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沪之旅(五)===杭州到松江

October 7th, 2006 | Tags: , , , , | 2,739

2006-8-7 阴

一个人呆在杭州真不晓得怎么个玩法,时间也太难打发了。所以7月26号一大清早跟表哥一道起来,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就表哥道别了准备到松江去与斌汇合。

一个人到了火车站,因为怕车少,再加上我还没自己一个人到火车站买票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的,以防万一我很早就到了,结果询问售票员后发现那天到松江的车最早也是1点出发,可我到的时候才10点

没办法只好到处转以打发时间啊,在那城站火车站一块,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转了遍也只熬过个把小时,当时不知道买了票的可以持票进候车厅的,我看那入口处到处都是席地而坐的人,还以为外面是候车处,是说那火车站那大,那些候车的装备那么少那么破的哦,结果害得我一直在外面转来转去,幸亏行李不多,就一个包而矣,要不我要累死。

虽然火车站附近挺杂的,但是发现那里有些地方卖的衣物都挺便宜的,按常理的话车站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应该是相当贵的,结果是乎意料的便宜,而且感觉质量也不差,就是不能试看中了就买,要不闪人 。当时才突然留意到杭州也是以丝绸闻名的,前天逛西湖的时候就有不少的地方叫买绸缎,可能是我对那不大关心,当时没留意吧。所以心想等在那边玩完回来之后买件衣服回去应该不错哦~~

到了中午,肚子也饿了,没办法,周围只有些什么什么的大酒店,除此以外就是那快餐,看起来真不杂地干净,可是没办法,总不能为了顿中饭去酒店吃或者再回表哥那去吃吧,只好忍了,反正在学校也吃得也不只一回了,那也干净不到哪去,吃了!

还好那个快餐店还比较大,里面空位还有不少,环境也不是挺对不起的人的,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看着那些饭菜,真TM的没胃口,没办法,总的活命,只好在那挑呀挑。不一会,人渐渐多了起来。我嘛,一边挑饭,一边想着今天接下来的安排。

过了会,对面有个女的好象跟我打了声招呼,看了下应该是个学生吧,感觉还挺斯文的。刚开始我还以为她跟我旁边的人说话,搞半天才反映过来,我旁边根本没人这下就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诶,这人生地不熟的,突然有这么个人跟我聊天,感觉还挺亲切的诶。跟她聊了几句知道她这是准备回去河南老家去的,学校放假之后她一直在青岛玩,看她应该在那边玩得挺爽的,从她那满足的表情里就一览无余。当时是到杭州转车的,三点钟的车,我本来想推荐她在杭州也玩两天的,谁知她说MONEY全花光了才打道回府的你说这聊天时间怎么过得那快呢,感觉没侃一会,就快到一点了,于是我跟她道别后就踏上了去松江的火车。

这回去松江的火车竟然是双层的,MD之前我还不知道,连火车都可以来双层的,心想这火车那高,稍微拐弯那不就翻了啊,不过呢我在下层,翻了应该也死不了的 。坐我旁边的一些乘客显然已不再象之前遇到的那些学生样的人了:我坐的是三人座的那边,瘦小的我正好卡在中间,我右手边靠窗的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俨然已是在社会上有所经历的人了,不再有学生相的青涩,不过他坐那一直没闲过,不是吃就是喝,然后就是看报睡觉 在我对面的应该是个生意人,他一直把手机拿在手上看消息,时不时还接两个电话,讲几句鸟语,不知道是不是上海话,然后在我斜对面靠窗的是个挺有气质的男青年,很清瘦,一直在那闭目养神,偶尔看看窗外的景色。然后最外面的两个位置上坐的都是女的,她们好象是认识吧,不过从穿着上面来看应该是外出来打工的吧,她们坐在那里始终没有任何动作,直到过了几站,有不少乘客下去之后,他们表情才渐渐放松下来。

