐地消失在墨黑瓦屋群里。一时间留恋起童年在老家的时候,经常看着大人们扛着各样的农具来往于田埂间,自己却在路边无忧无虑地玩耍,尽情地投入到自创的游戏里

然而现在却是在遥远的松江,也不知道家里爸妈怎么样了,老妈现在肯定已经起来了:在家的时候妈妈每天基本上五点半就起来洗衣服了。想起自己这一年都没回去几次的哦,这回暑假也只在家呆了两三天,之后一直呆在龟学校里,现在却已经跑到上海这边来了,哎,一时思绪万千~

六点了,天空的酱紫色渐渐褪去,只留下两朵白云点缀着清澈的蓝幕。不久,斌也懒洋洋地爬起来,因为今早我们6点半就要出发,于是简单洗漱之后,吃了点早餐添饱肚子,然后伯伯、我和斌一起骑着自行车出发了。

穿梭在窄长的小路上,欣赏着恬静的田园风光,慢悠悠的过了好久才正式踏上水泥路。因为很久没骑自行车了,一时的新鲜感加上今天进厂工作的激情,让我一路上没少兴奋,只是那落后的交通设施真有点对不起人,好象还比不上我们嘉鱼样的(当时在郊区,其实松江市区还是不错的)。不过还好,松江这边是开发区,所以一路上没少见工厂,而且都是建在了路两旁,让我大开了眼界,感觉工厂数量比武汉汉阳那边多多了。而且这边的工厂大多都是中外合资的,以日本的居多,加拿大、美国的也有不少。不过那些什么厂名基本上都不记得了,好象没什么知名的企业。

虽然路是笔直的挺好走的,可是我们骑了半个多小时,还没见有到的意思样的,问了下伯伯,得到的答复是:还没说起!呆会还要坐公交呢!这时才晓得为什么要6点半就出发了,看来今天是要搞铁人三项了有的练了

接着骑了二十来分钟,我们在个大润发的超市前停了下来。先是把自行车丢在了路旁一个所谓的停车处,然后三人就在站台等车去了。没想到的是:松江的公交真TM的少啊,等了半天,才来了辆破车,好象连个车号都没有,还好车上正好留了三个位置给我们。颠簸了半个小时,我也早在那工业区里失去了方向感,只知道最后在一个叫做复盛的工厂门前下了车。伯伯带着我们在保卫科那领了两张临时工作证,就这样我正式混进了工厂。

由于我们来的时候还没到八点提前了十分钟,所以还没到开工时间,于是我们找了一处草坪坐了下来。看那工厂的里除了长名,还有不少地方用的是繁体字,这厂应该是台湾或者香港那边的BOSS名下的吧。朝那厂房里看去,许多圆筒型的铁罐整齐地摆放在地上凉干,可能那就是我之前听伯伯说的空气压缩机吧。

随着一长铃声响,我正式踏进了蒙昧以求的实习工厂。一开始,当然是伯伯手把手交代了我跟斌今天的任务,以及怎么个做法,看他一教,就是把那由铲货机堆放在地上的空气压缩机用一个用机械控制的钓杆钓到水平滑动滚轴上,然后再通过另一端的升降滚轴把那空气压缩机吊到流水线上的钩子上,以便让后面喷漆的工人连贯地工作。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两个机械遥控器(跟《终结者2》里最后控制把终结者钓入熔炉里的那个遥控器一模一样),一个是把插有带环直杆的空气压缩机钓控制着钓到水平滚轴上;另一个就是通过遥控器控制升降滚轴,把压缩机上直杆的圆环对上流水线上的钩子。就这,基本上不要出什么力气的活,就按按遥控,扶下机器而已,似乎在简单不过了。

我跟斌商量了一下,我用后面的一个遥控器,他在前面钓,不过我们两干的事好象本应该是一个人干的活(新手嘛,只能这样了,要不我们得忙死 )。姑且就这样安排了,反正我们以前也没怎么做过这种事,我反正一直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可是后面的无聊至极是我不曾想到的

