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车去西双版纳?!

April 20th, 2011 | Tags: , , , , , , | 5,745

下榻青旅,洗漱,洗澡,洗衣,然后直奔大街小巷的过桥米线,米线口感和小时候的米粉一样,只是过桥米线吃法与其他地方不同,配料和米粉是分开的,需自行添加到沸腾的砂锅鸡汤里,用砂锅的余热把配料烫熟,味道还蛮正点,喝汤见底,来昆明的第一餐甚是满意。

选择昆明部分为了圆去年未完成的云南之行,两天两夜的火车到达短裤短袖的昆明,大脚氏的太阳烈如拉萨,走在暖风的四楼青旅阳台,慵懒的阳光晒得双腿发软,贪婪地倒在金色沙发上,久违的满足萦绕心头。绕道篆塘,老人垂钓,情侣漫步,路人报刊,绿荫站台,昆明的节奏和成都相仿的慢,不知道在这里将会带走多少记忆,一切都是未知与好奇。

回到青旅跟刚从桂林阳朔过来的一男一女聊起来,他们专程来过泼水节,而我的计划在大理。北京男的想搭顺风车去西双版纳,觉得女的太年轻,带着麻烦,打算独行。女的大一,借清明假期逃课出来,原计划阳朔后折返,结果被“坑蒙拐骗”到云南来过泼水节,然后……没了然后,我们就在青旅碰上了。

听说是搭车旅行,勾引起我在北京时的各种疯狂念头,告诉他们只要靠谱,很想入伙体验下这种期待已久的旅行方式。一晚上我们边扯淡边商定搭车的具体方案,最后确定要在另一位同住青旅的云南楚雄大叔帮助下带我们去昆明高速收费站路口搭车。这位大叔精通佛学,装扮朴素,有些出家高人的味道,处事不惊,为人平和,不断给我和90后洗脑,灌输一些类哲学的宗教观念——世间万物都有因果,我们的相遇也不例外。他边推荐我们吃花饼和特产面包,边问我们看不看书,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送给90后,我看书名叫什么什么佛学什么什么论,头大了,幸亏没说喜欢看书……他此行昆明是为工作,正好明天跟我们同路,顺便帮我们找靠谱的地方搭车,期间不断提醒我们那个90后年龄太小,不建议搭车旅行,迫于我们死缠烂打,装作省钱的穷酸派头,终于还是妥协了。

这位因果大叔是我们在云南遇到的第一位牛人加好人,云南之行就这样从好运开始,因即是如此,果亦如何?

【第一天】昆明出发

昨晚风大,凉意绵绵,被子太厚,盖了热,不盖冷,露出手和脚,有蚊子骚扰,折腾火车上的视频到三点才休息,也许是有些兴奋,也许是还没适应蚊子和天气,没睡好,7点就早早起床整理行李,既然继续南下,肯定要把厚重装备全部寄存下来,负重太多,旅行的乐趣会大打折扣。

和北京男一起去附近的菜市场吃完早餐回到青旅,都洗漱完毕,才想起问名字和电话,男的叫K,北京爷们,纯的,刚从三亚过完冬出来,女的叫X,广州某校大一学生,胆子够大,在阳朔与K相遇,然后一路厮混至此。

因果大叔先是带我们徒步穿行昆明市区,然后坐免费的执勤班车到昆明新螺蛳湾服装市场,超级大的一个贸易中心,确定以及肯定这是中国数一数二的贸易市场,直线穿越这个新建的商场群中心花了我们将近1小时,到昆明南客运站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

因果大叔在车站拿到联系好的黑眼镜朋友送来的四只民族古,直接去客运站坐车离开昆明,并嘱咐黑眼睛朋友开车把我们载到附近的高速公路收费站,K说在收费站拦车会容易些,一般途径车辆都会在此停留。

黑眼镜大哥把我们送到收费站前放下,眼前的场景让我们大跌眼镜,并没有大型的收费关卡,只有简单的两个亭子而已,而且四处黄土尘沙漫天飞扬,信心瞬间崩塌,我怀疑今天能否搭上顺风车,尽管之前我一直在唱反调,时不时念道要是实在不行可以原路返回,但心里还是胸有成竹的,毕竟看过很多搭车的游记了,而且K之前有过一两次的搭车经历,而如今真正要真枪实弹的上场却怂了,的确,想和做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管怎样,都到这里了,怎么也要豁出去试试了。

