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帝的诞生

April 29th, 2011 | Tags: , , , , | 2,206

西双版纳的酷热迫使我们不得不尽早离开,我提前定下去江城的车票,X在弄清楚边境线概念后,还是决定折返一道去看梯田,不再去勐腊浪费时间,而K则一直在纠结究竟是按照原定计划去打洛呢,还是去左边的勐腊,又或者直接去瑞丽,又或者直接去其他任何一个地方,一路至此,K就这样在无限的选择中无限的纠结着并且还将无限的纠结下去,我们一度怀疑他这大半年在外飘荡是怎么混过来的,也许K只适合一个人旅行。


查看大图

16号,赶九点去江城的票,匆忙包车到客运站后才发现用了三年的水杯忘拿了,些许郁闷。X还是没有买到当天一起去江城的车票,只能先去普洱,然后再辗转江城,至于K,他还深陷纠结之中不能自拔,我让他在客运站牌子上选几个顺眼的地名编好号,用我iPhone上的随机筛子软件决定究竟去哪,由命运安排,那样就不用如此纠结了,K欣然同意,结果竟然是勐海打洛,和他之前一直闹着要去的地方完全一致,简直是命中注定,这回他应该不会再纠结了吧!没想到,他说:“我再想想,一起去吃早餐买东西吧,呆会回车站再做最后决定!”我和X顿时无语,只好随他了。

在超市里绕来绕去花了太多时间,匆忙带上买好的水杯和早餐和还在等X出来的K简单道别,直接冲往车站,上车随便找座位就坐,正好赶上发车。

坐我旁边的是Y,也是来西双版纳过泼水节,也是同路去看元阳梯田,她之前已经在丽江周边转了一圈,此次回昆明就要结束云南之行。没想到刚和K、X分开,这么快遇到新同伴。

“刚走得匆忙,没来得及道别,这会车上遇到一个一起去元阳的同伴,你那边到普洱看有车再赶到江城不。”我电话告诉X顺便问她的行程安排。

“K决定和我一起去普洱,然后跟上你们,刚我把票改签到下午和纠结帝一起走。”X突然很淡定的告诉我。

“什么!你确定?这也太搞了吧!你们两个都不往南了!?……”顿时无语,纠结帝就此诞生,当只无愧!

△ 江城 

我跟Y纠结的解释了一番,客车在热带雨林里弯延穿梭,我们聊天打发时间,翻过几座山之后气温明显下降,直到“一城看三国”的江城,一天下来穿越的不是两个城市,而是两种气候。静秀的江城依山傍水,意料之外的喜欢,漫步流水街边,感受丝丝凉意,静观学校里的学生如往日我们那般奔驰篮球场,感叹老年陀螺队新奇绝妙的击打玩法,原本只是来此中转,竟莫名地喜欢上这座边境小城。


查看大图

△ 老虎嘴梯田一角

17日清晨六点我们就从江城出发,一路上梯田越来越多,渐渐视觉疲劳,等真正到传说中的老虎嘴梯田景区时并没有超出预期,只是梯田大量扎堆,地势壮阔,还是情不自禁的拍了些照片,毕竟以前从未看过如此景象。由于离落日还有好久,光线过亮,梯田除了杂乱并未展现其秀美的一面,以至于当我们在元阳新街镇意外找到一处风景房后,对于老虎嘴梯田兴趣全无,我和Y在新街镇正在翻修的街道上四处闲逛,除了一处落日霞光和天黑前的余光山景观让人流连往返,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收获。

△ 住的客栈阳台观景

△ 梯田广场傍晚 

18号,我和Y搭车去多依树梯田景区,不仅运气好的赶上少数民族村落赶集,还幸运的赶上景区没开始收门票,就是可逗留去处太少,看过梯田全景仍不尽兴,于是我们一起抄小路进入梯田,在迷宫般的梯田里上下左右返转,和对面山坡上的小屁孩对喊,偶遇要钱的当地农妇,尴尬逃离,正午在一片小竹林休憩调整之后,好不容易翻山越岭走上正道,徒步数公里才搭上回去的面包车,筋疲力尽的结束多依树景区的行程。

IMG_3823

△ 多依树全景

IMG_3875

△ 为了尽兴,我们进入梯田实地考察,迷宫般的迂回

IMG_3873

△ 两个人互拍

IMG_2180

IMG_3865

IMG_2164

△ 绕梯田挺耗体力,而且还是正午很热,还好眼前景象难得一见,否则要崩溃

IMG_3882

△ 午餐的小树林

IMG_3902

△ 回去路上经过的坝达梯田,要门票,没进

IMG_3905

△ 对蓝天的痴迷,无论何时都一样强烈

这还没完,回到客栈赶上停水,也赶上K和X的重逢,他们在车站遇到一位独游的大叔,然后一行五人搭伙去吃晚饭,点菜的时候,K说自从前一天在绿城吃了八块钱番茄炒蛋,这里十块钱的番茄炒蛋就接受不了了— —|||,一桌人谈论路上遇到的一些趣闻花边,吃完去车站询问建水的车票,基于我和Y一天的折腾,善意提醒他们对梯田期望不要过高,至少我们去的多依树并不出众,可能是我们去的时间不对,但是最近几天的没太阳,日出日落估计也看不到什么,怂恿下,我、Y还有X一起买了第二天下午去建水的车票,K则执意要在元阳多逗留一天看梯田日出日落,坚决不买明天走的车票,还要在哪里哪里扎帐篷,要不然帐篷白带了。我们几个人无视他的决定,知道纠结帝肯定会改变主意的,一会跟他说要再多待几天,一会跟他说这几天天气不好,没戏,让他更加纠结,我们似乎形成默契,期待K的纠结最后会出现戏剧性的结果。 

