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双入对的新年

January 26th, 2012 | Tags: , , | 3,147

成双如对

回武汉那天中午,刚下火车,发胖得变样的TB接我补喜酒,两个错别三年的有志青年干了一瓶稻花香,一顿饭吃了三四个小时,倒也尽兴,理想中的觥筹交错应该就是这样了。

嫂子看起来比他稳重很多,典型的贤妻良母,印象挺好,自觉TB捡了便宜,能有人如此信任并托付于他,他却还不知足,差点一错再错,向来直来直去的我也少不了给他训斥讲些大道理,虽说不一定中听,但都是真心,如果有心,我想他应该能体会得到,看同窗好友能幸福的生活,我也由衷高兴,粘粘喜气给这精彩的一年做个收尾。

那天没回家,下午去看TB的新房子,汉阳,偏到听不到鸟叫的地方,坐车过去花了一个多小时,空气很好,小区环境也不错,刚回武汉温差还没适应,冻得厉害,加上酒劲早早睡觉,我们两个大男人在他们的洞房里同床共枕了一夜——b他们在汉口工作,住处太远不方便还是在附近租了房子两个人一块住,偶尔会回新房子住住,网线和数字电视正准备安,今年过年他们就打算在武汉的新房过,到时候把父母接过来⋯⋯

第二天离开的时候,细雨淅沥,寒意入骨,熟悉而亲切的冬天的味道,到客运站和斌碰头直奔回家的客车,到家没坐热,简单吃了点老爸老妈弄的鸡肉粉丝汤,然后约好蚊子,龟,四大巨头再度重逢,只为的哥的婚礼。

的哥跟嫂子一家人忙前忙后,可惜没给我们四大男猪脚安排戏份,连跑龙套都还是第二天的婚礼时放礼花筒,完全没把我们几个实力派放在眼里,所以打了会牌就闲下来边找事做,边想怎么整的哥和嫂子俩。的哥眼看忙完,人也接完,差不多晚上10点,终于可以开始真正的晚餐,把酒言欢的时间到了,一个火锅,简单几个菜,三箱啤酒,满桌的伪酒仙酒圣,虎视眈眈的拿新婚的那两口子调戏⋯⋯

那晚的哥很高兴,也很high,开了一瓶又一瓶,我们怕喝高误第二天的正事,连忙藏酒,但还是逃不过,的哥喝到最后话唠了,比唐僧还唐僧,眼看hold不住了,我把他叫到厕所单挑,上完厕所回来,满桌的酒菜全被那帮家伙清理得干干净净,我心想这真他妈是兄弟啊,我都还只是想到劝的哥稳住,他们直接就把酒桌给撤了,太给力了⋯⋯

晚上我们四大天王再一次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显然地球也阻挡不了的哥,不停的给我们掏心掏费,五个人聊到一两点,把什么房子,婚礼,工作,生活,感情都过了一遍才算消停,没等的哥演讲完,我就差不多睡着了。

的哥婚礼那天比预想的要简单,似乎没什么复杂过程,的哥和嫂子不慌不忙的出去化妆,的哥回来等了好久,然后婚车队一起绕县城小转了一圈,然后把新娘接回家到了洞房都没人闹,都太矜持了,不够禽兽,都想等到晚上看热闹,然后就直接开始吃饭,没想到的是,正餐过后,亲戚朋友回家的回家,有事的有事,基本都散了。龟和文子还有事,于是新郎新娘手牵手离开家,送我们一群人离开,这也算是头一遭,新人衣服都没换就满大街溜达⋯⋯

回到家里已经是离开深圳后的第三天,爸妈老早等在家里做好好吃的等我回来,每次回来都少不了N顿好吃好喝,可惜就是不见长肉。

眼看快过年,妹妹谈了好久的男朋友X第一次上门拜年,带了好多东西来,他们俩在一块时间还真不短,厦门的时候就在一块吃过饭一块玩过,能包容妹妹的脾气的人也比较难得,只要他们能在一块互相理解好好经营这份感情,我就忠心祝福了,不管现在有什么不足,那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情,作为旁观者我们永远都是观众,他们才是生活的男主角女主角。

X为人处世还不错,除了目前工作的独立性让老爸老妈略有微词,其他都还是支持的,听说X家里人老早就催着互相拜访了,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其他话都是浮云。

回家少不了邻里亲戚朋友的寒暄,工作怎么样了?媳妇带回来了么?(前两年问的是什么时候带回来⋯⋯)这两个问题问得我现在都有抗体了,倒背如流,还是那句话,都是好心,虽然不愿意但也不会太反感,如果一定要说一句的话的话,那肯定是——你丫给我闭嘴!