我们在收费站前后来回犹豫,似乎还没放下面子,有所顾忌,所幸达成共识,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得上去一个个问,要不然肯定没戏,然后三个人分工好,我还算面善,和面煞的K一块拦一路,另一路由X负责,女的一般更容易让司机放心,不至于第一印象就把我们往打劫上想。我们还就如何措辞讨论了一番,究竟是要把免费说出来呢,还是直接含蓄的说让司机帮忙带我们一段到下一段某某地,我和X认为要把话说清楚,K坚持要模糊点,要不然问起来有些尴尬,他认为上来谈钱有些不合适,最后没达成共识,觉得还是临场发挥,言简意赅就可以了。

【第一天】昆明到玉溪,96公里
查看大图

经过几辆车的练手,很快证明我们的战略部署是相当正确的,X靠单纯的学生相顺利让一辆皮卡的司机答应载我们去玉溪,三个人一起,之前我们还有考虑过拦下的车万一不能载三个人的话,那么我和X两个人或者K一个人先走,这下好,三个人齐了,而这离我们到这个收费站还不到10分钟,我们三人欢呼雀跃的挤上皮卡的后座,嘴里不停的念道谢谢。就这样,我们的搭车之旅完美地拉开了序幕,感谢国家!感谢这两位载我们上路的好心司机,旅途因你们而更精彩!

上车后,K充当了发言人的任务,不停的和司机聊天,听我们说是学生出来体验生活,副驾说他当初也出去体验过,那个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只好找工地打工,三天才拿了四块钱工钱,然后没干了,再一路去了好多地方,所以有很多话题,然后K不断讲他这大半年来在路上的经历,从三亚到北京到拉萨到成都到上一次来云南,怕冷场,也确实很高兴,一直不停的聊天,气氛很好,我夹在后座偶尔插下嘴,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脑袋里涌动——MD,这样旅行也行!?

聊天的时候副驾经常帮正驾扶方向盘或者在超车时帮忙鸣笛,开始还觉得奇怪,果不其然,得知正驾是新手,目前还没拿到驾照正在练手的时候,我们三个小愣了一会,面面相觑,还不如不告诉我们呢,还好到玉溪的路不长,而且高速路况很好,很快就到了玉溪—— 一座盛产香烟的城市,阿诗玛、玉溪、红塔山均产自这里,整座城市的绿化挺好,但和其他的城市并无特别的差异。

我们在玉溪的高速收费站旁边被放下,和好心的两位司机大哥道谢告别,径直往旁边的加油站厕所里跑,休整填了下肚子,还没从幸福的眩晕里清醒过来,确实没想到幸福会来得如此之快,实在太高兴,拍了几段视频,三个人无所顾忌的大喊大叫,然后看着视频里的自己,很鄙视的说:真傻逼!

【第一天】玉溪到元江,135公里
查看大图

折腾够了,看时间还早,下午四点刚过,继续赶路,这次在玉溪高速的收费站,我们的胆子和经验都比之前提升了一个等级,准备见一个有空位的拦一个,收费站的售票员似乎也没赶我们的意思,我们在司机停下的时候询问没什么意见。这次又是X的人品爆发,我还没站稳,她又谈成功了,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收费站过去一点,我们高兴得又蹦又跳,有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次司机是两个云南墨江本地人,看起来是老板,富气逼人,但是他们普通话不怎么会说,方言跟外语一样,我们没辙,所以一路上聊天不多,不过他们倒是对我们这样出来玩挺支持,很耿直,偶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后备箱放满,我们的行李就在我们腿上托着,一路杀到元江,够呛,双腿麻木。

进元江要下高速,我们打算趁着人品爆发赶到墨江,再停留一天,经过两个小时车程,两位老板把我们在元江第一高桥放下,两岸峡谷对望,风从桥上走,看纵深的桥底,元江川流而下,心跳不禁加速,不少自驾车停留至此拍照。

【第一天】元江到墨江,75公里
查看大图

我们还得继续向前,停在元江高速交叉口拦车,只可惜没有收费站可以让我们守株待兔,疾驰而过的车辆无视我们的存在,有货车在此停留,询问得知是等人的,扫兴而归,正在踌躇不定的时候,X又立功了,一辆白色的小车缓缓的在我们前方不远处停下来,跑过去一问,说是到景洪(西双版纳),今天也是在墨江停留一晚,和我们的计划完全吻合,欣然答应载我们,立马下车打开后备箱,很放心的样子,上车后得知,原来两口子都是警察出身,难怪不怕我们是打劫的。

