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泼水节

April 28th, 2011 | Tags: , , , , , , | 2,354

北京来云南的火车上,有个傣族姑娘说是要回家过泼水节,下车后从昆明转车,还要坐十来个小时,当时并未在意,因为对于泼水节毫无概念,云南之行也未曾考虑过这个熟悉而陌生的节日,没想到住进青旅便改变了行程,只为了搭顺风车,而顺风车的目的地西双版纳就有泼水节等着我们。

我们搭顺风车顺利到达西双版纳后,在街边巷子里问了几家小旅舍,标准间报价在200-300元之间,再问平时的价格是:20-30元,差点崩溃,就是这个价格,有些旅舍还都住满了,这一切都只因为泼水节,我们不远千里搭车来到这里,就为了这高的价格,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b

我们询问价格也是为了和之前K联系过的一家新开的青旅价格做对比,比较下来,还是青旅提供的价格靠谱,会员价60/人,云南的青旅平时床位价格基本都在20-30就可以订到,只是特殊时期特殊价格,所幸这家北岸青旅新开不久,价格不高,而且知道的人不多,我们按照他们给的地址很容易就找到一处别墅小区里,是的,别墅小区,环境意料之外的舒适,我还幸运的住到40/人的四人间,甚是满意!只是西双版纳的热带气候让我们对于盛夏的过早来袭有些猝不及防,K在西双版纳的两天里一直光着膀子满大街地溜达,胸毛飘飘,吓坏不少傣族小女孩,我和X跟他在一块,鸭梨很大,也闹出过不少笑话。

泼水节那天很忐忑,一直纠结究竟要不要带手机,这天泼水表示洗净来年的污秽,干干净净的迎接新的一年,所以泼水节水不长眼睛,被人泼了表示被祝福,被泼得越多越好。到时候手机遭殃了,非但不能生气,还得感谢人家,这样“变态”的节日确实难得一见。— —b

出于对现场的好奇,很想拍些东西以作纪念,最终决定冒风险带上iPhone,防护措施就是两层塑料袋的全方位保护,毕竟小小的泼水节,这样的保护应该绰绰有余了,从没经历过泼水节的我很淡定地坚信这点。

由于昨晚K在附近扎帐篷,还有X也是天生的慢性子,洗漱折腾好久,客栈里的人越来越少,似乎工作人员也打算放假去过泼水节,我和X没什么准备,想拿喝水的乐扣杯子去凑热闹,K带上他的户外折叠水袋,然后三个人信心满满的一起出发了。还没走出小区就见一对在客栈住宿的情侣浑身湿漉漉的往回走,跟刚从水里捡起来一样,从头到脚水挂不住的往下滴,我们三个傻了,K邪恶的笑我们拿着水杯去肯定会杯具收场,然后我说现在谁有水就是爷,谁杯具还不知道了,直接打开杯盖把没喝完的水直接往幸灾乐祸的K身上泼去,一滴不漏的全部击中,K这才发现不对,立马回去往水袋里装水,等他杀回来,我和X一直和他在街上打拉距战,嬉闹地保持距离……


(此图取自网络)

路上很多皮卡车后货架上坐满人,脚下铺了一层防水布,装满了水,一群人见人泼人,有的还拿着水枪远距离攻击,路边的店铺也全都改成了水站,老板小二全都不做生意,摆着盆桶守株待兔,见到路过的行人,特别是女游客,冷不丁的背后袭击,倾盆而下,X也未能幸免。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在马路中间,发现依旧躲不小小孩子们的群攻,无奈弹尽粮绝,毫无反击之力,只能伺机而逃,街上随处可见集结的攻击团伙,看见生人就攻击,特别是水枪战队,全部都是重型武器,重金打造,水量充足且威力巨大,防不胜防。

过西双版纳大桥前,早已交通封锁,手拿武器的人群把整座桥全都霸占,路边卖水盆和水弹的以水源为据点吸引不少路人停留,身穿民族服装的傣族姑娘随处可见,她们和身着艳丽的女游客成为守候在路边的狼群的首选攻击目标,很多姑娘还没过桥,早已湿身,我们三个尽管足够低调,攻击力为零,也未能幸免,无奈一直未能找到水源,除了四处逃窜别无选择。

路上走着,早已感受到泼水节的热闹,一直想把手机拿出来拍照录像,正跃跃欲试,旁边有人拿着用塑料袋包住的手机打电话旁若无人的走过,不禁感叹:高!实在是高!在一处路边摊停下买了早餐,我躲在小屋子后面,小心翼翼的拿出袋子里和手机放一块的钱给他们付款,顺便偷拍了两张街景,好不狼狈。