买完票,快要日落,一行人徒步去看龙树坝红梯田,这是离城区最近的梯田。IMG_3923

龙树坝梯田虽然没有多依树规模大,但是恰到好处:即可轻易的穿梭其中,又可以近观宁静的民居村落,正好日落,自然是惊喜不断,没有白来,面对此情此景,静泌安详涌上心头……天越来越暗,我们随走随停,深处迷宫之中,只顾着驻足留恋,嘻嘻打闹,全然不知出口在何方,还好偶遇一位彝族奶奶,在她热心帮助下才顺利找到回去的路。

IMG_3922

△ 龙树坝梯田日落全景

来的时候走一个小时,走出梯田时天空早已落幕,一群在外飘荡的游魂行走在安静得要死的山间乱坟小路数星星,边摸黑边聊天,K充分发挥着他的暖场优势,嘴巴从没停过,又是说又是唱,每次被他改编得面目全非的“回到拉萨”响起,内心赤裸裸的鄙视油然而生,然后趁他正要唱到高潮,我就插一句:“K,打洛在等你!”被我打断,他很郁闷,只好重新再唱,周而复始……

很快回到城区,把他们带到一处之前被我和Y证实超级便宜的超市里采购,果然,一向省吃俭用的K也禁不住诱惑大开杀戒,本来只想买点水,结果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大袋小袋。我们坐在超市门口的空椅上喝着一块钱的健力宝,心满意足的品论自己买到的东西有多给力,调侃地说:自从在元阳的超市买过东西之后,以后去了别的超市买东西肯定接受不了了……

当天晚上,K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跑到车站买后天的票,结果车站关门了……然后他夜观星象彻夜纠结第二天的安排。看着彼此路上拍过的视频,嬉笑着告别元阳的最后一晚,没想到的是,我们四个人还是一起出发了,因为K在第二天起来后发现阴云密布,彻底失去呆下去的勇气。


查看大图

去建水的客车上,我因为轻微感冒,无食欲无聊欲,客车行驶的山路海拔变化快,我一直带着耳塞听歌,导致耳膜内外气压不一致,右耳始终半堵状态,很不舒服。X也是一样,直到建水青旅安顿下来,我们也没能恢复,郁闷不已。

IMG_3954

建水古城比预想要好,安静闲适的一个小县城,各种店铺小吃店恰到好处的散部在宽敞的古城道路两旁,K说他爱上了这里便宜的快餐,想在这里呆几天装装小资,我们对K提前随便做计划然后不了了之的恶习早已习以为常,不停的跟他开玩笑,就跟在元阳一样。

古城青旅的四人间蚊子一晚上跟直升机一样骚扰不断,我感冒头晕早早睡下,后来被他们商议明天去哪玩给吵醒,然后就一直没安稳睡过,当时只是隐约感觉,他们三个人应该会留在建水游玩,而我对这里毫无依恋,只想感冒快点好尽早回昆明去大理。

20日晨,上了会网开始整理行李打算离开,X和Y斟酌过后全然推翻昨晚想好要去的燕子洞和王府古宅,决定和我一样回昆明,因为回昆明的车票比预想的便宜,75元/人,而且K有军官证免费在这边游玩,而她们没有……本以为突然被孤立的K又要开始纠结是走是留,谁知K决意不改,执意逗留建水,就这样,我们和K在建水提前告别,分道扬镳,但愿纠结帝一个人能远离纠结玩好吃好睡好。


查看大图

IMG_3956

回到昆明,看着变幻不定的云彩,莫名的开心,我们终于回到大城市,仿佛上次离开这里已是好久以前的事情,公车上夕阳慵懒的洒在乘客脸上,空气里充斥着春天的味道,清新干爽,久违的亲切,回家一样。

IMG_3959

昆明呆的时间不长,绕一圈回来,还是觉得这里感觉最好,这里总能找到意料之外的归属感,就像今天晚上迎接我们的免费沙发一样让人心暖。这里不仅仅有被阳光包围的大脚氏,还有一些难以言表情愫缠绕其中:这一路,因果大叔、纠结帝K、X、Y、大脚氏,有你们真好!

IMG_3962

在火车站排队买票,Y幸运的买到最后一张第二天回湖南永州的车票,我和X打算一起去大理过伪小资生活,古城、洱海、苍山正等着我们呢~“要不我们逃票去大理吧!”我突然对X说,她愣了一下然后立马笑了:“好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