警察男边开车,一直跟K聊天,很是尽兴,他以前也是旅游达人,借着单位的公款或者组织的机会去过很多地方,不禁感叹,有故事的人真多!能遇到缘分也不浅。

之前第一辆车的两位司机大哥说是临时改变路线,上了高速,在收费站遇到了我们。这次,警察司机俩说是临时有事要去景洪,跟我们一样要去过泼水节,路上很赶,很多事情都没有准备,没想到路上也遇到了我们,想想,很多事情,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知道怎么形容今天的顺利了,实在不可思议,三趟车都轻而易举,每次等待都没超过二十分钟,比我们预想的容易多了,幸福来得太快,似乎有上帝在帮我们,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释。

想想我们三个人24小时之前还在昆明青旅里住一块互不认识,这会就已经在几百公里之外一起去往西双版纳的路上,相聊甚欢,仿佛多年的朋友相约而行一般,只能说这世界这生活有时候就是如此诡异如此奇妙。

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墨江,天还没黑,小山城,整座县城由新旧两片依山而建的高低建筑区组成,这里以北回归线而闻名,也有双胞胎之乡的美誉,警察司机在找旅舍之前沿着他上次走过的老国道路线找到北回归线标志园,没想到这种小地方的景区还收门票,而且还要30块,一天的房费啊!!!

看警察司机两口子要进去看看,我们也不方便不去,只好安慰自己,反正这一路路费都省了好多了,花这点门票也赚了,然后K嘴上不停念道要变身了,看他摘下那副假文艺的红色欠扁眼眶,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然后看他从腰包里摸了半天摸出一个小本证件,甩在售票员大叔面前,一脸严肃而坚定的说:“我是某某中校军官,现在是出来休假。”那短暂的0.02公分时间里,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相当安静,没人说话,天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也被雷到了,售票员也拿他没办法,还是免费让他进了……没想到K一脸杀气,气场逼人,不服不行,他竟然还有如此省票高招。

接着警察两口买了全票,我跟在X后面,X一个劲在翻书包,肯定是学生证了,半价票,我只能羡慕嫉妒恨了,尽管我也长了一副无辜的学生脸。只是这次,我也难得占了一次小便宜——

“来张全票吧!”我把一张100块递给售票员。

“有零钱吗?我这没钱找。”售票员一脸无奈的边说边看我手里被屁股坐烂的一团人民币,

“没有了,只有十五块了……”突然我有个无耻的想法蹦了出来,接着厚着脸皮跟售票员说:“真没零钱了,要不也给个半价吧,我也是学生,我和她一样的,学生证没带,行不?”我边指着X说,边期待地看着售票员大叔。

“额……好吧,好吧~~”果然,大叔大好人,想了一会就答应了,我一脸无辜面善的外表蒙过了大叔淳朴的心,罪过罪过,没辙,为了省钱豁出去了,以前学校里出来太少了,现在全都给补上,丫的。

“看吧看吧,我也半价”,“哈哈哈哈~~~”得意忘形的我赶上X,在他们面前得瑟,K也不忘奚落X。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X一脸郁闷的埋怨着。

“你看,你把学生证给我,说不准半价后还能半价,哈哈……”很明显,我自我感觉良好过头了。

“早知道军官证能免费,那我把我的证件带上了……”这时,警察男见K用假军官证免费混进来感叹的说到。

“…… ……”

一群人说笑着在园区里拍拍照,散散步就撤了。我们三个人一直嘀咕究竟在哪里下车和他们道别,因为我和X觉得尽管他们也是去景洪的,可以直接把我们带到终点,但是没必要明天还继续麻烦人家,他们能送我们到墨江,我们已经很知足,很感谢他们了,既然他们没提出继续载我们,那我们应该道谢告别,明天再拦别的车,毕竟搭车旅行,直接一辆车结束了也就没意思了,更何况我们顺利得有些太不真实了。