正午,泼水广场人山人海,我们半个小时才挤进去,路上的一些花车已经不见,可能已经入场参与开幕仪式了,广场前台上的主持人很官方很无趣的进行着一项项形式主义过场仪式,完全无视台下被警察分割在几个有限区域里烦躁不堪的一心只想泼水的群众。现场有一些摄影师在几个地方搭着梯子站在高处伺机拍摄,也很识趣的随手准备了一个塑料袋,偶尔有人会向摄影师那边不怀好意地泼水,比如我,哈哈,也有人把iPhone 4赤裸裸的掏出来拍摄,毫无防护,我想那个人后来肯定死得很惨,必须的。

我们伺机在下面起哄希望那些官方的过场快点结束,不断拥挤着往广场水池里挤,也难为那些保持现场秩序的工作人员了。见泼水马上开始,别人短枪长炮的大吼大叫,或者大盆小盆的乱敲一气,我和X只能拿着瓶盖哐当两下,实在寒碜,心想真开始泼水肯定惨不忍睹。


(此图取自网络)

果然,主持人还没说完开幕式开始,拥簇的人群已经跟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可阻挡地涌进水池欢腾起来,那阵势真没预想到会是如此杂乱,之前还没来得及看清有多少水池,不知道该望哪里站,无论站哪里,哪都有水泼向我们。不一会我们三个就被欢乱的人群冲散了,我和X还在一起,K不知道被泼到哪里去。还好X穿着我的黑色T恤过来,要不然她这个优先攻击目标肯定出糗。杯具的是,由于和她站在一块,无论走到哪里我也总是被波及,多的时候眼睛嘴巴都张不开,完全跟游泳一个感觉,等一波过后好不容易有空隙喘气,下一波又过来了,早已被搅乱的浑水毫不客气的灌入嘴中,我喝了一两口,X说她都快喝饱了……


(此图取自网络)

最杯具的是我们拿在手里的杯子完全就一摆设,毫无还击之力,只能任人宰割。于是我和X决定还是出去买盆,然后眼睛都睁不开的往外面的方向挤,一路不知道被围攻了多少回,浑身湿透,地上到处都是破掉的水盆,我暗自担心手机的防护措施能否经得起如此考验,等挤到外圈时,周围的都是惨遭洗礼出来的人群,湿漉漉的看着广场里面,惊魂未了般喘气。我看周边无弹药迹象,拿出口袋里的袋子,甩了两下,重量减轻不少,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机,还好,只是屏幕上沾了几滴水,然后借着喘息的机会,拍了这张照片,有更为火爆的场面,只能遗憾的说,那时那景,拿出手机需要莫大的勇气,我没那个胆。

我们在一处卖盆的摊位前询问,一个路过的人问要盆么,他说刚玩完,四块钱买的,要走了,两块钱卖,我想,这人真牛逼,太有经济头脑了吧,这TM也行!!!X愣了会,欣然答应,我找地摊老板买了个新的,水杯正好可以插在屁股口袋后面,不碍事也不容易掉。

拿着装备,我们重新杀进广场,依旧四面楚歌,不管站在哪里总有人攻击,站在水池上面,水池里面的人两面夹击,使劲泼,我跟X说,要不我们也站水池里去,泼别人吧,还没站进水池,发现周围站在水里的人都改泼我们,赤裸裸的围攻,眼睛嘴巴鼻子耳朵里全是水,分不清东南西北,闭着眼睛拉X狼狈的逃离水池,这才有喘息的机会,还是岸上安全……X不知道喝了多少水,眼睛闭着一副痛苦得跟大姨妈来了一样的表情,定格了。

缓过神,我们站在有水溢出的岸上,拿盆在岸上刮水,见人就泼,这时我们才算真正加入这场盛大的狂欢,主持人每隔一段时间会号召大家同时向天空泼水,现场有CCTV直播,后来在网上视频里观看,那场景,蔚为壮观!

 

(此图取自网络)

我们身临其境,感觉跟下暴雨一样,只顾着怎么爽了,去TM的直播,去TM的炎热,去TM的手机,一切都是浮云,找漂亮姑娘泼水才是正事,这时候让美女湿身是祝福,越惨越好,时不时有女游客惨遭围攻,一直持续十几分钟的泼水,看着狼群圆形排开,不停往中间的目标攻击,女的站中间不能动弹,只能护住脑袋,尽量少喝点水,就那么一瞬间,我离良心只有0.01公分,于是我也毫不留情的加入其中,泼水节嘛,泼水才是王道!谁叫你往人多的地方站,两个字:找泼!

