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葱与咖啡

June 16th, 2012 | Tags: , , , , | 2,852

大葱与咖啡1

五一假期,离开深圳,回家喝过斌的喜酒,死党再次散去各自归位,眼看五一假期将尽,老妈也做好送别的准备。

“放几天假啊?什么时候回深圳哦?回去的票买好了么?”老妈以为我回家呆几天就会老老实实回去上班。

“额……四五天吧~”,我敷衍道,因为还没想好下一步去哪,依旧是老生长谈,我还想继续呆家里有思路了再出去。

“哦,那你不是明天就要走了?!”,想想我29号回来的,四五天假的话,逻辑上3号前后确实是要回去了,被老妈的这份关心给噎住了——||||

“额……是啊,明天就去武汉……”一百个不愿意,没办法,既然没打算告诉爸妈辞职的事情,也只好顺着谎话继续撒谎了,自己把自己从家里给逼走,只能安慰自己:先在武汉呆两天,想好再出发吧,反正武汉还有同学可以碰碰,顺便还有个工作可以试试。

在深圳申请辞职后不久,TB跟两个搞淘宝的朋友从武汉飞到深圳,一起吃了个饭,顺便去欧莎参观了一趟,回武汉也算是给个答复,如果合适,可以试试看,如果不合适交个朋友也好。到武汉后,找客栈安顿下来,一边找同学叙旧,一边带着刚在客栈认识的老外满武汉的飚英语,顺便再去朋友的公司面谈,三线并驱,一点不闲。

最后,留在了武汉,尽管新环境有些不如意,但是我确实不知何去何从,跟当初在深圳的感觉有些雷同,想想这几年的这些地方的一些经历,都有些类似的感觉,都是些无奈的边选择边等待边抱怨,所幸每个地方都多少学到些东西,各种不同的体验交织在一起也足够我慢慢消化慢慢品味。

刚到公司那会,一个部门12个人,就我一个男的,用我给HC的说法,当初知道视觉部门是如此的阴盛阳衰,再多的不爽也都得放在旁边,我怎么也得来拯救她们啊,然后,在低调了数日之后,我本性暴露,这群以重口味自居的女流之辈在我天下无敌的猥琐攻势下节节败退,最终不得不臣服于我的骚客名号之下。

没全职做平面了,新的环境,新的工作,跟消防员一样四处救火,跟网管一样到处折腾电脑,跟大佬一样各个会场间串访,跟文艺委员一样不断组织活动,偶尔出出差出去蹭吃蹭喝,新鲜却也挑战重重,也很高兴能有机会体验这样一份新工作。

老板从汉正街起家,批发服装老手,赚钱自然不在话下,仍旧怀抱点理想,线下的一波崛起热潮没赶上,看淘宝热卷土重来,希望能在网上有所作为,想在服装行业也分得一盅,发力的同时发现公司的业绩上去后,积淀下来的除了买货,一无所获,于是四处参观学习,去欧莎,访百捷百度,学裂帛,开阔眼界,举揽人才,出发点是好,却学个皮毛回家,一套企业文化被活生生褪成传销一般,实在形式主义。

他们的想法太过商业化,商人的本性展露无意,直白点说就是有些暴发户的味道,有钱不知道怎样才能有品味,虽然想看得远,但总是低着头看脚下……第二次从欧莎回来,第一感觉就像吃大葱的喝完咖啡,瞬间自我感觉良好,回来就学这学那,仿佛把咖啡、杯子、还有装饰搬回来就能瞬间升级为有品位的小资一般。

大葱与咖啡2

倒不是看低吃大葱的生活,看高喝咖啡的生活,毕竟每个人都有俗的一面,也有雅的一面,吃大葱的也未必没品味,也许是大俗即大雅,喝咖啡的也未必就高雅,说不定只不过是装逼的伪小资,问题的关键不是一定要怎样怎样的生活才好,而是认清自己适合怎样的生活,不能盲目的摇摆于两者之间,发现真实的自己,做最好的自己,就已经很好很难了!

外面学习回来,提议改名,同事之间昵称相称,可老大却要求选定一个明显很牛的人物名称,其他的人不能选太厉害的人物名称,原本营造平等轻松的工作环境的初衷变了味道。为了活跃公司氛围,组织卡拉OK比赛,突然被告知只能唱一首老大钦点的《我相信》主旋律歌曲,还要改歌词加入公司名称,瞬间雷翻。参观完百度的电话销售代理公司,被他们的敲鼓晨会刺激到,然后强行要求从周一开始也在公司内部实施,鼓都买好了……强迫本来只有一天的周日休息时间安排出来做封闭训练,还要说是为了你们好……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太多……

很多时候出发点相同,由于观念上的出入,最终事情的执行的结果往往大相径庭。我不会妄加评论谁对谁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强求,我的想法也不一定对,如果分歧不能避免,那终究有一方退出,所以,我又提辞职了,已经两次,事不过三,如果第三次提辞,就不解释了,直接闪人!

回想在深圳的第一家公司,也是五一后不久开始的,也是提三次辞职离开的,貌似看到以前的轨迹,也就是从那里开始接触淘宝服装行业,越走越远,直至今日。

  1. polaris
    July 4th, 2012 at 14:23
    Quote | #1

    没去新校区看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