而K倒是还抱有一丝希望,觉得可以跟他们一起找找住宿,合适的话,住一块,我们也不用背着包到处找旅馆了,而且如果可能的话,明天还能一起走省下很多不确定因素,很方便。我和X似乎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只好随着警察两口一起找到家“他郎宾馆”,挺大的,房间还不错,三人间也就80块,警察两口也觉得不错,我们就一起安顿于此,他们在2楼,我们在5楼。停车的时候他们问我和K是不是明天我们要去吃烧烤,因为车上聊天我们说过,前面搭车时有司机说墨江每个星期三星期六都有烧烤,实惠而且地道,我们听了蠢蠢欲动,加上一路省了车费,在墨江这个小县城停留,吃喝应该实惠,而且更自然有乡土味。所以我们想在明天上午吃完烧烤后才走,这样也正好可以和他们道别,避免同时出发,载与不载的尴尬而K觉得是他们在暗示我们:如果我们不去烧烤的话,可以一起同行……

正赶上吃饭时间,K主动约了他们一起去,这样有点头大了,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我们理应感谢警察两口,约他们吃饭是应有的礼节,而且可以适当请下,以表感谢,但是如果约了还请吃饭,一方面,我们搭车旅行的费用还是搭进去了,似乎没了意义,同时我们还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载我们,如果我们太热情,似乎有点像是要让他们明天继续载我们的意思——讨好之嫌,如果他们并没此意,这样做反而适得其反,可是不约不请,又挺没礼貌的,而且我们三个人现在想法不一致,分两路,头大了,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可能是想多了,从没遇到这种事情的,没想到搭车之后还有这么多注意的,哎~

晚上我们一块出去吃的米线和烧烤,费用AA,我觉得挺尴尬的,K倒是和警察男聊得挺投缘,至于明天究竟该怎么弄,纠结了好久才最终确定明天去吃烧烤,和他们分道扬镳,不继续麻烦人家了,按照X的话就是说,既然在墨江赶上烧烤,就是缘分,而且难得,吃了烧烤再继续搭车,这样才有意思。

第一天出奇的顺利,太夸张了,比坐客车还顺利,实在不可思议,明天是继续延续好运还是人品崩盘呢?

晚上我们三人瞎扯,很熟的样子,无话不聊,此时我们三个人认识才刚刚满一天……X被我和K教育了,只能说现在的学生真的很爽的,这么早就知道出来体验生活,而不是仅仅呆在学校里,但是他们在社会阅历上实在单薄,人情世故上太过单纯,正如我所说的,一个女的能跟我们两男的跑的这么远,而且还只是认识几天,没被坑蒙拐骗,只能说她运气太好了,遇到了我和K这样的猥琐大好人,难道不是的么,不是的么!?

【第二天】墨江双龙烧烤

清早就被窗外学校早操声音吵醒,洗漱完一个人傻呆在电脑前等他们起来,想写 些东西,却静不下心,今天还有烧烤呢!我肚子还饿着呢!

十点前后,我们下楼,警察两口已经走了。按照宾馆客服的建议,搭四块钱的客车走老国道半小时到双龙,在一小集市路口下车,遇到一烧烤店的老板,热情的带着我们买食材。集市摊位上的菜还算新鲜,在一家买了些黄瓜,韭菜,菜瓜,香干,然后就听到K说已经买好三条鱼,三公斤排骨和一公斤五花肉,顿时石化了,我还准备好好挑挑,谁知道,才开始买,就结束了,他竟然买了那么多鱼和肉,隐约觉得今天肯定很悲剧,撑死是必须的,所幸食材和加工费加起来105元,一人35,还挺实惠。

果真,等鱼肉烧烤一盘盘往上端,我们的食欲一点点往下降,开始喝酒庆祝我们顺利到达墨江享受生活,后头见到肉就想吐,吃得发愣,我们互相拍视频,留下各自的窘相。我让K帮我拍吃肉的视频,然后等他按下拍摄键,故意指着他说,拍什么拍,你丫快点给我吃肉,不吃丫抽你!— —b

最后打包走的时候称了一下,还有一公斤的熟食没有被消灭掉,不过在那样安逸的环境里享受如此的农家乐,还是相当划算的,只是没想到后面的悲剧就此开始。

【第二天】墨江到思茅,159公里
查看大图

正午退房,我们三人徒步到墨江高速的交叉口,拦从墨江出发的车辆的同时还可以拦从昆明方向经过的车,这次我们没有那么好运,K负责昆明方向的高速,我和X则朝墨江出来的车辆不停招手,一个小时过去都没什么车愿意停下来,和昨天的反差太大,我们一时有些接受不了,士气很低落,跟晒枯的树叶一样萎靡不振,一边后悔昨天没继续搭警察两口的车,一边感叹,昨天是因,今天这就是果,因果轮回。