我和X偶尔伺机到池子里舀一盆水,她找帅哥泼,我找美女泼,或者见谁不爽就泼,从来都没如此肆无忌惮的和那么多陌生人疯玩,每个人都毫无戒备的等待被泼或者泼别人,面带笑容的回应,像是回到了童年,每个人都卸下了面具,简单且快乐着。


(此图取自网络)

不知过了多久,稀里糊涂的遇到了K,他的背心刚下水时被挤掉了,这下胸毛的遮羞布真的没了,我和X笑抽,冷不丁的向他泼水,他也不甘示弱的回应,好不欢乐。没过一会,我们跟K又散开了,杯具!水池里的水越来越浑浊,夹杂着一些杂物,比如水盆的碎片……玩了差不多两个小时,肚子也饿了,不想再继续,于是我和X往人群外挤,一起去闹市去买点吃的垫垫肚子,回头再来找K。

原以为泼水节接近尾声,原来更精彩的竟然是在泼水广场之外,街道之上。

我们在人满为患的街道上找吃的,时不时还要防备水枪队的袭击,很多人跟我们一样精疲力尽的离开泼水广场,同时不断有人往泼水广场涌去,整个城市热闹非凡,我们跟随人流到正市区的时候,主干道已经被封锁,随处可见肆意嬉戏的行人,连每棵树上都有喷水的喷头,街边的船型雕塑围满了抢自来水的人群,整条街道被水浸透。没想到大街上都会如此热闹,吃东西都有人从背后袭击。偶尔抢到一盆水被迎面走来的人掀翻全都泼到自己身上,只能干愣着郁闷。

偶尔还能见到载人载水的皮卡,由于街道上人太多,开不快,他们成了路人的首选攻击目标,时常遭到围攻。也有美女被水泼得面目全非、表情木讷,只怪街边的自来水冰冷冰冷,幸运的是,水全都是干净的,多喝点也不碍事。

有些大水量的喷水枪循环地在头顶上画圈扫动,很多人举着盆接水,跟着水移动,旁边看的人冷不丁的向那些接水的人群泼去,全部中弹……路边少有的几个水站总有很多人抢水,我经常把自己的盆隔在别人的盆里接,或者直接从别人接好水的盆里抢水,然后有些人接半天没接到,很郁闷,最后接到了,谁也不泼专门泼那些接水的人……


(此图取自网络)

如果列举最有可玩性的民族节日,泼水节将当之无愧的名列第一,没有几个节日可以像这样聚拢人气,像这样肆无忌惮的喧闹,像这样不可复制的欢笑,如果说搭车到西双版纳是云南之行的一段特别的经历,那泼水节将是此行的一个意外而充满惊喜的大礼。

回去路上,我们精疲力尽,偶尔被驻守路边的部队士兵追袭,偶尔被行人洗礼,偶尔被小屁孩执着的围攻,偶尔被水枪队远距离的侵犯,甚至有三楼的用户主动放水给路边的人接,然后等接水的人多了,一桶水倾下而下,接水的人哭笑不得。

我们歇在路边的草地上休息,衣服晒干了总有有人帮忙弄湿,晒的时间一长,毫无悬念的晒伤了。站在西双版纳大桥上看着仍在澜沧江浅滩上嬉戏玩耍的人们,羡慕并隐隐作痛,手臂开始怕光,小心翼翼的把手藏在阳光的后面,负伤了一样。

回去路上,X笑我太娇嫩,等回到宿舍洗完澡,她的皮肤也开始痛痒——晒伤的前兆。在泼水广场约定的牌子前没等到的K也不例外,晚我们半小时回来,全身黑红,胸毛都殃掉,一天下来,三个人玩得太过投入,全部晒伤。

客栈里的人都有气无力的四散休息、聊天、上网,烈日下换洗的衣物迎风轻轻摆动,这座沸腾过的城市也渐渐平静下来。华灯初上,沧澜江对面的娱乐中心传来嘈杂的歌声,兴奋的人们还在尽他们最后的努力留住这个让人难忘的傣历新年,我们却开始筹划接下去的行程,电脑前看着笑着,总有事情忙着,K想去打洛,X想去勐腊,都是边境,都是继续向南,都有着对异域风情的憧憬,一个左边,一个右边,向左还是向右,纠结的情绪无处不在,只是这一切不再与我有关,因为我的下一站是元阳梯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