车上的液晶广告显示屏一直没有停过,还偶尔放下娱乐片段,所以在车上还不算沉闷,环境也比较舒适,那些乘务员也显然比之前我们来杭州的火车上乘务员更为专业,态度更为热情,不过仍然有那写推销磁石项链的人员在车内做宣传。再加上外面的建筑及风景已经全然没了先前的荒芜,随处可见豪华的住宅区成群从火车窗口划过,而且正在建的高楼T型架也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不久发现那些横七竖八的河流也多了起来,隔不了多远就可以听到火车过桥的巨响。可能这就是来上海的前奏吧,想到神秘的上海即将展现在我眼前,不禁地欣喜起来。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当我从火车上走下,站在破旧的松江站火车站上面的时候,我质疑了,难道这就是上海吗?虽然没有到上海市区,作为上海一个区的松江也不应该这样烂吧!?我走两步就出了站台,与斌的爸爸碰了头(因为那天伯伯把他安排到厂里去替伯伯做事去了,而正好要到上海去一趟,下午我到的时候伯伯也回了,我们正好可以在松江站碰面了)伯伯把我领到他在松江的住处,我也带着失望开始熟悉这陌生的环境……

因为他家很偏僻,我们打的坐了好一会才在一个小村庄停了下来,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住处并不大,但是一直都是三个人住的,而且屋里仅有的几件家具整齐地摆放在适当的位置,显然要是再加一个人那间小屋已是装不下了,何况今天我又来凑热闹。

伯母见我来了也挺热情的跟我打招呼,因为我和斌从小玩到大已是难兄难弟,而且我爸跟他爸也挺要好,所以我们之间的来往就象一家人一样。伯伯拿出屋里水果给我解渴,还一直与我聊天,还怕我不喜欢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其实我小时候本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特别是在老家牌洲的时候。所以我对这样的环境有这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感情,想起曾经也在跟那里一样的黑瓦屋里玩泥巴,肆意享受姥姥的疼爱,别样的韵味油然而生。

不过如今,事过境迁,时代已变显然是生活所迫才会现在这样。尽管如此,斌一家在这边过得也好,伯母每天在家做些家务,伯父也可以随处找些事度日,还有斌的妹妹也可以增添一份收入,过着这样一份安详、逍遥、自在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好呢?还好伯父挺乐观的,虽然事业上面受搓但是从他那随和的脸上也并没有任何不意。再一个附近有不少人都是我们家乡的,而且人都还挺好,关系也不错,我去了好一阵子才听见有人说上海话,以至去了那里基本上没有身处异地的感觉,好象置身家里街坊间一样。

因为斌一直在厂里做事还没回,我也闲着没事干,跟伯伯闲聊的时候,他要我从明天开始跟他一起到那边厂里做几天事,然后再用自己赚的钱去上海玩。之前斌就跟我提到伯伯可能会让我们在这边做几天事的,我也想好了,因为一方面出来一躺不容易,在外面的厂里体验下感觉应该也肯定不错哦,再个嘛,出来尽是玩也没意思啊,做的有意义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干脆地答应了,甚至还疯狂想一个人一天做16个小时两个人的事,因为听说在那做的事一点也不累,就是有些无聊,我自感不怕无聊,所以就白痴了一回,提了那样的要求。(不曾知道第二天的惨烈哦)开始伯伯还怕我爸不同意。我深信,我爸绝对会强烈支持这种事情的,不用问他都会双手赞成。伯伯还是去跟我吧打了声招呼,结果是要我一定要坚持下去,都开始鼓励我了~

晚上斌加班(前几个月都一直没有加班这回事 )回来后就瘫在床上休息了很久,开始还把我吓倒了,不过始终没有动摇我明天大干一场的决心,虽然斌一直在劝我不要去(事后才知道冲动是魔鬼!!![icon10)。

洗澡之后我们在隔壁熟人家里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小结:
1、边玩边学边交朋友,体验也是种快乐。

2、外出往往会与陌生人接触,良好的人际交往能力必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