不管怎样,还是坚持着招手,希望能有好心的司机停下来,无论能不能上车,果然,有辆从墨江出来的小货车停在了路边,看我们是三个人,司机大叔立马把后座的物品和我们的行李一起挪到后货箱里,这次上车后尽管很兴奋,但是一直没怎么和大叔聊天,大叔只是偶尔和副驾的一位大爷用方言寒暄两下,不知道是不是说普通话不方便的原因,或许也是旧货车的发动机噪音太大,一直冷场,没人说话,气氛和昨天的大相径庭。

由于墨江到思茅(普洱)的高速还没建好,需要绕道国道,跟川藏线一样,全是盘山肠子路,路况不怎么好,一路颠簸,加上车里很少聊天,实在无聊,我们三个也许是中午拦车累了,各自都在车上瞌睡,摇摇晃晃的,100多公里路花了三四个小时,所幸的是顺利到达思茅,离终点景洪(西双版纳)又更进了一步。

让大叔把我们在思茅的收费站放下来,原以为可以继续再此拦去景洪的车,才下午四点多,剩下的100多公里高速公路应该用不了两个小时,顺利的话,今天就可以直接到景洪了。只是没想到,当我们把行李从后货箱拿出来,司机却开口找我们要钱了,说墨江到思茅的客车要58元每人,他收50元每人,难怪前面他说要把我们送到思茅客运站的,我们一下子愣了,敢情我们一直以为他是好心载我们,而他一直是以赚钱为目的,突然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我们慌忙给大叔解释,我们是一路从昆明搭车到墨江,然后再继续搭他的车过来的,如果知道要钱,那我们肯定不会坐,会继续拦后面的车了。然而大叔不管我们怎么解释,始终强调货车烧油还有过路费都是钱,不能搭车不给钱,那样太不像话,要不然他要报警……

K天生一副拽样,看他拿出手机威胁要报警,于是横上了,告诉大叔让他随意打好了,让警察来解决,大叔似乎只是吓吓我们,并没有想报警,但是见我们三个学生麽样的家伙不服帖,而且不断无视我和X死缠烂打的解释,于是想重新把我们的包抢回去扣住,无奈K不让,大叔只好关上货车后门,不知道从车上哪里顺手抽住一根竹条,然后举起朝我们这边做打的姿势,想继续加强恐吓攻势,只是效果并不明显。

K见大叔不断更新手段,而且无赖的不听解释,决定速战速决,提出30块每人,不行的话那就算了,大叔和我们继续纠结了一会,还是委屈地答应了。我看K都这样说了,原想继续耗下去的,反正我们的时间不急,如今只好老老实实掏钱,正如K所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付了所谓的车费之后,我们郁闷至极,好好的搭车之旅竟然变成这样,都只是因为开始没跟大叔说清楚钱的问题,当初我就提出过这个问题,但都觉得不合适容易尴尬,放着没在意,这下好,得教训了。

三个人垂头丧气的往收费站厕所里钻,出来也没好转,斗志影响很大,我也是的,感觉一件挺美好的事情突然从天堂坠落人间,美好不复存在,搭车计划因为这件意外事件变得更加真实,而不仅仅停留在昨天一副美好和谐好运的状态里,现实总是会展现它残酷的一面,这样也好,搭车旅行变得越来越有意思,只是他们俩的情绪影响很大,都没动力继续搭车了,还在想刚才的郁闷事,蹲在路边发呆。我只好硬着头皮顶上,不断向过来的车辆招手,该我这个吃闲饭的表现的时候到了,希望能有俩车看到我如此卖力能好心停下来。