开始新鲜嘛,觉得钓呀钓,还挺过瘾的,因为那流水线流动速度非常慢,而我又只要隔三到四个钩子再挂一个,所以挂上去一个就闲着了。因为斌昨天干了一天(好象因为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结果让那个工厂的组长在这里帮忙帮了一天 ),虽然他那头的事多些,麻烦些,不过熟练多了,所以也没见他忙不上来,倒是我这边等了半天才等到第四个的时候,由于不熟,老是慌手慌脚在有限时间内没挂上去,有时候,一连过了六七个都还没挂上,随后还是斌帮忙高定的 。虽然这种糗事高了几次,但是还好那组长看我是个新手的份上还没怎么发表意见

过了个把小时了,我的速度、效率以及质量都上了档次,噩梦也就漫漫开始上演,先是等那流水线实在无趣,就跟斌那边帮了下忙,过不了多久,他那边也没啥忙的了,我就狂喝水,然后再打水,以打发时间,其实在那工作还是有点热的,是要多补充水分,再过了一会,就干脆一屁股坐那发呆,还是考虑了许久才决定的由于到处都是油,可我没工作服穿啊,我还要穿我现在的衣服到上海去亮相啊,所以一直还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裤子上面已经有几处挂黑了,于是也死了心的一塌糊涂到底算了。

再嘛,也就是发了几条短信,给家里和几个同学报告了下战况,可战果不赶恭维没两个回短信的,不知道都干嘛去了,好象当时跟周彬联系上了吧,原以为或许、大概、有可能找她帮下忙,领下路之类的,可没想到的是,她说就这两天要到临江去溜达了,而且早已经计划好了。 我怎么就这么被呢~`

过两个小时后,中场休息了,我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透了透空气:那里面喷漆的虽然有巨型抽风机处理,但空气中还是弥散着浓烈的油漆味,然而我对异味又天生的敏感,早就被那里面的环境弄得喉咙干谒了。休息了一会,带着对工厂的神秘感,我跟斌一起四处闲逛起来,四处找寻感兴趣的东西。

期间,正巧碰到一群南京大学某专业的学生来这工厂来实习,想起一年前,学校组织的参观众多企业的实习也是颇有意思的,想不到那天在那碰到别的学校的实习生,当时就想,要是他们看到学生装扮的我们在这里工作,他们会怎么想呢?

十分中休息时间过得也快,眼看之前的一堆压缩机已经基本上处理完了,那组长就开着铲货机拖来有是一堆,两层的压缩机枯燥的反复机械运动,显然加剧了我的疲敝,激情也一点一点被磨灭,尽管离我们

不远的斌他爸爸时不时过来慰问下我们,还有与我们同来的一个嘉鱼小伙偶尔过开开下玩笑逗大家乐一下,可是工作实在是无趣,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环境也不好,即便是我跟斌换着调换了一下,也点燃不了我们的激情了,实在是太郁闷了,没有一点意思,整天对着这一堆废铁,我八成要疯掉,不疯也要傻掉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还好午餐由工厂食堂免费提供,拖着疲倦的身躯来到食堂,还算有秩序地打好饭菜,一个劲地吞食起来,不知道是那饭菜真的不学校的要爽还是太饿了,感觉实在是太享受了。肚子填饱后,在工厂的其他几个区域逛了一下,认识了一些机器,头一回知道什么是机床了,实在是难得啊。

随后我跟斌找了处地方,还准备休息下的,可没躺十分钟,就开工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啊,休息都没休息好,就开始干活了,这下午真要死人了~~。

我跟斌显然是受没睡午觉的影响,都无精打采的。MD我一直都得盯着流水线,想打个盹是不可能的,就那样一直撑着,简直是一种煎熬。

到后来我们都麻木了,跟跑长跑一样,已经到了人体能的临界点,要是能靠毅力挺过这段时间,后面就好坚持了。反正我们基本没什么知觉了,就那样反复着。我也在心里渐渐形成一种印象:我们两个大学生干

这样一个没一点技术含量的苦力活,真是浪费啊!~要是我毕业了沦落到干这种事,那我真白读这多年书了哦,真是白活了!~~心底哪个郁闷啊~~~

原以为这一天再撑几个小时就可以过了的,结果通知下来:加班!八点下班!我们差点晕到,这运气也够好的,加班这好事全被我跟斌给抢到了,平时没这回事的,我们一来,就接二连三地加班,我真信他的邪!