邻居家比我小两岁的ZW谈了个大两岁的女朋友,回来跟他老妈谈判,他老妈意见不少,跑到我家找我妈发牢骚被我听见了,看来,没谈有意见,现在谈了也有意见,这完全就是给我赤裸裸的误导啊——|||

不久老爸老妈也hold不住了,其实他们几年前就hold不住了,特别是老妈,成天想把她那个服装厂里的某某小姑娘介绍给我,我心想,还是别给我糟蹋了,让我多做点好事吧。然后就是各种相亲的门路挂在嘴边,尽管我已经告诉过他们很多遍了——没时间没心情,要是逼急了我就直接告诉他们究竟是想要四川的,还是浙江的,还是江西的,还是广东的,还是湖北的,还是哪里哪里的⋯⋯然后他们也不说话了,尽管如此,在家在这个问题上现在还不敢随便说话,要低调,毕竟有些事情说多无异,自己最清楚状况是怎样的,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急不来,宁缺毋滥!

大年初一,没敢出去拜年,你懂的,大家都懂,就不说了,其实我想说,我很低调,也很懒,那天睡到中午才起床,然后电脑上宅了一天,当天好几个哥啊姐啊过来拜年都不知道⋯⋯

初二,蚊子老婆从杭州过来拜年了,召集我们过去凑热闹,这年头,这才是正经事,呆在家里发呆还不如出去聚聚,想都没想答应了,快晚饭前,我和斌厚着脸皮骑摩托车空手晃到蚊子家蹭吃喝,斌说过年在家被他老爸训了,说谈了那么多年还不结婚,命令明年必须要有所交代,然后我跟斌说:“既然龟定今年10月1日,蚊子定10月3日,那你干脆定10月5日,我加把劲争取10月7号把队给收了~”⋯⋯

蚊子还叫了个住附近的高中同学,他也带女朋友回了来,他们都在深圳工作,看样子应该是要快结婚的样子,晚上的哥和嫂子一块黏黏的姗姗来迟,跟错别N年的牛哥一块来的,牛也带了女朋友一起过来的,牛在广东教书,女朋友也是广东人,也是教书的。渐渐发现,现场所有人都是出双入对的,除了我和斌是一块出来的以外,而斌的女朋友只是没来而已,所以,所以,咳咳,所以⋯⋯看来我out了,想当年啊,一群光棍啊,哎⋯⋯

那晚我们打牌正来劲的时候,龟来了,然后又临时有事又走了,还黑灯瞎火的带走一伙人,没能继续玩下去,每对人马都有自己的安排,好几个都是第二天的票离开,就这样我们今年的聚会结束了,下一次应该要等到国庆了。突然发现我那么晚的火车票,在家里怎么打发时间呢?特别是在这网络突然出现故障的时候,我真的郁闷了!

想想这次回来都还没来得及跟人一块唱K,张宇的《给你们》那么合适的歌都没机会送出去,有些遗憾,我们的事情越来越多,人情越来越复杂,相聚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初三大姑家年度聚餐,一大家子每年都会来,也是我最不会说话的场合,亚历山大,在此向以二姑爷为首的关心团队致以诚挚的谢意!敬你们!来喝!那天喝多了,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喝那么多白酒,睡了一下午,晚饭桌上看见白酒就慌,手抖得厉害,但还是没逃过灌红酒,晕了一天,还好没说胡话,还算hold住了,回到家倒床就睡,半夜渴醒,翻来复去,极度不爽。起床喝水,上厕所也无济于事。

最后还是吐了,一塌糊涂,自从高中毕业喝酒吐过之后,时隔七年,又吐了,一肚子的郁闷全都吐得干干净净,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我想以后打死也不会再像这样喝酒,即便是跟家人,酒要少喝,太伤身,太伤神⋯⋯

今天,初四在我家闹,大小两桌,麻将前后开工,表姐带着几岁大的小萝莉过来了,想想这还没几年,变化好大,表哥也结婚了,WPL结婚了,WL结婚了,DX结婚了⋯⋯龟要结婚了,蚊子也要结婚了,我呢,看起来又回到原点原地踏步——无房,无车,无存款,无女朋友,依旧在事业道路上迷茫困顿摸索着,但是,尽管时光在我身上汹涌的流逝,希望几年后回首今日,可以对自己说:其实,一个人那会,我一直很好!

  1. 蚊子
    January 30th, 2012 at 09:54
    Quote | #1

    赶紧把队给收了吧!

  2. January 29th, 2012 at 12:45
    Quote | #3

    我总是给长辈打预防针

    说以后不结婚不要孩子

    他们也都是认为荒谬,却暂时没给我施加太多压力

    • February 8th, 2012 at 09:38
      Quote | #4

      昨天刚看的一篇文:http://www.douban.com/note/199271248/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