尽管过了一个小时也没一辆车给我面子,但是这一个小时的坚持让内心变得更加强大了。为了在他们俩萎掉的时候能撑起门面,留点高大光辉的形象,我不得不厚着脸皮僵硬的站在路边举着软绵绵的手臂招手,感觉自己就像路边要死的乞丐一样没人搭理,于是换成竖起大木质的姿势,希望能有人领情,可惜我又错了,我得改变我失落的精神状态。原本对于拦顺风车有些难为情,为了说服自己让人见了我停下来帮我,我开始我最擅长的阿Q自我安慰法——反正我现在是需要帮助的人,向路过的车辆求助,如果他们不来帮我,那是他们的素质问题,我只要把求助的状态表现得更真诚更自然点就好了,他们帮我,我会好好感谢他们,他们要是不帮我,那我就鄙视他们,继续等下一辆。果然这样调整之后,我已经在道德的制高点战胜了他们,拦车状态也好了很多,经常会和经过的车辆来些互动,比如司机远远看到我们招手,鸣笛或者摇手示意不方便载人的时候,我会把招手的手掌变成竖起大拇指,以表示感谢,谢谢他们的回应,因为他们比那些看都不看我们一眼,甚至经过我们的时候加油门离开的司机要好很多。

由于不在收费站,高速分岔口路边,经过的车辆速度很快,很少有停下来的,偶尔停下的也是到思茅市区的,并不是去我们想去的景洪,于是渐渐的觉得拦小车没什么意思了,开始见车就拦,不管是大货车还是卡车,那些巨型车辆的司机都是看着我们呼啸而过,可能他们也没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向他们招手吧。

我还向经过的警车招手了,有些玩笑成分,也为了调动K和X的情绪,遗憾的是警车竟然无视我们这些屁民的求助,扬长而去,人民的公仆如今已经变成人民的公敌了,双中指!没商量,停下来询问一番的职业素养都没有,还当个毛警察。高兴的是,他们俩终于渐渐恢复过来了,也开始一边玩笑拍起视频一边拦车,偶尔也会有车辆停下来或者慢下来,三个小时过去也没能搭上车,倒是太阳快要落山,眼看只能留宿思茅,明天继续完成最后一段行程了。

有好心人见我们好久都没什么进展,专门过来提醒这里达不到车,还告诉我们怎么去客运站,被我们谢绝了。我们继续坚持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以失败而告终,现实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天彻底暗下去,没希望了,我们沿着地图往市区负重徒步,一边商议总结今天和接下去的行程,一边找路边便宜的旅舍。

普洱市(思茅)比我们预想的要大很多,消费也高出很多,很多知名品牌都有门店,部分街市夜景不亚于北京上海,不亏是茶马古道的起源,什么东西都比昆明贵。好在找到一家旅店有便宜的房间,60元三人,一室一厅一卫的新房,我们满心欢喜,拿出从墨江带过来的烧烤直接用手撕食,继续讨论郁闷的车费事件,我说如果你们不插话的话,我会一直跟大叔墨迹下去,给他看之前的照片视频,给他讲道理,不管他听不听我解释,因为沟通不足所致,这事情双方都有过错,无论他是否打或骂我,我不还手不还嘴,但是我也要报警,举报他故意伤人。只要不触犯我的底线,不管他是装作不懂还是真的不懂,我会一直诚恳的跟唐僧一样向他解释,解释到他厌烦,解释到他觉得懒得再继续浪费时间为止。K听我说完不禁感慨:“原来你比那个大叔更无赖!”

晚餐解决后,洗澡,聊天,睡觉,这一天就这样结束,累得够呛,收获累累。

【第三天】普洱到景洪,138公里
查看大图

大清早三个人排队拉肚子,昨天打包的烧烤终于起了反应,也算是昨天倒霉延续到今天才发现。去往收费站的路上,经过一路口时,一辆面包车突然从我们三个面前横插过去,车侧面的窗户里突然伸出两把枪,对,两把枪,然后我们瞬间被水喷到,全愣住了,短路之后醒过来,原来是泼水节到了,西双版纳越来越近了!

走到普洱高速收费站时,有很多持枪站岗的士兵在检查从西双版纳过来的车辆,我们在收费站前树荫下休息,蓄势待发,为搭车之旅做最后的酝酿:

“货带来了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我示意坐在路边的K看看我的电脑包,并盯着他的背包看,

“放心,海洛因5公斤,大麻10公斤,全在这里,验货吧!”K指着自己的背包并示意着。

“验货员,快看看货色怎样?”我把iPhone摄像头转向一头雾水的X,

“没问题,验过了,纯度%¥*&。”X反应过来敷衍道。

“……”我们就这样在收费站前面,站岗士兵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自娱自乐,休息好后直奔收费站开始正经事了。