这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我们是所谓的大~~学生呢!?谁叫我们能有这福气多赚20块呢一天下来可以捞80。人运气好就是没办法啊,挡也挡不住的, 后来只晓得又在工厂食堂吃了一顿,不过第二回的滋味

可没之前的那么好了,在晚班开始之前所有的工人都跑到外面吹风休息。我随地找了块木板躺下,看着深邃的蓝天,一切都是那么遥远,却似乎又能触手可及,沐浴着清爽的晚风,我差点陶醉得入眠,最后这短暂的宁静还是被可恶的铃声打断了

晚上比下午状态好了许多,但是枯燥至极的事做起来令人厌倦,我也开始试着偷懒起来,虽然一直也知道我来这厂里做临时工,本来就是来锻炼的,一定要能吃得下苦,能坚持下去才行,可是以前真的不曾想过这做体力活这样累人,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实在是一下适应不了这种现实。

再一个很重要的是这里的环境实在受不了,在那里吸了一天的油漆气体,我的咽喉部位已经相当不舒服,似乎比感冒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我的革命本钱,为了我还能活着到上海,为了我的将来,为了我的前途,我坚决不能再继续呆在着地方了,虽然这是个可以锻炼人意志的地方,虽然这里可以比较方便的赚RMB,虽然这里可以学到不少平时学不到的东西,但是我还是决定:今天坚持干完,明天就闪人,不干了!!!而且我明天就要到上海去,一个人去!

尽管已经有了这想法,但是一直没跟他们说。晚上我们终于结束了今天工作,说什么走的时候没了班车(因为晚上8点厂的附近已经没工交了,要加班的话,厂里就应该有班车送回去的。)所以只好找组长协商打的回去,明天拿票据来报销。可是,没想到的是,那厂居然是在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连辆的士都没有,我们沿这公路望回边走边等,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等到跟救命稻草。的士把我们送到大润发,我们找到仍然停在那的三辆自行车,原来我们的三辆车是拿一把锁所住的,看来这松江人素质还是蛮高的哦!

又哇叽哇叽踩了一个半小时的自行车,晚上十点多才算安全活着回到斌家里。在快到屋的那段田埂路漆黑一片,我还差点跟掉了的,还好经验丰富,靠我高超的骑车技巧,成功地找到了回家的路

回到屋里,已经有夜宵准备好了,我一直没心思无吃,一方面也不怎么饿,再个嘛,一直在惦记怎么跟他们说我明天不干了想走的事,我想跟他们说了,即便是不做了,他们也会让我呆在那玩的,结果也如我所料,但是我不能在那里呆太久,因为之前已经收到表哥消息:他告诉我杭州的堂姐那边知道我来了,要我最好过去一躺,而他们平时没什么时间,最好是周末能够过去,所以我这回到上海去,必须赶在周末完前回到杭州,然而当时已经是星期四,倘若在松江呆个两天那我上海就没的玩了,想去也只能下星期了,可是移到下星期我多出那么多天就不好安排了,再说偶的RMB也不能挺多久的啊!~

反正我明天一定要走,而且我在上海至多只能呆两天。可是斌本来是计划跟我一起到上海的,但他也不想只在他爸妈这边呆个两天就走(我们走后就准备回程了,他也就不再回松江了)于是他也一直为难,也想让我多留两天。但是我这头安排也没办法,最后我还是铁定了一条心决定快点走算了,一方面我的计划不会打乱,另外,干脆不要斌跟我一道到上海去了,让他多在家呆几天陪下爸妈,毕竟一年过来团聚一回也不容易。

由于他们一直都在劝说,我也不方便跟他们正面固执下去,于是先表面上答应留下来:我只是想等到了明天再等机会走吧~。就这样,27号一天流畅地度过了。
小结:

1、推辞需要技巧。

2、生活始终是一个体验的过程。

3、知难而进固然令人推崇,但是学会理智的放弃更为重要:不管我当天的选择是对是错,反正我已经有所体验,有所收获,有所感受,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1. 1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