经过昨天的折腾,我们对于接下来的行程明显信心不足,有些后怕,我们在去收费站之前就商定好,一定要在上车之前解释清楚是“搭顺风车”,最好把免费的意思传达给司机,以免再出现类似的误会。

我先跟收费站的售票员沟通一番,告诉他我们都是学生,想在此搭顺风车去景洪,并无恶意,不要赶我们走就好。打完招呼让X去了左边一路,我和K守着右边,眼看有三辆车紧挨着开了过来,第一辆车前排坐一男一女,男的主驾,买票的时候,我凑上去,征询是否可以搭顺风车,看他有些疑虑,售票员竟然帮我解释我们的来意,让事情变得越发顺利,果然,男司机见售票员都发话了,短暂考虑之后,很快就答应了,就这样刚到收费站,问的第一辆车,就成功顺利搭上了,幸运之神再次降临。X发现的时候,一头雾水,突然发现已经成功搭上车,高兴极了,呵呵,就这样,我们的最后一段搭车行程就这样意料之外的开始了。

我们还预留了备用方案:如果像昨天一样还是搭不上车,就买票去景洪,其实我的打算是,如果不能搭上车,我就直接买票去江城,开始折返,因为搭车之旅结束了的话,景洪西双版纳去不去意义也不大了,去了还要走更多的回头路,付更多更贵的泼水节高价房费,那样还不如尽早折返,回昆明,去大理。没想到,这些计划瞬间变成浮云,我们竟然如此顺利的搭上了最后的一段顺风车,生活就是如此意外,如此喜出望外。

司机两口是云南人,也是第一次去景洪过泼水节,开始也是怕有问题,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终还是载上我们,聊多了,他们的疑虑也慢慢没了,偶尔想到什么就聊什么,一路上还蛮顺利,没过西双版纳大桥,我们被放下车,道谢告别后,附近找了好多旅馆,不是满员就是两三百起家,没敢住,最后还是选定之前联系过的新开的北岸青旅,联系得知北岸青旅正好在西双版纳大桥的我们这边,离我们不足500米远的一个别墅小区里,环境很好,又是巧合的顺利,满意地下榻,至此,我们搭车到达西双版纳的行程圆满结束。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火热的西双版纳,15日的泼水广场即将到达泼水节高潮,到时候又将会有什么等着我们呢?

【后记】

2011年4月12日-15日,从昆明到西双版纳搭顺风车跨越650公里,加上途中食宿等费用,共花费161元。

之前发的火车上的视频已经转到优酷上,Flickr上面图片前几天抽风不能正常访问,现在都可以正常查看了。

以前疯狂拍照片,这次狂拍视频,每天都有好多断断续续的短片,想到还要把这些短片整成一个短片,头就大了……

 

2012.09.14 更新视频:

太懒了,这视频剪了一年才剪好,看这一路行程,感叹时光荏苒!

背景音乐:The Road to Hell - Chris Rea

  1. 莫诺格米
    April 25th, 2011 at 15:26
    Quote | #1

    今天上来把你最近更新的日志都看了。在本人没日没夜码字写论文的时候,你又上路了,现在应该还在大理吧?
    去深圳的话也可以顺便来广州玩玩。
    看这篇游记边看边笑,之前看谷岳那个搭车去柏林的时候就很想试试这么走。发现自己真是没啥胆子,说是没时间,不过是没胆子上路吧。
    把你在路上的日子和自己在家呆着的日子比,愈发觉得停下来的生活一点也没意思。走到哪里写到哪里,让我等无胆之人过过想象的瘾吧~
    嗯,加油吧。注意身体,别再吃神马隔夜烧烤了!

    • April 25th, 2011 at 23:54
      Quote | #2

      大理和预想的出入较大,一直阴雨绵绵,还病了一场,
      今天已经回到昆明,过两天就在桂林了。
      你现在是有正事要忙,等有时间了,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呵呵~~

  2. wangjian
    April 24th, 2011 at 11:32
    Quote | #3

    到我微博来啊 用新浪微博把 wangjianpapa blog有点长了,写写微博吧

  3. wangjian
    April 24th, 2011 at 11:27
    Quote | #4

    最近到哪里去啦?我在深圳了,有空过来啊

    • April 24th, 2011 at 19:48
      Quote | #5

      在大理呆几天了,回头可能会去深圳看看。

  4. 2 trackbacks
Comments are closed.